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正文卷 103让表姑娘替嫁
      “什么事,大晚上的非要我来!”武安候急匆匆的套上衣服来到丽宁苑,此时他面色带着不快。

    这些日子在芊华姨娘那里,武安候是身心舒爽,芊华姨娘温柔懂事,伺候武安候很是得心。今日武安候都歇下了,可俞嬷嬷非让他来丽宁苑,武安候觉得定是夫人又犯了妒,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怎么,打扰你窝在温柔乡了?”侯夫人瞧着女儿都遭遇这等事,可侯爷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心里也来了气。

    就在两人快要吵起来的时候,怀谦踏着步伐走进来,进门就询问“母亲,到底发生了何事,让我们这么晚还要过来!”

    穆浅瞧见怀谦目光下意识就投了过去,却发现怀谦在躲避着她的目光,两人成亲之前还你侬我侬,反而成亲后疏远了不少。若不是今夜的时候,怕是她还见不着怀谦,穆浅知晓此时不是和怀谦说话的时候,心里却打定主意一会一定要将怀谦留下来,不然这府中上下瞧自己的目光简直让她难堪。

    “是府中那赵公子,他竟然...他竟然是个禽兽!”侯夫人一边骂着,一边将赵公子做的事情说给这父子二人听听。

    “岂有此理!”怀谦气的一手锤在茶几上,他们都本以为这赵公子是个良人,如今却发现是个披着人皮的禽兽,怀谦哪里受得了,直接就准备去将这赵公子给揍一顿,赶出候府。

    “站住!”武安候呵斥道,将已经半只脚踏出房间的怀谦给叫住。

    侯夫人一手搂着女儿,一手锤着身边的武安候,哭的鼻涕眼泪一把,一边骂着“你这个没良心的,整日里只知道窝在那些贱人窝里,如今女儿都被欺负到头上了,你竟然还不让儿子去报仇,你眼里还有没有女儿!”

    武安候也被气的心气不顺,可此时被侯夫人这样一番无理取闹,更是觉的头都要炸了,他一把推开侯夫人的手,怒斥道“报仇?你怎么去报仇?将他给打一顿还是杀了!闹出去婉儿的名声就好听了吗?”

    “那,那要怎么办,我们就白白受这样的欺负吗?”侯夫人语气急促。

    怀谦也冷静下来,他走入屋中站在父亲身边听父亲的主意。

    武安候眉头紧锁,叹了口气“婉儿和赵家的婚事那是指腹为婚,今日哪怕赵家有错在先,可这都是过世的父亲定下的亲事,若是我们将事情暴露出去,赵家却死咬着我们不放,这婚事根本就不能解决!”

    怀婉脸色煞白,此时她只要想到自己要嫁给赵公子就觉得恶心,她不住的往母亲身边凑“母亲,我死也不要嫁给他!你们若是让我嫁给他,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我的好婉儿,母亲怎么会让你嫁给那样的禽兽!”侯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父子两人问道“不行,婉儿绝对不能嫁入赵府,这婚事必须解除!”

    怀谦仔细思索了下询问道“我记得当初祖父将婉儿和那赵府定下亲事,乃是因为赵府故去的赵老爷救过祖父的性命,此事可是真的?”

    武安候点头“的确如此,不然你祖父也不会让还在你娘腹中的婉儿和赵府定下亲事,更何况赵府根本比不上我候府!”

    “就算是父亲定下的亲事又如何,总不能因为父亲的缘故,要让婉儿赔上一辈子吧!”侯夫人生气的说道。

    武安候一副无药可救的瞧着侯夫人,倒是怀谦解释道“那赵府小子来府中求亲定是贪恋我候府的权势,想必就是个小人!且这门婚事燕京很多人都知晓,若是此事贸然解除婚事,哪怕我们说那赵家小子德行有损,可旁人不会信的,只会以为我们候府瞧不上赵府,恩将仇报!”

    “谦儿说的很对,更何况此时陛下已经开始亲政,朝廷局势不明,若是此时我候府有什么事情让言官参上一本,难保陛下不会为了立威对我候府下手!”武安候说着那是深深的担忧。

    “那,那也不能让我的婉儿受苦啊!”侯夫人和怀婉哭成一团。

    武安候瞧着女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心里也跟着难受,忙安慰道“我也没说让婉儿嫁过去,这不是在想法子吗!”

    “我不管,我不要嫁给那个禽兽!这婚期马上就要到了,我不要!父亲,您难道真的忍心看我嫁给这样的人吗?”怀婉跪在武安候面前,哭的不能自己。

    武安候不语,一家人眉头都皱的紧紧的,就在此时一直站在一旁冷眼瞧着的穆浅脑子一闪,有了个惊天的想法,越想,穆浅就越激动。

    “父亲,母亲,我有一个法子,既可以免了婉儿嫁给那赵公子,亦是可以保住这候府的名声!只是...”穆浅站出来说道。

    “你有什么法子?”武安候有些怀疑。

    倒是侯夫人有些病急乱投医的训斥“说,你有什么办法就快点说!”

    穆浅下意识的看了眼怀谦,却瞧见怀谦目光带着不喜的瞧着自己,穆浅下定主意,鼓起勇气开口“让表姑娘替嫁!”

