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80芊华姨娘
    “表小姐,夫人让你过去一趟!”如歌如梦轻轻扣响房门。

    此时偲茶正坐在窗前看书,糖豆正在一旁为偲茶捏着肩膀,听闻这话偲茶将手中的游记放下。因为自己对这两人不冷不热的态度,倒是让这两丫鬟心生不满,不仅仅平日里伺候的疏忽,甚至态度也变得不恭敬。

    糖豆轻柔的为偲茶捏着肩膀,扬声问道“候夫人可说是何事?”

    门外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不知!”说完,就听到离去的脚步声。

    门外,如梦凑近如歌“你说我们这样做,这表姑娘若是找夫人告状可怎么办?”

    如歌神态轻松,回头瞧了眼禁闭的房门“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罢了,若是她真的敢去夫人那里告状,我们就反咬一口!”

    糖豆气的咬牙切齿“小姐,你瞧瞧她们这是什么态度,今早她们俩连来给小姐您梳妆都未曾来!”

    比起糖豆的气愤,偲茶显得格外平静,甚至笑意都带着几分纵容之色“人家是候府的丫鬟,不是我的丫鬟!倒是你,这些日子什么时候都要你一人来做!”

    糖豆忙不好意思的憨憨笑着“能为小姐做这些事情,我高兴着呢!”

    “中午我们出去吃你喜欢的烤鸭?”偲茶提议道。赏些金银珠宝给糖豆她根本就不怎么花,女子爱用的珠钗首饰糖豆更是戴都不会戴,只有这美食最为合糖豆的心意,故而偲茶在吃食上从不亏待糖豆。

    “真的?”糖豆先是高兴的手舞足蹈,这燕京的一家烤鸭糖豆尝过一次就恋恋不忘,可惜她们不能随意出门,糖豆可是嘴馋许久。高兴过后,糖豆又有些担忧“出门,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们只是来候府暂住不是候府之人,不必忧心!”偲茶懒洋洋起身,身后的裙摆扫过软塌竟然一丝褶皱都无,可见这衣裙的料子是何等的上乘。

    偲茶入丽宁苑的时候,发现今日竟然不仅仅怀谦怀婉兄妹二人在,竟然连怀绪风母女也在。

    怀绪风的母亲亦是武安候的小妾人称芊华姨娘,她穿着一身绣着兰花的藕色束腰襦裙,头上插着碧玉如意钗,生的精巧美艳却又不流俗。

    在偲茶的记忆中,芊华姨娘平日里很少出现,为人本分又温柔,自己上辈子被侯夫人处处为难,这位芊华姨娘还曾暗中指点过。只是当时的自己敬侯夫人为自己婆婆,对这位芊华姨娘都是疏远的。

    站在芊华姨娘身侧的是怀绪风,怀绪风本站在厅内面无表情,明明此时天气温暖,可怀绪风身上还披着厚厚的披风,一张脸常年苍白。

    怀绪风眼波毫无波动,可他在发现偲茶到来的时候,面部还是几不可见的带着几分好奇。这些日子怀绪风一如以往呆在自己院落,可这府中该知道的事情自己一个不拉的都清楚,旁人都言这表姑娘是何等的好命才可以入住候府,可怀绪风却总觉得这位表姑娘对候府对侯夫人的态度都有些不对劲。

    “姨母!”偲茶行礼过后就站在一旁,只是她并未站在怀谦身侧,反而站在怀绪风身旁,侯夫人并未关注到这点细节,倒是怀谦瞧着偲茶的行为眼眸转动了下。

    “今日让你们前来乃是因为过几日乃是太后生辰宴,上面言明每府不论嫡庶都要入宫,故而我今日招你们过来就是知会你们一声,茶茶,你也要前去!”侯夫人吩咐道。

    偲茶点点头,其实她是不愿入宫的,毕竟入宫就代表着麻烦,更何况如今朝堂局势严峻,偲茶更是不希望趟浑水,只是侯夫人既然放话了偲茶也只能应下。

    “过后我会让人为你送去衣服料子首饰,你可要好生打扮一番!”侯夫人吩咐道,她也是昨夜听侯爷吩咐务必要带上偲茶,毕竟自从上次后这摄政王和偲茶就毫无联系,武安候有些着急,如今迫不及待的要将偲茶送到摄政王面前。

    偲茶应下,心里却觉得这候府对自己越发的诡异。

    “母亲,她这狐媚子的样子还怎么打扮啊!”怀婉很是不高兴的撅起嘴巴。

    侯夫人瞪了眼女儿,嗔怪了声“这是你的表妹,怎么说话呢!”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后,侯夫人又瞧着站在一侧的芊华姨娘“这太后生辰宴我准备送副百寿图,你的绣活一向拿手,从今日开始你就加紧绣!”

    芊华姨娘身子刚弯下,就瞧见怀绪风很是着急上前“夫人,姨娘她这今日风寒严重,怕是会耽误这等大事!”

    偲茶听了这话悄悄的瞅了眼芊华姨娘,果真瞧见芊华姨娘气色不好,浑身都围绕着病容。

    侯夫人听了这话冷哼一声“我这刚刚让她绣个东西,然后就说自己病了,当真有这样巧的事情?”

