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玄幻:原来我是绝世高人李忆昔苏飞萱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负荆请罪
    龙阳见识到李忆昔的可怕之后哪里还敢生出逃命的心思。

    “可是如何请罪呢?”

    生出请罪的念头之后,龙阳却又变得烦恼起来,不知道如何请罪才有诚意。

    这一刻,龙阳的脑海之中想起了从凤族听到的那些话。

    “高人扮演凡人,看来我得以凡人的方式去请罪。”

    “否则的话,怕是还没来得及请罪,就被李忆昔反手拍死。”

    “虽然是请罪,但也不能直接去送死,总得为自己博取一线生机。”

    “对,就以凡人的方式去请罪!”

    这个念头落下之后,龙阳的眼睛里露出了一道道的精芒,瞬间拍板做出决定,下一刻身体消失在此处。

    龙阳现在已经超脱,实力极其的恐怖,一个念头能够感受到整个仙城之中的所有动静。

    在金陵仙城中,一个汉子担着一担柴归来。

    下一刻,龙阳出现在这位汉子的面前。

    若是以前这样的存在,在龙阳的面前连草芥都算不上,等别谈给对方好脸色,但是这一瞬间的龙阳非常的清楚,这里可是金陵仙城。

    说白了就是李忆昔的地盘,自己可是前来请罪,可不能因为猛撞行事而被李忆昔误会。

    到时候去请罪,可就真的成为了送死。

    身穿练功服的龙阳看见面前这个凡俗的汉子,脸上急忙挤出一抹笑容。

    “这位大哥,我能买下你的这担柴吗?”

    龙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和一些,让自己也显得像一个凡夫俗子。

    超脱后,龙阳确实变得返璞归真,仿佛真的是武馆之中的武士。

    汉子听见龙阳的话,摇了摇头,“这位兄台,抱歉了,家里还等着我的柴火呢,若是卖给了你,那么今日可就无柴可烧!”

    然而,汉子直接摇了摇头,果断拒绝。

    若是平日里有人胆敢拒绝自己,以龙阳那桀骜的性格,直接就会挥手抹去,但是今日哪怕是面前的蝼蚁拒绝,龙阳也尽量保持着微笑。

    “老哥,抱歉了,刚才我没有说明白,其实我并不要你的所有柴火,我今日前来这里,是想要负荆请罪。”

    “我只购买你一些。”

    “这是金锭,多的送给你!”

    龙阳声音落下之后,急忙将手中的黄金塞到汉子的怀里。

    立刻施展手段悄无声息地从其中挑选了一些,瞬间离去。

    柴夫看见自己怀里闪着金光的金子,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这位兄台不可,不可,我的柴怎么可能有如此价值呢?”

    汉子无比的朴实,就想要将金子还给龙阳,毕竟那仅仅只是几根柴火,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然而,声音刚刚落下,柴夫的脸色猛地一变,因为他突然发现,本来仅仅踏出几步的龙阳,竟然瞬间凭空消失。

    柴夫在仙城之中生活,自然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感激之色,瞬间跪在了地下,朝着龙阳离去的方向跪拜。

    “谢谢上仙。”

    龙阳看看手中的这些还算结实的木材,深吸了一口气。

    想了想后,直接伸手将自己的上衣撕碎,赤,裸着上身。

    将上衣弄成布条,然后将那些木材背在了背上。

    感受现在的自己,算是有了负荆请罪的模样。

    龙阳才压下了心中的忐忑,一步步的往李忆昔所在的庄园而去。

    庄园之中,竹林里的八珍鸡直到此刻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这一刻,八珍奇的那双眼睛之中泛起了一道道的金光。

    让人无法直视,同时一股恐怖无比的凶威散发而出,不过这一道骇人的凶威瞬间被八珍鸡收敛。

    八珍鸡感受到自身的变化,呼吸无比的急促,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仅仅只是进入这庄园中,在李忆昔那诡异的琴音之下,他竟然恢复了。

    身上那些难以治愈的大道之伤,竟然在那琴音之下也治愈了七八成,那些大道之力,本来一直难以磨灭,但在那琴音之下,仿佛是一层纸一般。

    八珍鸡此刻都几乎忘记到底自己修为跌落多少年了,在无尽的岁月中,八珍鸡已经麻木,这一刻,重返神帝修为。

    八珍鸡无比的激动。

    看见亭子之中正在指点胡青韵的李忆昔,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

    从遇见李忆昔开始,李忆昔的一举一动,都让八珍鸡源自内心的惶恐。

    此刻,院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肖战立刻前去打开了大门,看见门外赤,裸着上身的龙阳,肖战一脸的不解。

    肖战压根就不认识龙阳,看见龙阳负荆请罪,更是一脸的不解。

    但是肖战这一瞬间目光落在龙阳的身上仔细看时,却目露惊骇之色,因为这一刻,肖战在龙阳的身上感觉到了那股超脱的气息。

    肖战自然不敢随意应对,急忙行礼,“不知道先生如何称呼,到这里来,所谓何事?”

