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宰辅大人是朵黑莲花 > 正文 第127章 佯醉试常彬,惊惶遇哲王
    “哎哟哟,我看看...”

    “看什么看?”顾七皱着眉,打掉常彬的手。

    常彬在旁笑个不停,指着顾七肿起的半张脸:“你这是去哪了,让人打成这样?”

    顾七瞥了常彬一眼,闷了口酒不再说话。

    “好好好,不问了。”常彬手执酒壶,给顾七新添一盏:“计划何时回荼州啊?”

    “这两日吧。”

    “带着你小院的两个丫头?”

    顾七捏着酒盏,眼眸微缩。

    忽然,堂下哄起叫喊声。

    常彬探头望去,原来是凤楚纤。

    锣鼓声响,凤楚纤一袭红纱裙,于翠波陪衬中脱颖而出,即便脸被纱巾掩住,一双媚眼也能勾得人心头发痒。纤纤素指未经雕琢,周身亦没有灿金灿银,仅腰身系着一圈银链,随着舞动发出叮啷啷响。

    这锦香阁,比青州红袖楼大出一圈,堂下散座,二层雅间,三层才是纵欢的地方。堂下凤楚纤翩翩起舞,宾无不称赞,却始终规矩。偶有醉酒的人,踉跄朝台扑去,即刻便被旁边龟奴架了出去...

    顾七微微侧头,见常彬手持银筷,夹起的花生滚落到腿上,他却毫无察觉,眼直直盯着凤楚纤...

    “好吃么?”

    “好吃。”

    顾七抿嘴笑了起来。

    常彬回过神来,垂头憨笑两声,耳根微微泛红。

    “计划何时回泽州啊?”

    “这两日吧。”

    “同兵部侍郎郑少仁一起?”

    常彬笑容尽消,抬头看着顾七,那审视目光滞住须臾,便换了神色:“哈哈,当然了。若不是有少仁兄一路相护,怕是自己早死在半路了。”

    “为何?”

    “别提了,”常彬闷了口酒:“行船至江中,遇见水匪,那群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好在陛下圣明,派少仁兄前来相助。”

    “好在没出什么大事。”

    “是呢。”常彬咧嘴一笑,拿起酒壶:“不说这些,今儿咱们哥俩,要喝个痛快!”

    菜未动几筷,却被常彬添了一盏又一盏的酒。

    顾七不动声色,照单全收。

    三巡过后,头脑开始昏沉。

    “我...我不行了...”顾七扶额,摆了摆手。

    “别装醉!”常彬打了个酒嗝,按住顾七的脖颈硬灌了一盏!

    “咳咳,呕——”顾七借着咳,将酒吐了出来。

    “你等...等...”顾七眨眨眼,手指晃个不停:“等...”

    “咣当”一声,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再也没了动静。

    “喂?”

    肩膀传来疼痛,常彬正用筷子狠戳,气得顾七想要骂娘!

    片刻没了动静。

    “裴启桓?”

    耳边传来常彬的声音,顾七咂了咂嘴,哼了一声。

    “哲王殿下!”

    诈我?顾七嘴角微勾,直起身来:“殿下!哪呢?”

    忽然,高大身影映入眼帘。莫不是自己真喝多了?

    顾七细眉微挑,猛晃了晃头。

    还未辨清,便被来人拦腰抱起!

    顾七一惊,双眼骤然放大!

    冷峻的脸,眉间藏着愠怒,周身散着阵阵寒气。

    坏了!这不就是元哲!

    顾七吓得打嗝,浓浓酒气散了出来,引元哲眉头紧锁。

    罢了,且装下去吧!

    顾七壮着胆,拽住元哲前领,凑近几分看了又看:“莫不是到荼州了,常彬,我好像看见殿下了...”

    “裴启桓!”常彬跪在地上,咬牙道:“醒醒吧!”

    “不要烦我!”顾七佯怒,朝空中挥了挥手,将脸埋进元哲怀中,不再动弹。

    “灌她酒了?”

    声音通过胸腔,颤得顾七脸颊发烫。

    常彬恭敬跪着,额上冒出涔涔冷汗:“回...回殿下,臣和裴大人,不过吃了几盏酒...”

    “裴启桓身子弱,以后邀约,改为吃茶。”

    “是,是!”

    “凤娘,寻间屋子,让她醒醒酒。”

    “不如去奴婢的房间。”

    “嗯。”

    这是要去哪?

    顾七微微睁眼,却只能看见元哲的下巴。

    “吱呀——”

    香气扑鼻。

    直到身子触到床榻,才稍微放松些。

    顾七咂了咂嘴,抱着旁边的软被,翻身向里。睁开眼大体一扫,粉色帷幔上,绣着不知名的花鸟,就连怀中的素色锦被,也细细绣了芙蓉花。

    “殿下。”

    “嗯,出去吧。”

    又一声“吱呀”,屋内没了动静。

    身后传来淡淡叹息,顾七绷着身子,不敢轻举妄动。

    忽一只大手覆到腰,将自己掀了过去!

    顾七平躺在床,紧张得牙齿打颤。

    “崔公子,不要这么急嘛...”

    什么声音?

    顾七心下一惊,这声音隔墙传来,却依旧酥得入骨。

    “好人儿,我这一天看不见你,就浑身难受,看见了你,就更难受了...”

    “哎哟!您轻点,我这新衣裳都被扯坏了!”

    “我再给你买!快,快让我疼疼你...”

    污言秽语传入耳中,勾起红脸。

    不知为何,脑海中浮现红袖楼所见之景,难不成,这...

    “啊!”指尖触到湿热,吓得顾七惊坐!

