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68可曾婚配
    “好美!”九妄情不自禁的说道。

    偲茶的面容展露在人前,她披着一件柔美至极的衣裙,微微动弹间衣裙有着一种流动之感,衬着白璧无瑕的肌肤,娇美的五官风华袅娜。

    “小姐!您没事吧!”糖豆忙蹲下身子将地上的围帽捡起,急忙为自家小姐戴上围帽,挡住无边美色,更隔绝那些痴缠的目光。

    美人面容被遮掩,九妄才回过神来。偲茶站在那里,透过围帽皱了皱眉头,若不是此人的目光并无任何邪念,她怕是早就要甩脸子了。这人虽然紧盯着自己的目光让自己不喜,不过这人的目光很是直白。

    透过围帽,偲茶瞧了眼面前这位公子,不得不承认这人生的风流无边。黑发如墨,在背后铺散开来,白色衣衫衣领并未如同一般男子扣的紧紧的,反而微微露出一线白皙如玉的胸膛,禁欲而性感。眉目风流如画,双颊浮现起一抹诱惑靡丽的绯色。

    “这位小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可曾婚配?”九妄突然抽出自己腰间的折扇,刷的一声将折扇打开。

    九妄此人最爱美色,但不同的是他只是单纯的欣赏喜爱美色,九妄自是见过不少美人,可面前的偲茶却让九妄觉得他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美色。

    “登徒子好生无礼!”糖豆提防的瞧着九妄,直接护在偲茶身前,而掌柜的也怕九妄做出什么事情来,连忙上前想要打圆场。

    偲茶此次是要入燕京,故而刚刚虽然被冒犯心里很是不爽,可也知道如今身在外有些麻烦自己若是能避免则避免。偲茶并无言语,就由着糖豆护着上了二楼。

    九妄痴缠的瞧着偲茶曼妙的背影,嘴里不住的发出赞叹的语气来“这世上竟有如此美艳的美人,简直太让人惊艳了!”

    “九妄!”突然尖锐的声音打断九妄的幻想,他回过头去就瞧见站在自己身后一脸嫉妒的星虹。九妄想到刚刚星虹差点伤到无辜之人,且那人还是自己认定的美人,这心里就越发不满,九妄手中的折扇在掌心转动不停,然后折扇突然敲击在星虹身上的几个穴位上,速度奇快。

    “啊!”星虹疼痛的捂着肩头,她不可置信的瞧着九妄“你?你竟然为了其他女人伤我?”

    “这是对你刚刚的惩罚,星虹本少侠告诉你,若是你再如此,休怪本少侠不顾情分!这美人是本少侠看中的,你休要乱打主意!”九妄警告道。

    星虹觉得穴位处的疼痛都比不上自己心头的苦涩,她爱慕九妄去年,一直都知九妄爱美人,可九妄生性如此,虽爱美人却从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星虹觉得九妄只是少年冲动,终有一天九妄会知道自己是最好的。

    可今日,九妄的神色让星虹感觉到危机感,九妄从未对哪个美人如此迫不及待,甚至是热衷。星虹怕,怕她再也等不到自己所爱慕的那个少年公子。

    九妄说完就直接朝着掌柜说道“给我一间上房!”九妄瞧的清楚,刚刚那位美人就入住在二楼上房,九妄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若是旁人掌柜或许不会多管闲事,可那可是东家的大小姐,掌柜的歉疚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这位公子,上房已经没了!”

    九妄有些可惜的耸耸肩“那就给本少侠来一间普通房吧!”九妄想着,他还不知那位美人的名字,是哪里人士,定要好生接触才好。

    微微拱手,掌柜脸色不变“今日栈生意太好,连普通房都没有了!”

    九妄狐疑的瞧了眼掌柜,可掌柜的面色不动,九妄将折扇一收,潇洒一笑“那还真是可惜了!”

    在掌柜的目光中,九妄再次坐下,一手拎起酒壶,心情甚好的饮了口清香的酒水,他的目光投向二楼,似乎可以穿透那些木制的房门瞧见那国色天香的美人。

    房内,已经一切都已经被打点的尽善尽美,糖豆将房门检查一遍,还将窗户给紧紧关上,转身就瞧见偲茶正坐在桌前发着呆。

    糖豆拍拍胸口,凑到偲茶身边“小姐,刚刚可吓死我了!那两人是不是江湖人啊!我瞧着好生可怕!”

    糖豆见识浅薄,若不是偲茶她或许还是那个偲府被人欺负的粗使丫鬟,如今虽然见识多了,可出远门还是第一次,对于江湖那更是只听闻过。

    偲茶倒了杯茶水递给糖豆“吓坏了吧,喝杯茶水压压惊!”

    糖豆笑着接过,一口饮尽,然后佩服的说道“还是小姐您厉害,那剑都要碰到小姐您了,您还纹丝不动,一点都不害怕!不像是奴婢,当时吓的腿肚子都在打颤,若不是看那两人武功厉害,定不会让他们就这样欺负了小姐去,定是要算账!”