    芊华姨娘一听这话忙低着头“夫人,只是个小风寒,是绪风他不懂事,我的绣工能被夫人看中那是我的福气,您放心我必定会在规定的时间将这百寿图给绣好!”

    怀绪风此时不说话,可是偲茶却瞧的清楚,怀绪风的侧脸都是隐忍,或许对于怀绪风而言不能够保护母亲,简直就是对他的折磨。

    偲茶有心却也不能为芊华姨娘求情,自己在候夫人心里还没有那样的地位,更是不能因为此让自己在候府的日子难过。

    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下,偲茶明白百寿图绣起来很是麻烦,更何况还是要呈给太后的寿礼,更是马虎不得,想必接下来的日子芊华姨娘有的操劳了。不过,侯夫人明明知晓这是大事,却不提前告知芊华姨娘,如今才让芊华姨娘绣百寿图,想必就是故意为难芊华姨娘,这正房为难妾室的事情比比皆是,偲茶也见怪不怪了。

    “母亲,听闻那钱府的公子被钱府丞给送出燕京了,是不是啊?”怀婉好奇的窝在母亲身侧。

    听这话,偲茶也有几分好奇,她知道那日过后钱公子定是没有好下场,如今听了心下安心。

    侯夫人还未开口,怀谦倒是解释“嗯,毕竟那日前去参加宴会的不少都是贵女,钱府地位在那里,为了不得罪这么多达官贵人,自然要舍弃钱公子了!”怀谦说着,眼神若有似无的瞧了眼偲茶,偲茶心下紧张却毫不露馅。

    “这种事情不是女儿家该知道的,皇帝寿辰乃是大事,你也该随着嬷嬷好生学学规矩了!若是她还在,倒是可以让她教你礼仪!”说到这,侯夫人有些头疼。女儿被自己娇惯的紧,这礼仪并不好,想到礼仪侯夫人想起一人,那人的礼仪就是在整个燕京那也是佼佼者。

    侯夫人这话一说完,整个厅内都安静极了,芊华姨娘一如往昔的低着头瞧不清神色,怀绪风的脸上闪过嘲讽,怀婉则是眼眸带着几分追忆,反应最大的该是怀谦了吧。

    平日里,这个候府就如同被人关上记忆的盒子般,无人敢提及曾经的世子夫人,怀谦也觉得自己已经忘记那个女人。可此时母亲突然的一句话,却让记忆如同汹涌得海水般涌入脑海。

    怀谦还记得,那个女人一言一行如同被尺杆丈量过的般,吃饭也好睡觉也好那都是妥妥的礼仪典范,他曾经觉得那女人简直刻板到无趣。可在那个女人离开后,怀谦才发现,世上似乎再也没有人能够和那个女人般,将那些礼仪做的那般风雅好看。

    “我,我这是在说什么!”侯夫人也瞧出儿子的愣神,忙尴尬的出口。只是侯夫人心里有种淡淡的后悔,若是知晓如今的穆浅这般不讨喜,当时还不如留着那穆茶,至少当时的穆茶管理后院伺候自己那都是挑不出刺来的,更不要说自己每次带穆茶出去都备有面子。

    “是啊,嫂子她的礼仪最好了!...”怀婉感叹道,她虽然一开始也不喜欢那个女人,可后来却觉得那个女人很是可怜。

    怀谦霍然起身,动作大的将椅子带动发出刺耳的声音,怀谦如同逃避般“母亲,我还有事情就先退了!”说着,不等侯夫人开口怀谦就已经大步踏出厅内。

    偲茶瞧着众人神态,心里平静的同时觉得可笑,刚刚怀谦那样子是做给谁看呢,人都已经死了。偲茶抬眸瞧了眼上位神色疲倦的侯夫人,还记得自己初嫁入候府的时候,侯夫人明里暗里不知对自己挑刺多少,如今倒是夸气自己来了。

    侯夫人因为提及穆茶,这心情也有些累,摆摆手让几人就退下。

    回到心宁阁,偲茶打开自己从广陵带来的一个箱子,木箱中打开就能闻到一股浓厚的药味,里面都是价值不菲的药材。说来也是可怜父母心,父亲生怕她在燕京有什么好歹,竟然连各种生病需要的药材都给偲茶备上。

    挑了几株上好的可以驱寒的药材,还拿了几颗难得一遇的人参,偲茶交给糖豆嘱咐道“将这个送给怀二公子,记得莫要让人瞧见,一切小心!”偲茶明白,凭着侯夫人的心眼,若是得知自己在暗中帮助他们母子,自己接下来的日子怕是难过。

    糖豆点点头就将药材塞入她衣服中,好在糖豆本就生的有些高大,这些药材放入衣服中竟然豪不起眼。

    偲茶就等候在房中,心里有些担忧却也不后悔自己所为,许久之后糖豆赶了回来,一瞧糖豆面色无恙偲茶就明白这事情成了。

    “小姐,东西我已经交给芊华姨娘和怀二公子了,二公子说小姐的大恩他铭记于心!还说什么小姐入宫要小心穆姑娘!”糖豆不解,只能将原话递给偲茶。

    偲茶眼神闪过几分不解“穆浅?”虽然不知怀绪风是何意,但他一向不是信口雌黄之人,想必他定是发现了什么才开口提醒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