    见元哲坐在床尾,手持湿帕,呆看着顾七。

    半晌,元哲才反应过来,他探过身子,嗤笑一声:“装醉?”

    顾七眼神躲闪,尴尬地搔了搔头。

    “崔...崔公子...”

    隔壁传来阵阵呼声,伴着嘎吱声响。

    顾七脸越发红,带得耳根和脖颈发烫!

    “殿下,咱,咱们先出去吧!”

    刚要起身,元哲便压了过来!

    “殿下!”

    “若今日真醉了,可想过后果?”

    近在咫尺的脸,吐着温热气息。顾七双手架在头顶,奋力挣扎,却动弹不得,后背冒出细汗,酒气散得干净。

    “殿下...”

    “日后,没有本王的令,不准饮酒。”

    “好。”

    似是太乖了些。

    元哲有些出乎意料,见她不再挣扎,嘴角泛起笑意,指尖轻划过红透的侧脸:“本王不想走了。”

    “殿下,臣有正事!”

    “晚些再谈。”

    “殿下,臣带了匕首!”

    “捱一刀也值得。”

    元哲呼吸变得粗重,越发口干舌燥。他双眼泛红,犹如猎食的狼,迫不及待要开启盛宴!

    俯首寻觅,却被身下的人灵活躲开。

    薄唇触到颈间滚烫,激得身子发颤!

    捋着脖颈覆到耳根,听到冷冷一声:“臣可以自尽。”

    元哲顿住!

    似被一盆冰水从头顶浇下,僵冷的身子,再没了反应。

    顾七紧绷着神经,做好了万死的准备。

    手腕处力道稍松,还未挣扎,便看到元哲起身。

    悬起的心总算恢复正常跳动,顾七整张脸由红变白,待神情舒缓,苍白的脸上方恢复些许血色。

    她微微侧头,见元哲坐在床尾,垂着眼眸,整个人失魂落魄。

    “殿下,”顾七缓缓坐起:“您何时回的国都?”

    “刚刚。”

    “啊?”

    未免太过巧合。

    顾七沉眸思索片刻,忽想起常彬来!

    “殿下!”顾七跳下床,慌拽起元哲:“快快!”

    元哲不明所以,任由顾七拽着奔出锦香阁。

    借着月光,二人跑到窄巷。

    听到激烈的打斗声,顾七喘了口气,悄探出头。

    “怎么会这样?”

    几个糙汉在地上,或捂着胸口,或抱着膝盖,哀嚎不停。

    一人于中间站立,听到动静,猛地转身,袖箭窜出,直奔顾七而来!

    元哲在身后,揽过顾七,袖箭擦过大臂,插入土中。

    这场景,似曾相识。

    顾七怔住,尔后听到元哲闷哼。她慌忙拽过元哲胳膊,凑上去细细察看,不过蹭破了皮。

    “在关心我?”

    顾七羞愤抬头,却被元哲推了一把!

    后背抵着墙,还未开口,额头触到柔软。

    “三天。”元哲微微垂头,下巴在顾七鬓边轻蹭:“忍了三天,便追了过来。披星戴月,风餐露宿,一刻不停。裴启桓...”

    “殿下又跟臣开玩笑了。”顾七僵硬地咧着嘴,将元哲推开:“那边有人。”

    元哲眼中难掩笑意,昂头朝巷中人喊了一声:“凤娘。”

    “殿下。”

    凤楚纤阔步上前,发现顾七在,不由得呆住。那群喽啰见大人物来,吓得四散奔逃。

    “怎么回事?”

    “回殿下,”凤楚纤收敛复杂心绪,正色道:“翰林学士常彬,出了锦香阁遭人追杀,奴婢便...”

    “他人呢?”

    凤楚纤看了顾七一眼:“回去了。”

    顾七轻叹口气。

    本打算借着此次醉酒,试探常彬。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元哲乱了自己的计划,凤楚纤又救了常彬。

    顾七望向凤楚纤,上下打量。

    也不算一无所获!

    “没想到,凤姑娘会武。”

    凤楚纤神情微恙,须臾便恢复冷静:“让裴大人见笑了,不过幼时学了三脚猫的功夫,借着袖箭,耍耍威风罢了。”

    “且先回去吧。”

    “是,殿下。”

    微风卷过衣摆,裹挟着胭脂香气。

    顾七望着凤楚纤的背影出神,这等姿色,若是入宫,哪还轮得到江月吟和赵子舒分宠?

    “你怀疑常彬有问题?”

    “啊?”顾七回过神来,憨笑两声:“臣可什么都没说。”

    元哲脱下宽大外衫,将顾七裹得严实:“你若不愿说这个,咱们便说说别的。”

    说罢,大手落到顾七窄腰上,整个人凑近几分...

    “殿下!”顾七双手握拳,用力抵着元哲肩膀:“臣给您,备了礼物!”

    “礼物?”

    “对!”顾七咽了咽口水,谄笑道:“原想着回荼州奉上,不料您亲自回都,不然...”

    “在哪?”

    “不在身上,在宫里呢。”

    “既如此,便回去的路上再看吧。”

    顾七尬笑两声,点了点头。

    心中只盼着,回去的路上,不要被元哲掐死才好。

    “裴启桓。”

    “嗯?”

    “困么?”

    什么奇怪的问题。

    顾七拽了拽身上外衫,笑道:“倒是不困,只有些冷了。”

    “本王有话同你讲。”

    “殿下请说。”

    一阵风吹来,细尘迷了眼。顾七抬手揉了揉,仰头看向元哲。

    “殿下?”

    元哲嗓子微紧,竟不知从何开口。呆了半晌,见顾七冷得发抖,沉声哑笑:“回栈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