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宰辅大人是朵黑莲花 > 正文 第134章 方入离别刹,酣梦又思君
    晌午刚过,艳阳高照。阵阵秋风袭来,把好容易攒住的暖和,吹得四散。

    兵将装戴整齐,手持长矛枪,在城头规矩站着。

    偏西的日头,有些刺眼。

    透过圈圈红黄的光晕,见远处浩荡的队伍,正缓缓凑近。排头的一匹棕黑大马,昂着头踏踏前行,一个高大身影凛凛威风,凌乱发丝迎风而舞,搭着如炬目光,更添了几分狷狂。

    忽刮起一阵大风,裹挟着黄土沙砾,吹起马背上的绒黑披风。

    定睛细看,原来这宽大披风里,藏着个人。削窄的面容,透着一股病态的清冷,直待走近,方辨清好看的眉目,只是这明亮双眸,总透着淡淡疏离。

    “才出城就遇刺,肯定是没翻黄历!”

    一少年端直站着,太阳将皮肤烤得焦黄,粗眉杂乱,一双明眸黑得发亮。听到旁边痞兵的玩笑话,微微侧目,皱眉吞下心头涌起的辩驳,敛着眸看向城门口。

    哨官早早在城门候着,见队伍临近,小跑上前,谄媚地说着什么。

    随后队伍缓缓入城,马蹄踏在青石板路上,发出阵阵清脆声响。

    过了买卖时辰,西街不再热闹。没了吆喝买卖和游玩嬉戏声,倒显得宽敞街道,冷清了不少。顾七左右望着,不见几个行人,临街的铺子敞门迎,偶有一两个闲散人挑挑拣拣,掌柜扯起面皮假笑,小心承应。

    眼看着马儿拐进旁边街道,顾七心下存疑。照理来讲,如此张扬地返回国都,当即刻上报内廷,得了允准入宫才是。可元哲并未如此,而是径直改了道,难不成,要去赵煜府上?

    果不其然,马儿在赵府门前停了下来。

    赵德勋府门前,胳膊上缠着薄薄纱布,见到人来,郎朗笑道:“殿下!裴兄弟!可算回来了!”

    先前马车上的一应物品,早已抬进了东面厢房。郎中在厅上候着,等到元哲进府,便被丫鬟快速领入厢房诊治。

    顾七则在旁边的厢房里,拉着赵德勋缠问。

    这才知道,自赵煜收到烟火信号,便火速出了城,迎上赵德勋后,瞬间擒拿一干匪徒,仅留下四五个,余者皆被当场斩杀。随后又派了一队人马,专门护送赵德勋等人回城,处理妥当后,又带着余下的队伍,朝西直奔。

    “可审问过?”

    赵德勋摇了摇头:“暂时押着,想着等殿下回来再定夺。”

    “哦。”顾七不再看他,凝目沉思。

    倏地,赵德勋起身,凑到顾七身边,耸着鼻子嗅了嗅:“裴兄弟,你受伤了?”

    顾七自知身上未有伤痛,便淡淡应道:“没有。”

    他又凑近几分,循着血腥味从顾七头顶向下闻。顾七身子一缩,不由得朝床里靠了几分。

    “嗐,我说呢!”赵德勋拽起顾七身前的披风,指着中间大片深色印记:“原来是这儿!”

    若是浅色披风,早就染上了一片殷红。赵德勋扬手一蹭,指尖便染上血红。脸上笑容尽散,眼露担忧:“都怪我,没能保护好殿下!”

    顾七并未回应。

    覆在披风下的手,轻托起披风,递到眼下看了又看。

    元哲昏迷后,自己曾细细查看过那伤口,利刃劈出的口子,足足有五六寸,想来伤的极深,才会撒了三四次金疮药后,勉强止了血。

    顾七眼皮微颤,五脏六腑备受煎熬。

    郎中进去半个多时辰,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有些心慌,越发担忧起来,几欲起身,却没有前去探望的勇气。

    只因心里,还有个想不通的结。

    荼州昏厥,被元哲发现女儿身。以他多疑的性子,去往泽州调查并不奇怪。也难怪,回国都后,行为举止更加僭越。可为何不在宫里便拆穿了自己的身份,当场押入大牢严刑拷打?

    偏要等到生死关头,才揭露真相。

    是仁慈吗?

