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宰辅大人是朵黑莲花 > 正文 第140章 言语挑离间,同榻夜难眠
    已入三更,周围静悄悄的。

    明月挂在高空,将银辉铺洒在一方大院,勾勒出廊檐屋脊,宽敞的石子路从府门延伸到前院,两侧石墩架起的琉璃灯,与廊下挂起的红灯笼相互辉映。

    以前厅为界,东西各设了五间厢房,仅东面一间屋子,还亮着灯。

    “这是什么?”

    干净的一方素帕上,放着黑乎乎、脏兮兮的药丸。

    元哲凑近轻嗅,闻到一股淡淡的腥味。抬手刚要摸,那帕子便躲远了些。

    “小心脏了殿下的手,”顾七用帕子小心裹好,揣回怀中,“这是从秋桑身上掉出来的东西,是准备喂给臣吃的。”

    “什么!”元哲瞳孔一震,顿时火冒三丈!

    他双肘撑起上半身,后背微微弓起,摇摇晃晃便要下床!

    顾七连忙起身,将他拦了下来:“殿下这是做什么?”

    只见元哲剑眉紧蹙,眼中闪着狠戾的光。轻轻扯动泛白的薄唇,冷冷吐出一句:“打死她。”

    即便早习惯眼前之人的喜怒无常,可真等他发起怒来,自己仍忍不住战栗。顾七轻叹口气,将元哲扶了回去:“打死她,还会有旁的人来。”

    柔柔的一句话,犹如润物的细雨,浇熄了胸中团起的烈火。待恢复理智,整个人静了下来,只是那锐利的眸子里,依旧暗流涌动,令人心生畏惧。

    生在帝王家,多少龌龊肮脏的事情没见过?更何况久经沙场,早就将生死看淡。

    倘或这子侄,当真存了杀心,待澜国稳定,便将自己的命交出去,任由他取。

    这是一早做好的决定,可如今,却好似存了些不甘。

    元哲抬眼看向顾七,一张未经修饰的脸,却远比浓妆艳抹更摄人心魄。明明那眼眸平静如水,却依旧让人捉摸不透,像风平浪静的海面,幽深得探不到底。

    自她出现,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疯长,引得自己频频发狂!

    元哲拽过顾七的手,一股冰凉传入掌中,激起了心头的恐惧。若她一着不慎,将这丸药吞了进去,后果不堪设想!

    “不应该...”元哲喃喃自语。

    裴启桓的身份还在,况荼州治水尚未结束,断没有在这个节骨眼,毒杀她的道理。

    “殿下?”

    “殿下!”

    一声轻呵让元哲回神。

    他眨眨眼,只觉心神俱疲,无力地躺在软枕上:“不然,本王将你藏起来算了。”

    顾七见他这副颓丧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想来,殿下是误会了。”

    元哲微微抬眼,额上皱起细纹:“误会?”

    “嗯。”顾七拉过薄被,轻轻盖在这笔挺坚实的脊背上,随后稍稍用力,想要将手抽出。怎奈对方攥得太紧,挣得生疼,只得放弃挣扎:“臣一直没说清楚,两个丫鬟,其实是赵良人送的。”

    元哲稍显惊讶,眉尾上挑:“赵子舒?”

    顾七点了点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在心中反复措辞后,缓缓开口:“入宫第一日,陛下单独召见,先是问了江铭川的事情,随后说哲王殿下身边无人照顾。最后,说良人愿意将婢女相赠,让她们来伺候殿下。”

    元哲静静听着,心越来越沉。即使不戳破,也知道江铭川的事情,在元承熙的心里是个结。一条阴暗污秽的拐卖线,是元承熙掌控整个澜国的手段。可这伤的是国之根本,自己万不能袖手旁观!

    让元承熙安插两个丫鬟来监视自己,想来,离不开赵子舒的鼓动。

    他双眸微眯,指腹轻轻摩挲着顾七的手背:“离赵子舒远些。这个女人,心机深沉得很。”

    顾七深知,元哲同赵家的关系。

    按理来讲,赵子舒未进宫之前,也要随着赵家的孩子,唤元哲一声舅舅的。即便元哲再偏袒赵夫人,也不会跟一个小辈过不去。

    能得他如此评价,想来赵子舒做过什么事情,引他不快。

    既如此,又何须自己动手,架桥拨火,看他们内斗便是了。

    顾七微微垂头,轻叹口气。

    随后抬起头来,氤氲出点点泪光:“终究,您跟陛下是一家人。臣想着,留下两个丫鬟,能缓一缓您和陛下之间的矛盾。不曾想,赵良人竟存了旁的心思,若她的目标是臣,倒简单了,只怕...”