    “闭嘴,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怀谦在听到这句话后第一时间就朝着穆浅吼道,只是想想怀谦就不允许,他对偲茶本就存着几分不轨的心思,他原本还想着若是可以他将偲茶纳入房中,怎可让她嫁给旁人。

    怀谦的情绪太激动,可他越是如此,穆浅就越是笃定要将偲茶给送走,且偲茶手中还有不少银子,若是偲茶从候府出嫁,她就可以从中捞上一笔,说不准还可以将欠债给还干净。

    “你让她说!”侯夫人此时却觉得听到良计。

    怀谦想要对母亲解释劝阻,可此时穆浅已经开口“表姑娘也是府中的小姐,由她嫁入赵府名誉上旁人挑不出错处来,到时候就可对外说表姑娘和赵公子两情相悦,候府愿意成人之美!至于赵府,他们根本就未曾见过婉儿,到时候让表姑娘嫁过去顺理成章,哪怕后来赵府发现人不对,可姑娘已经嫁过去了,父亲到时候再威胁一番,赵府不敢不从!”

    “对!穆浅说的对!让偲茶替嫁吧!她在我候府吃好的喝好的,也该为我候府做些事情不是吗?更何况,她嫁入赵府还是她高攀了呢!”侯夫人连忙附和,甚至巴不得现在就将偲茶给打包送走。

    “可,这件事情若是让表妹知道了就不好了,更何况依着表妹的长相...”怀谦瞧着母亲的神色,心里越发的焦急。

    此时武安候也点头应下“儿媳说的对,偲茶替嫁的话,既可以免去婉儿去受苦,还可以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今后偲茶嫁到赵府,我们多帮衬点就好!”

    “父亲,这样的事情还是要好生考虑的好!这是不是太过匆忙了!”怀谦不死心的继续说道。

    侯夫人此时一脸怀疑的瞧着儿子,很是不解的问道“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当初是你说养着偲茶就是为了让她发挥她的价值,如今就是她该出手的时候!”

    一直被母亲给护着的怀婉一开始听到这话内心里还是内疚的不安的,可是她只要想到自己要嫁给那样的人渣,怀婉就觉得害怕。

    此时怀婉从母亲的怀中抬起头来,一双目光紧紧的盯着兄长“兄长,难不成你要为了一个外人置亲妹妹于不顾吗?”

    一家人的目光都瞧着自己,怀谦想要反驳,想要告诉家人他也看上了偲茶。可到底怀谦胆怯了,他怕家人责怪的目光,更怕父亲会对自己失望。

    怀谦抖动了下嘴巴,干涩出声“没,你的幸福最重要!我只是担忧...”

    “好,这件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夫人,接下来的日子你将偲茶给安抚住,婚礼就赶紧准备吧!”武安候一句话决定。

    武安候说完这句就甩手离开了,芊华定还在屋里等自己,武安候脚步急匆匆的。

    侯夫人瞧着武安候这样子气的想要骂人,可想到孩子们都在,只能生生将话给止住,对着怀婉说道“婉儿今夜就宿在我这里吧!时候也不早了,儿子你们也早些回去歇着,谦儿,你这几日忙公事冷落了儿媳,今夜好生陪陪儿媳吧!浅浅,明日你也不必来请早安了!”

    侯夫人突然变得和颜悦色起来,只是因为穆浅刚刚出了一个好主意,让自己的女儿免去一场灾难。

    怀谦拒绝的话在嘴中转了几下,终究还是点头应下,随着穆浅行礼后就踏出丽宁苑。怀谦在前,穆浅在后,明明两人婚前爱的死去活来,此时却没有话说。

    “谦哥,你是不是在怪我?”穆浅脚步加快来到怀谦身边,纤细的手臂紧紧的缠着怀谦。

    怀谦心下烦躁,他该如何去说,难不成他要告诉穆浅自己看上偲茶了,这种话怀谦说不出口,只能敷衍道“我没有在怪你,只是觉得我们这样做害苦了表妹!”

    穆浅对于这话是半个字都不信,只是穆浅绝对不会揭穿怀谦,更何况不久之后偲茶就要嫁给那样一个恶心的人,穆浅心里得意。

    “我也知道我们这样做不好,我这心里也是很为难,可比起表姑娘,我更见不得婉儿受苦!要怪,就怪我想出这样恶毒的计策来!”穆浅一副内疚的样子,说着说着眼泪已经落下。

    怀谦瞧着穆浅的样子,想到这些日子因为自己频频想起穆茶来,对穆浅冷落许多,顿时也生出几分愧疚的心思来,他伸出手握着穆浅的一双手来。

    “怎么能怪你呢,要怪就只能怪天意弄人!”怀谦说着就揽着穆浅回去。

    两人一番温存,怀谦本该感觉到愉悦才是,可是总是心不在焉,他想到偲茶那样的绝色竟然要嫁给旁人,这心里就越发的难受不甘。

    身边的穆浅已经睡熟了,可怀谦还睁着一双眼睛盯着头顶的床帐,怀谦脑子在不停的转动,他要想一个法子,不仅仅可以让婉儿不用嫁入赵府,亦是可以让自己得到偲茶。

    越想越多,怀谦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梦中穆茶端庄的站在那里,总是朝着自己柔柔的笑着,不论怀谦怎么追都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