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宰辅大人是朵黑莲花 > 正文 第113章 欲渡相思劫,反陷棋局中
    “裴大人。”

    回头一看,见巫卓端着药徐徐走入。

    顾七站起身来,朝巫卓浅行一礼:“巫卓姑娘。”

    巫卓回礼,清冷目光忽闪,似是有话要说。

    “巫卓姑娘,可见着徐太医了?”

    “在后院熬药。”

    顾七抬着胳膊笑道:“我这伤口疼得厉害,徐太医在忙,巫卓姑娘可否帮忙看看?”

    巫卓从周采荷手中接过空碗,清冷应道:“好。”

    二人直接回了顾七厢房。

    顾七站在房门口左右望去,确定四下无人,轻掩门坐到桌前。

    “这个给你。”

    顾七从桌上抄起黑釉瓷瓶,打开轻嗅,浓浓药香夹杂着淡淡腥臭。

    “这是什么?”顾七一阵恶心,赶紧将塞子盖紧,将小瓷瓶推了回去。

    幽深瞳仁闪过纠结,巫卓望着瓷瓶呆了片刻,尔后缓缓闭上眼:“顾七。”

    顾七一惊,竖着耳朵细细听了起来。周围并未有旁的动静,放下心来,板着脸压低了声音:“巫卓,这是在刺史府,还是要注意些。”

    巫卓抬眼看向顾七,又收回目光落在瓷瓶上:“晏大夫给你的药,以后不必吃了。这是我特制的丸药,每日一颗,效果比汤药更佳。”

    “哦。”顾七看了看那黑釉瓷瓶,胃中一阵翻涌,咬咬牙将它揣入怀中。

    “你就这么信我?”

    顾七顿住,抬眼望着巫卓。见那瞳孔暗波涌动,顾七半眯着眸,想捕捉更多心绪,却不料那幽深目光转瞬恢复平静,一如往常清冷无恙。

    “不是信你,”顾七拉过茶壶,添了盏茶送到巫卓面前:“是信韩子征。”

    巫卓一惊,双眼骤然放大:“你竟敢直呼他的名讳?”

    顾七嘴角向上勾起,直接迎上巫卓错愕目光:“以后,我们便不是主仆,我不必再唤他‘主人’。巫卓,有些心思,还是趁早打消为好。”

    “呵,你想多了。”巫卓端起茶盏一饮而尽,眼底透着戏谑:“我同他,不过是主仆之情。倒是替你可惜,错失了一位良人。”

    顾七面色一僵,抿了抿唇:“我同晏楚荣,不过是朋友之意。”

    “是么?怕只有你这么想。”巫卓起身,恢复清冷面容:“昨夜你们抓的凶徒,是宫中淑贵妃的亲戚。”

    “我知道,”顾七端坐桌前,端起茶盏淡淡喝了一口:“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好歹是唐家一条狗,若打死了,挑拨的便是君臣关系。”

    顾七蹙眉,抬眼望向巫卓:“是你放的消息?”

    “不错,”巫卓垂头迎上顾七审视目光:“可惜,这小王爷太过软弱,就这么轻飘飘放了。”

    “呵,你低估他了。”顾七放下茶盏,起身和巫卓平视:“如今人已经放了,该如何收场?”

    “收场?”巫卓闪过一丝惊讶,言语尽是讽刺:“你莫不是入戏太深。”

    “什么意思?”

    “出了这等事,自然闹得越大越好。”巫卓紧盯着顾七:“还有什么,能比亲王包庇凶徒,更能引起百姓逆反的?”

    “不成!”顾七冷了脸,眉间藏着淡淡愠怒:“事情万不能闹大,这关乎人命。”

    “眼下,我也看不穿你在想什么。”

    顾七凝着眸,迎上巫卓探究目光。

    本欲解释,却发现不知从何处开口,千头万绪缠成一团,堵在心口。

    终了,吐出一句:“我自有道理。”

    巫卓哂笑一声:“罢了,你们的事,我不参与。”

    走到门口,欲拉开房门时,忽住了手。巫卓微微侧目,叮嘱一声:“切记,晏大夫的药,不可再吃。我的药同他的冲撞,待吃完,再去百药堂寻。”

    “嗯。”

    顾七轻叹口气,将黑釉瓷瓶放到药箱里。

    夜幕降临,天稍稍凉快些,顾七换了身淡青色衣衫,敲开了元哲的房门。

    “不在屋里待着,过来作甚?”

    顾七站在门口,露出惯性谄笑:“殿下,这天气炎热,臣让小厨房准备了绿豆汤,喝了消消暑呀?”

    元哲端坐桌前,本不想睬他,却实忍不住瞟了两眼,见他笑得谄媚,不自觉勾起嘴角。干咳两声,板着脸敲了敲桌:“放这吧。”

    “得嘞!”顾七狗腿般凑上来,将绿豆汤端到元哲跟前:“殿下,喝了汤再看吧。”

    元哲放下书,扫了一眼:“下毒了?”

    顾七咂舌,拨浪鼓似的摇起头来:“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白日里顶撞本王,可不是这副模样。”

    “殿下!臣就是过来跟您赔罪的!臣先前是误会您了,才会...才会顶撞您,眼下已经明白了,就来...您若不信...”

    越解释越心虚,她红着脸,不敢抬头看元哲审视目光。干脆端起桌前的碗,喝了一大口!