    “在下肖战,算是这院子主人的记名弟子。”

    忐忑无比的龙阳,听见肖战的自我介绍,本来有些烦躁的心突然变得隐隐不安。

    本来他没有在意肖战,虽然肖战现在也踏入了祖神的境界,但是祖神在他的眼中也不过蝼蚁,然而在知晓肖战是李忆昔的记名弟子这一刻,龙岩哪里胆敢小觑。

    “龙阳见过小兄弟。”

    “今日我是前来负荆请罪的。”

    “不知道小兄弟是否让我进入见公子。”

    “前几日,龙阳唐突,竟然想要行刺公子,其罪当诛。”

    “今日特来领罪!”

    肖战听见龙阳的话,瞬间算是明白了,看见这一刻的龙阳,肖战其实有些想笑。

    肖战很清楚,龙阳在对李忆昔出手的时候,绝对不知道李忆昔有着一身惊天动地的恐怖修为。

    看见此刻龙阳脸上的苦涩,肖战很清楚,龙阳到现在才知道自己踢了铁板。

    肖战一脸的同情。

    “龙先生,请进,我这就进去请公子。”

    肖战领着龙阳走进庄园,龙阳目光看见这庄园之中的一草一木,整个人忐忑不安。

    当日的他猛撞无比进入庄园时,并没有感受到那些恐怖无比的气息,这一刻的龙阳刚刚踏入的这一刻,感受到了一道道可怕无比的气息锁定了自己,瞬间心惊肉跳。

    哪怕超脱的龙阳,这一刻也变得忐忑起来,龙阳呼吸变得急促无比。

    “超脱,这是超脱的气息!”

    “好恐怖,没有想到这小小的庄园之中,竟然有着如此之多的超脱存在。”

    双腿发颤的同时,这一刻的龙阳无比的庆幸,庆幸自己做出负荆请罪的决定,若是负隅顽抗,或者有着侥幸之心能够逃脱,那么必死无疑。

    别说是李忆昔出手,仅仅只是庄园之中那一道道一闪而逝的超脱气息,就足以将他抹杀。

    不过那些气息来的快,也去得快。

    肖战进入亭子,小心翼翼地道:“公子,有一位叫做龙阳的武师前来负荆请罪,说是前几日行刺公子。”

    本来听见有人负荆请罪,李忆昔一脸的疑惑,但是听见肖战说行刺自己,李忆昔瞬间反应了过来。

    “是那莽夫吗?”

    “这混账东西智商不怎么样?”

    “当日我都说饶过他了,还想要行刺我,现在知道怕了吗?”

    “虽然我没有踏入修行之列,但我一身拳法腿法,岂是他能够相提并论的。”

    “更何况我还修肉身道!”

    “不过也有几把刷子,招式倒是有模有样。”

    “人在哪儿?”

    李忆昔先是愤怒,后露出笑容问道。

    “公子,我已经将他带入庄园之中了。”

    李忆昔随即笑了笑,“走,咱们去见见。”

    李忆昔走出亭子,看见院子之中负荆请罪的龙阳,李忆昔有些无语,这又不是什么大罪,没有想到龙阳如此对待。

    忐忑不安的龙阳远远的看见李忆昔踏步而来,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双腿一软,扑通的一声跪在地上。

    “龙阳前几日有眼无珠,竟然胆敢行刺公子,自知死罪,所以今日前来请罪,还请公子处置。”

    这一瞬间的龙阳身体真的在颤抖,再一次见到李忆昔,龙阳想起当日的一幕幕,就感觉到不安。

    而且自己超脱之后,龙阳发现自己依然看不透李忆昔。

    再想到不久之前的自己想要踏出这一步,在与李忆昔一战,内心就更加的忐忑了。

    本来李忆昔想要呵斥几句,但是突然之间看见龙阳扑通一声跪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瞬间又不忍心。

    “好你一个莽夫,你这是干什么?”

    “难道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吗?”

    “男儿双膝,跪天跪地跪父母,岂能随便跪他人。”

    “赶快起来吧!”

    “当日,我也仅仅只是几句怒言,没有真的想杀你,否则,你早死了。”

    李忆昔的话语落下,大步走来去,急忙伸手将跪在地上的龙阳扶起来。

    李忆昔靠近这一瞬,龙阳的身体再一次剧烈的颤抖,龙阳如此接近,感受到李忆昔的身体之中,仿佛有着一尊尊无上神魔盘膝而坐正在吞吐。

    龙阳惊恐不安的同时,也瞬间大喜,龙阳悬着的心也缓缓地放下,之前的龙阳真的无比忐忑,他没有想到自己赌对了,负荆请罪果然是最正确的办法。

    “狗命算是保住了。”

    “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