    “她是想对付本王。”元哲心下了然,对赵子舒更厌恶几分。

    “唉,也许是臣想多了。”顾七抿了抿嘴,轻声道,“待臣明个再问问秋桑,再做定夺罢。”

    “那是赵子舒的人,岂会跟你说实话?”元哲叹了口气,语气稍稍柔和下来,“莫要打草惊蛇,等回了荼州,让徐硕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顾七点了点头:“那两个丫鬟,还是留着吧,小心提防便是。”

    他不再说话,侧躺在软枕上,望着角落桌上的烛台,如豆的火光未能照进眼底,却好似融进了幽深的瞳孔,燃成了一撮火苗。

    交谈声止,周围忽静得可怕。

    “时候不早了,殿下快歇息吧。”顾七微微欠身,尴尬地笑了两声,微微抽动着自己的胳膊,“殿下,臣,臣得回去了。”

    “秋桑在你屋里等着伺候,”元哲攥着不肯松手,戏谑道,“裴大人这是,耐不住寂寞了?”

    不知何时,只要没了正经事,元哲说话便不着调!

    荤话张口胡说,自己却无可奈何,一时间羞愤上头,眼圈泛红。顾七咬咬下唇,仿佛被他调戏了一番,霎时涌出委屈,不自禁抽噎起来。

    “对不住。”元哲见此,瞬间慌了神,连忙松了手,支起身来给她擦泪,“我开玩笑的,怎就哭了呢?”

    “殿下总开玩笑,您明明知道,臣...臣是...”

    元哲不禁自责,强忍疼痛坐直了身子,一把将顾七揽入怀中,轻拍着后背。平日里这般逗弄,也不见她如此伤心,莫不是今日因秋桑的事情,受了委屈?

    “你若觉得委屈,不必为大局考虑。”元哲收紧臂弯,薄唇紧贴着微红的耳根,安慰道,“本王这就去把那丫鬟宰了,再不让人欺负你。”

    顾七心里窝着火,若是旁人冲自己说这些浑话,只怕早就上去揍一顿了。可元哲毕竟是镇国亲王,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臣子,稍稍僭越,便是杀头的风险。

    一团怒气发不出,又咽不下去,只好借着挣脱的力气,照着他的胸口捶了一把:“这同秋桑有什么关系?明明是殿下不尊重!”

    这嗔怪模样,还从未见过。

    好似给这清冷的性子,多添了几分烟火气。

    元哲痴痴笑了两声,恨不得拿把刀,将这一幕刻在身上,随时看得见才好。

    “是本王不对,”他轻拉过顾七的手,攀上自己的肩,“不然,用你的匕首戳一刀解解气?”

    顾七怔住,指尖隔着薄薄的寝衣,触到短小的疤痕。当初一刀扎进去,鲜血直流,未等结痂又硬生抠开,害得伤口反复化脓,最终落了疤,以后再也下不去了。

    她轻叹口气,恼怒顿消:“殿下早些休息吧。”

    “别回去了。”元哲拉着她的手,缓缓贴近心口,“秋桑在你屋里,本王不放心。且留一晚,即便是传到赵子舒的耳朵里,也是本王强留了你,于你无碍。若今晚你回去,和秋桑什么都没发生,才引人可疑。”

    手背贴着胸膛,感受着强劲的震颤,好似元哲说出的每个字,皆出自肺腑。

    顾七脑中空空,愣了片刻后,乖顺应了一声:“好。”

    元哲趴回床上,向里挪了又挪,空出一大半。见她拘谨坐在床沿,缩着身子不动弹,又忍不住调侃起来:“又不是洞房,害羞什么?”

    顾七抓着衣服,回身瞪了一眼。

    “本王又说错话了。”元哲笑意更深,伸着胳膊拽了拽她的衣角,“咱们同榻不是一回两回了,哪回本王不是规规矩矩的?况本王有伤,奈何不了你。”

    这怎会一样?

    往日里,自己都是男子身份,自然是不担心元哲。

    可如今,他知晓自己的女儿身,若还是这般随性而为,总觉得辱了清白,将来若被人发现,可怎么说得清呢?

    顾七垂着头,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干脆!这么坐着眯一会算了!

    “你若打算坐着,就千万别睡着。”

    刚靠上架子,还未闭眼,身后便传来元哲的声音。她端直身子,不敢再动。

    随后听到沉沉一声笑:“只要你睡着,本王就把你抱上来,难免...碰到点什么。”

    “殿下!”顾七“蹭”地起身,脸涨得通红!

    “行了,”元哲单手托腮,打了个哈欠,“本王真的困了,把灯熄了,上来睡吧。”

    顾七白了他一眼,挪步到桌上,吹熄了蜡烛,顿时一片漆黑。

    好在廊下的灯笼,发出微弱的光,勉强能够看到屋内之景。

    磨磨蹭蹭上了床,将两侧的帐子放下,侧躺下来。

    “不脱衣裳么?”

    “殿下!”顾七紧拽着外衫,脸颊发烫,咬咬牙回了一声,“且休息吧!”

    元哲趴在床上,歪头看着床边削窄黑沉的背影。

    眼下两个人中间,再塞进一个都绰绰有余。

    他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腾出这么大的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