    砸吧砸吧味道,似有点清甜。

    顾七意犹未尽地看着那碗汤,憨笑起来:“还挺好喝的。”

    元哲憋着笑,抄起书卷轻敲顾七的头:“说正事吧。”

    顾七抬头看向元哲,见他双眸映着柔水,眼尾微挑,便知心情不错。凑上去捶着元哲宽阔肩膀,谄笑道:“殿下,您真是料事如神!臣还什么都没说呢,您就知道臣有事!”

    “阿谀奉承少些。”元哲微微蹙眉,抬手拉住顾七的手:“你这胳膊有伤,莫要扯到伤口,过来坐。”

    “谢殿下。”顾七收起谄媚,规规矩矩坐了下来。

    “说罢。”元哲直盯着桌上那碗汤,干脆拉到眼前,烛火照耀下,寻到那碗边留下的浅浅唇痕。

    顾七心里装着事,并未注意这些,喋喋不休道:“殿下,您打算怎么惩治那两个凶徒啊?”

    “本王何时说过要惩治了?”元哲悄然转动碗边,薄唇覆上锁定的位置,将汤喝了干净。

    “殿下,臣今日反思,”顾七见他喝干了汤,径直夺过碗放入食盒里:“总算明白了殿下的良苦用心。”

    “哦?”元哲望着食盒,回味着口中甘甜。

    顾七见他出神,抬手挥了挥:“殿下!”

    “臣知错了。”

    “本王并未怪你。”元哲回过神来,轻叹口气:“若不是有所顾忌,本王亦不愿这般轻轻放过。”

    “殿下,臣替这些女子,感谢您!”

    顾七起身,郑重其事朝元哲深鞠一躬。

    “这些事,本不该由你费心,本王自会处理。”

    元哲起身,轻抬起顾七的胳膊:“自古女子重贞洁名声,许月琴如此,周素萍,亦是如此。”

    提起周素萍,两个人同时红了眼圈。

    顾七心中泛酸,泪水聚满眼眶。

    “惩治凶徒不难,难在如何保全这女子名声,得让她在这荼州,活得下去才行。”

    眼泪啪嗒掉了下来,正打在元哲手背上。

    “唉,你这性子太过柔软。”元哲将顾七拥入怀中,下巴抵在额头,轻声宽慰:“本王答应你,定会惩治两个凶徒,只眼下风口浪尖,不是时候。”

    顾七点了点头,悄拉起元哲衣袖,擦了擦眼泪。

    忽然,察觉到一只大手在腰间摩挲。

    “本王有些后悔,”元哲摸到腰间匕首,叹了一声:“不该夺走你的东西,害你受伤。”

    “殿下不必如此,就算臣有匕首,也,也打不过他们两个。”

    头顶传来一声笑:“也是,你连匕首都不会用。”

    顾七无奈地笑了笑,好在自己留着心眼,每每对元哲动刀,都握得笨拙,否则以他的性子,当早猜出自己会武的事情。

    “本王教你。”

    “嗯?”

    顾七仰面望去,正迎上元哲垂下的头。

    鼻尖轻触,深邃眼眸炯炯发光,好似月亮偏心,只将这温柔的光洒在了他一个人身上。薄唇微抿,喉结悄然滚动,仿佛听到了吞咽的声音。

    “裴启桓,”元哲脸颊微微泛红,却不肯移去目光,直直盯着顾七,哑声道:“别这么盯着本王。”

    “啊?”顾七眨了眨眼,忙垂下头来:“殿下恕罪!”

    “恕你无罪。”

    耳边传来热气,呼得顾七缩了缩脖子。

    “本王教你,匕首该怎么用。”元哲掏出匕首,放到顾七手中。

    转过身子,背靠着宽阔胸膛,整个人被揽在怀里,大手覆在自己的手上。顾七只觉心跳越来越快,脸烧得发烫,她轻舒两口气,集中精力放到了匕首上。

    “你先前的握法,容易伤到自己。要这么握才对...”

    元哲握着顾七的手,一点点调整,又揽着腰教了几个简单的攻击和防守招式。

    “谢...”顾七低着头,声音放得极轻:“谢殿下。”

    身后的人微微弯腰,凑到耳根:“什么?”

    平日元哲声音冷得刺骨,眼下却酥得发麻,顾七只觉呼吸困难,双腿发软。

    “谢殿下...”顾七红着脸,说话磕磕绊绊:“臣,臣先回去了!”

    腰间的大手紧揽,将顾七拉了回去!

    元哲心中慌乱,恐放了手,便再也没了亲近的理由。他揽着顾七,脑中响起徐硕的话,五脏六腑混在一起,搅得心烦意乱!与其百般纠结,倒不如问个明白!

    可怀中之人已颤颤发抖,元哲不由得难过:“就这么怕我?”

    “殿下威严,自是,自是令人敬畏的。”

    “裴启桓...”

    “啊?”

    “你,”元哲纠结两番,终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你喜不喜欢...”

    “殿下!”

    一声喊,吓得顾七用力挣开!

    赵德勋站在门口,狐疑地望着二人:“你们在干嘛?”

    “没,没什么!”顾七红着脸,从桌上抄起食盒,跑了出去。

    “跑得还挺快...”赵德勋嘟囔一句,朝着顾七背影高声喊道:“慢点跑!小心伤口!”

    再回头,见元哲冷着脸,双眸射出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