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宰辅大人是朵黑莲花 > 正文 第22章 入赵府解析关系,回小院蜚语横生
    下了马,府门大开,赵煜率先出来,后面跟着一位妇人,最后是赵德勋和一个年纪稍小的女子。

    顾七站在元哲身后,偷偷打量着众人。

    赵煜身旁的妇人雍容华贵,看上去虽比赵煜年轻些,但鬓边也有了几丝白发,想来是赵夫人了。

    “拜见哲王殿下。”

    “起来吧。”元哲抬了抬手。

    赵煜直起身来,见顾七在,稍稍有些惊讶。

    顾七鞠躬行礼道:“赵将军,好久不见。”

    赵煜有些晃神,赵德勋凑到耳边说了什么。

    “原来是裴大人,”赵煜上前一步,双手托起顾七的胳膊:“怪老夫眼拙,竟没看出来。”

    “将军气了。”

    元哲似是看腻了寒暄,径直打断道:“外面冷,进去说话。”

    赵煜说了声“请”,元哲跨步进了院。

    赵德勋上前搀扶顾七,紧跟在元哲身后。

    入了正厅,丫鬟早早备好了热茶,悉数落座后,又是一阵寒暄。

    寒暄过后,赵煜开口道:“殿下此次前来,可是为了郑太妃的事?”

    顾七看向元哲,只见他眼圈微红,端起的茶盏又缓缓放下,最终回了个“嗯”。

    赵煜叹了口气,拍了拍妇人的手。

    赵夫人会意,接过赵煜的话说道:“后日晚宁姐姐的忌日,你打算如何操办?”

    顾七有些吃惊,这妇人跟元哲说话的语气,同赵煜截然不同。

    转头再看向元哲,只见元哲的眼眶,越发红了。

    似是忍住了强烈的情感,积聚的泪水并未夺眶而出。

    许久,元哲开口道:“不操办。”

    顾七端起茶盏,眼光又落到了赵夫人身上。

    这妇人已掉下泪来,见顾七在场,又忙用手帕轻轻擦拭。

    “往年都是陛下安排,做一场大法事。殿下既然回来了,为何不大办一场,也好告慰太妃在天之灵。”

    赵德勋刚说完,便听到赵煜的一声呵斥:“殿下自有安排!岂容你这般无礼插话!”

    旁边的小丫头见赵德勋吃了瘪,起身说道:“我哥哥哪里说错了?舅父若不愿操办,恐怕陛下以后连法事都不做了,姥爷要想见晚宁姑姑,就更难了。”

    赵煜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急急扫了顾七一眼,扯着脖子吼道:“子英!胡说什么!”

    说完忙起身朝着元哲行礼:“殿下恕罪,臣管教不严!”

    元哲闭上眼,摆了摆手。

    赵煜回身瞪着赵德勋,赵德勋忙将赵子英拽了出去。

    赵夫人时不时瞥向顾七,欲言又止。

    顾七自知多余,只好起身道:“殿下,臣出去透透气。”

    元哲并未抬眼,只是点了点头。

    才刚出正厅,便被赵子英堵在了院子里。

    “你是谁?”

    十二三的年纪,养的像个野小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子英!你又胡闹!”赵德勋端着一盘果子过来,见她正拦顾七,走过来轻声呵斥道。

    “没事的赵兄弟,”顾七笑了笑,一本正经地介绍自己:“我是裴启桓,泽州人。”

    赵子英转了转眼珠:“裴启桓?没听说过。”

    赵德勋白了她一眼,将她拽到一旁:“你不知道的多了。裴兄弟,咱们去我院子坐坐吧。”

    “好。”

    赵德勋将果盘塞到赵子英怀中,扶着顾七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赵子英抱着果盘跟在身后,一路上问东问西,丝毫不忌讳男女有别。

    “这么说,你们早在青州就认识了?”赵子英啃着果子,一脸好奇地问道。

    “没错。”

    “你家在泽州,若是进都,应该走水路往荼州方向,怎么反而绕远去了青州?”

    顾七放下手中的茶盏答道:“身体抱恙,走水路恐不方便。”

    赵子英听完,又上下打量顾七一番,说:“难怪,见你身形消瘦,似是隐疾之相。那你这病...”

    赵德勋从盘中抄起果子塞到她手中,打断了她的话。

    她转过头,见哥哥瞪着自己,便识相地闭了嘴。

    顾七面露伤感,又强装坚强,吸了吸鼻子,略显忧伤道:“呵,娘胎里带的弱症,死不了,也好不了。”

    果然,换取了赵氏兄妹的同情。

    赵子英面露愧疚,低头道了声“抱歉”。

    “对了,”顾七试探性问道:“你们口中所说的‘郑太妃’,跟郑老将军是...”

    还未等赵德勋回答,赵子英便抢先开了口:“郑太妃是郑旭将军的女儿,名唤‘郑晚宁’,是我姨母。”

    “难怪。”

    顾七忽想起李冒曾说过的话,赵良人是赵煜原配薛芹之女,此姻缘乃是先皇所赐,后续弦郑旭之女,是否也是先皇旨意?郑旭位高权重,在军中影响很大,郑家与赵家结成姻缘,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皇帝想看到的。想来,郑太妃在这之中,起了一定的作用。

    倏地,顾七突然想起赵子英刚刚厅前说的话,脑瓜“嗡”得一声!