    明显不是。若他当场死在自己手里,赵煜一来,自己便是死路一条。

    顾七如何也想不通,为何元哲会甘心奉上一条命来试探自己。

    她闭上眼,掐了掐发疼的额头。

    “裴兄弟,可是哪里不舒服?”赵德勋见她蹙着眉头,在太阳穴掐出深深指甲印,关切问着。

    顾七摆了摆手,泛白的唇一张一合,声音透着丝丝疲累:“无事,休息一下就好。”

    赵德勋直起身来,刻意压低嗓音,好似声音一大,便会吓到这柔弱书生:“那你,好生歇着,我先去看看殿下。”

    顾七点点头。

    湿帕沾上片片血红,在铜盆里洗了又洗,即便将水染红,都没能洗去帕上血痕。

    同晏楚荣和徐硕相比,这郎中略显草包。又许是哲王殿下身份尊贵,才吓得他频频手抖,又连连道歉。

    总算包好伤口,郎中擦了擦脸颊细汗,拱手告辞,背着药箱,脚步发虚,扶着门框缓了片刻,方走了出去。

    赵煜站在外间,发出长叹。

    赵夫人泪眼婆娑守在床榻,手持帕子不停擦着元哲额上汗珠。

    元哲趴在床上,薄唇干裂,未见一丝血色。紧咬牙忍过伤口剧痛后,咧出不算难看的笑容,安慰道:“表姐不必担心,且先去休息吧。”

    “不行!”赵夫人满脸泪痕,握住元哲发凉的大手,泣道:“我要在这守着你!”

    “你在这,徒增伤心。”元哲抽出手来,反握住赵夫人的手:“况且,我饿了。”

    赵煜趁此插进话来:“殿下早早出了城,如今午时过去,早就饥肠辘辘。妇人快去吩咐厨房,做些清淡的吃食来。”

    “裴启桓的那份,不必清淡。”元哲满眼柔情,不自觉勾起嘴角:“他身子弱,又不喜鱼虾,各色的肉给他多备一些。”

    “你真是...”赵夫人拿着帕子轻打了元哲一把:“自己伤成这样,还想着别人。且好好养养吧,不养好,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放心。”

    直待赵夫人出去,赵煜方走进里间。

    “荼州一行,怕是危险。”赵煜眉间皱出深深沟壑,浑厚的嗓音颤出一丝担忧:“未等走远,便迫不及待刺杀,这群人,急红眼了。”

    喉中传出冷哼,狭长的眼眸半眯,射出凌厉寒光:“文臣,怕还没有这个本事。”

    “殿下的意思是?”

    “可别忘了,雀鸿楼的主子。”元哲轻阖眼,盖住眼底阴鸷,挥了挥手:“且拷问拷问,什么手段都用得,但要留活口。”

    赵煜面色凝重,躬身浅行一礼。走到房门口,恰遇赵德勋端着药碗过来,父子未多言语,便交错开来。

    元哲一口气喝干了苦涩汤药,强打着精神朝赵德勋问了问顾七的情况。知她无恙,放下心来。随后彻底趴在软枕上,无力地挥了挥手,示意赵德勋出去。

    赵德勋抿了抿嘴,端着药碗起身之时,见到小桌上团着白绫,上面沾着暗红血迹。

    “殿下,您先前是用这白绫包的伤口?”

    “嗯。”

    “真是奇了,这白绫够长,却不够宽,衣裳做不得,谁会随身带着?”赵德勋面露好奇,不自觉凑上前去。

    抬手刚要摸,身后便传来一声厉喝:“别动!”

    这声音犹似雄狮发出的沉沉怒吼,唬得赵德勋不敢再动。可内心好奇按捺不住,只好曲着身子,围着这白绫左看右看。

    这是她贴身之物,最为私密,怎能被旁的男子盯着!

    元哲眼底腾起怒火,脸色越发阴沉:“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赵德勋吓了一跳!

    自己本就与哲王殿下有亲,相处起来偶尔僭越,也不过轻轻责斥,怎么今日如此反常,不过一截白绫,竟引得哲王殿下如此愠怒!

    且不说那白绫普通,即便是镶了金银,在自己眼里也是不值钱的。什么样的宝物没见过,这等白绫,随便在大街上寻一家铺子,便能拉回一车来!

    赵德勋不由得委屈,顿时厌弃眼前白绫,转过身再也不看。

    元哲并未睬他,探着眸子望向桌上白绫,不自主臆想顾七脱下这白绫之景,暗怪自己晕了过去,竟没能亲眼目睹...

    “咳咳!”元哲猛咳两声,晃了晃头!

    自己在想什么?

    “殿下,我先出去了。”

    元哲板正着脸,“嗯”了一声。随后又叫住赵德勋:“寻个干净的丫鬟来,洗洗这白绫,从洗到晒,皆要她一手打理。再去街上买几尺红绫,拿过来。”

    赵德勋仍是好奇,忍不住问道:“殿下要红绫作何?若是裁衣裳,上好的料子有的是。”

    元哲瞪了他一眼,面露不耐:“你再多问,这红绫便留给你自尽。”

    赵德勋吓得缩了脖子,讪讪端着药碗出了房。

    房内总算得了清静,眼下饥饿架不住困顿。元哲眨了眨眼,只觉头脑发胀,又昏沉得厉害,干脆抱住软枕,沉沉睡去。

    吹吹打打的声音,从朦胧到刺耳。

    各色人群穿着红粉花袄,喜气洋洋,迎面拱手便道:“恭喜恭喜!”

    手上拽着大红色喜花,朝前缓缓挪着步子。

    傧相在前面站着,昂着头高喊:“一拜天地!”

    周围充斥着欢声笑语,众目睽睽下,弯腰行礼。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