    顾七猛抓住赵子英的手臂道:“你刚刚,跟哲王殿下叫什么?舅父?”

    “你弄疼我了!”赵子英用力一甩,顾七险些被扯出去。

    “抱歉,”顾七松开手,端起茶盏猛喝一口,连带着几根茶叶一起咽了下去。

    水已凉,咽下去有透凉之意,人也冷静了不少。

    “裴兄弟,你这是怎么了?”赵德勋见顾七身体微蜷,起身凑了过来。

    “没事。”顾七摆了摆手,直起身来。

    “再给你续点茶水吧,暖暖身子。”

    顾七摆了摆手:“不用了赵兄弟。”

    赵子英始终瞪着眼睛,见赵德勋起身,自己迅速坐到赵德勋的位置,别过头不再说话。

    赵德勋揉了揉赵子英的头,坐在了顾七对面:“哲王殿下的生母,与郑老将军是兄妹,在辈分上,我们是要唤哲王殿下一声‘舅父’的。但也只有子英敢这么称呼。”

    现下,顾七总算理清了他们的关系,也难怪元哲会与赵家往来甚密。

    顾七看了一眼赵子英,她还生着气。只好赔笑道:“原先并不知道,哲王殿下跟赵兄弟有这层关系,想不到你们是皇亲,有些慌乱,还望赵小姐原谅。”

    她倒也大方,抬手说了句“算了。”

    之后又恢复了活泼模样,将刚刚的不愉快忘得一干二净。

    又过了一阵,两个丫鬟过来传话。

    “公子,小姐。老爷让我来传话,说殿下要走了,让裴大人快些回去。”

    顾七与赵氏兄妹起身,赵德勋问了丫鬟一句:“怎么这次不留下用晚膳?”

    丫鬟回道:“奴婢也不是很清楚。”

    “不好让殿下久等,我先行过去,在这里跟两位拜别了。”顾七踮起脚快步走了回去。

    前脚刚踏进院子,便看到元哲从前厅出来,身旁赵夫人的脸上印着泪痕。

    “前路还长,且照顾好自己。”元哲向赵夫人宽慰道。

    赵夫人垂了两滴泪,点了点头。

    “将军、夫人告辞。”顾七向赵煜夫妇行礼告辞,跟着元哲到了门口。

    马车早早备在门口,顾七看向元哲。

    元哲只道了声:“走吧。”自己先行上了车。

    一路上,元哲始终沉默,顾七偷瞥一眼,见他眼眶发红,不知思索着什么。

    “臣曾有个弟弟...”

    “你不会是想用自己凄惨的故事,来宽慰我的心吧?”

    难得的共情,被击得稀碎。硬生将未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看来殿下并不需要宽慰。”

    元哲闭上眼,沉了口气:“需要。”

    过后睁开眼看向顾七:“只是不想你重揭伤疤。”

    顾七顿住,鼻头一酸,别过头去揉了揉眼。

    “今天打听到什么了?准备回去报给元承熙?”

    背后传来元哲的声音,刚有的悲伤情绪,迅速消散。

    “殿下,论破坏气氛,您可谓第一人了。”

    “是么,本王的荣幸。”他强扯出微笑,眼神里却透着一股疲惫。

    顾七故作轻松:“那臣得好好想想,有什么消息是可以报给陛下的。”

    他笑了一声不再说话,双手环抱胸前,闭上眼小憩。

    顾七也识相地闭了嘴,见他疲倦至此,还挺直端坐,莫名有些心酸。

    到了宫门口,与元哲下马车同行,往筑邸小院走去。

    元哲似乎故意放慢脚步,并未甩开顾七独自离开。

    顾七则拖着脚踝上的伤,沿着墙根前行,却未能让速度再快几分。

    “殿下不如先回去,不必特意等臣。”

    元哲笑道:“裴大人不是说要保护本王么,怎么到了这里,反而要支开本王了?”

    “殿下并未生气,又何必酸人。”

    元哲停了下来,低头看了看顾七的脚踝,说道:“怎么好像更肿了?”

    回来的路上,隐约感觉伤口有些发烫和刺痛,听到他的话,顾七心里的火“腾”地烧了起来。咬牙道:“还不是拜殿下所赐。”

    “嗯,”他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我们扯平了。”

    顾七苦笑,还真是睚眦必报。

    “那我真的是要多谢陛下了。”

    行至翰林院附近,三三两两的翰林学士结伴而行,口中喋喋不休探讨着学问。顾七抬头望去,见到常彬在不远处,正和同行人聊着什么。

    她刚要挥手,突然感觉有人凑过来,随后双脚离了地。

    “殿下!”

    顾七惊呼一声,附近的人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来。

    完了!说不清了。

    再向常彬的方向看去,常彬一脸惊诧,随后强忍笑意,跟着其他人小跑过来。

    “哲王殿下。”

    元哲“嗯”了一声,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顾七拐入筑邸小院的方向。

    “你捂着脸做什么?”

    顾七脸烧得发烫,只得继续捂着,低吼道:“放我下来!”

    元哲边走边说:“你的脚再走下去,只怕要废了。”

    不一会儿,听到几个宫女的声音:“哲王殿下!”

    他依旧回了个“嗯”,顾七却听到了身后的八卦声。

    这旁边可是浣衣坊,传出来的闲话,能编成话本说个三天三夜。

    完了,更说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