    这些日子糖豆也成长很多,比如她也会权衡利弊,知道若是刚刚闹大了定会给她们自己带来危险。

    偲茶笑了笑,目光带着鼓励的瞧着糖豆,哪怕糖豆说自己很害怕,可面对刀剑糖豆却是想也不想的挡在自己面前,就...就如同知夏一般护着自己。不知,自己死后知夏如何了,想必怀谦该不会为难知夏的。或许是因为快要去燕京,去接触曾经的武安候府,这些日子偲茶总是想起上辈子的人和事。

    “我哪里是不怕,其实我心里也怕的紧,不过是不想露怯罢了!”偲茶淡淡的解释。她两辈子加起来也是个普通的闺阁女子,这样的场面更是未曾接触,更何况对于江湖对于侠那也是曾经听说书的说过,仅此而已。

    糖豆却是更加佩服的瞧着偲茶“小姐,你连害怕都能这样镇定,我就不行了!”说着还竖起大拇指。

    偲茶瞧着性情憨直的糖豆,想起武安候府那些牛鬼蛇神,突然生出几分担忧来,让糖豆随自己前去武安候府真的正确吗?

    “糖豆,你可知我们要去的乃是燕京大官之家武安候府,我也不骗你,那武安候夫人虽然是我姨母,却不是个好相与的,这次让我去燕京必定是有着不好的打算,我们可能会遇到很多危险,毕竟燕京不是广陵,我们没有靠山,随便的人物都能要了我们的性命!你若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偲茶平淡却没有丝毫隐瞒的将事情告知糖豆。

    偲茶上辈子还在那里生活过也就罢了,可糖豆不同,她没有经历过,那样束缚的甚至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日子,糖豆会很辛苦的。

    只见糖豆吓的睁大眼睛,其实在小姐要来燕京之前的那些日子,老夫人就让人日日敲打过自己,甚至还请了不少嬷嬷来教过糖豆,故而糖豆也知燕京多么可怕,甚至武安候府又是怎样的府邸。

    “还好,还好,既然这样危险我就更要跟着小姐了,那些人若是要欺负小姐,我就帮小姐打回去!”糖豆信誓旦旦的发誓。

    瞧着没有生出本分退缩的糖豆,偲茶这心百感交集,更是暗暗决定,无论如何自己都要保护好糖豆。

    一夜未曾歇息好,偲茶这身子在偲府已经被养的极为娇气,故而出门在外哪怕带了不少贴身用品,掌柜的又提前收拾,可偲茶清晨还是早早醒来觉得浑身不适。

    由着糖豆为自己随意梳个发髻,糖豆这手艺有限,就这还是这些日子特意学习的。偲茶打了一个哈欠,觉得自己越发娇气了,也不知入了武安候府该如何。

    掌柜的将早膳送入房,偲茶用了早膳后就准备再次启辰,虽不着急入燕京,可身在外也有着一定危险。

    偲茶由掌柜的亲自送出栈,正准备踏上马车的时候,就听见一道含着喜悦的声音“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偲茶轻轻侧过脸面透过围帽就瞧见站在不远处风流倜傥的九妄,糖豆提防的瞧着九妄,而偲茶只是瞧了眼就准备踏上马车。可九妄却直接走来,护卫瞧着九妄忙上前制止,却不想偲万贯精挑细选重金聘请的那些武功高强的护卫,竟然都不是九妄的对手。

    好在九妄无意伤人,那些护卫无一人受伤,偲茶觉得不过是一会的功夫,九妄就已经站着自己面前。

    偲茶轻轻拍了拍糖豆,让她不要过于激动。

    “这位少侠拦下我,有何要事?我还要赶路,还请少侠不要为难我等!”偲茶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悦。

    九妄连忙弯腰赔罪,一点都没架子,脸上带着歉疚之色。

    “惊扰这位美人是我的不是,我名为九妄,乃是...”九妄正准备洋洋洒洒的介绍自己,可惜偲茶已经不想再听,直接打断“这位少侠,我不想听你是谁,你是何身份,我只是想要赶路,可以让开吗?”

    偲茶也瞧出了,这九妄虽然武功高,可并不是个滥杀无辜之人,故而偲茶才敢这样甩脾气。

    却不想,偲茶这般无礼的表现,在九妄看来,那是美人就是美人,连脾气都是那般与众不同,这心里越发喜欢了。

    “好,好,我让开!”九妄连忙让开,就在偲茶踏上马车放下车帘的瞬间,还高呼一声“美人,我叫九妄,你可以称呼我的名字!”

    偲茶皱着眉头,觉得这江湖人的脾性好生奇怪。护卫们连忙护着马车,众人缓慢的启辰。

    不过一会,就瞧见护卫在马车外嘀咕了句,偲茶轻轻掀开马车帘,果真瞧见马车队伍的后面跟着骑马而行的九妄。

    九妄眼力极好,瞧着马车露出缝隙,那双潋滟的眼眸顾盼生辉,连忙朝着偲茶摆摆手,气的偲茶忙拉好车帘不再去看。

    “小姐,这人想做什么啊!”糖豆很是生气的说道。

    偲茶大概猜测到几分,或许都是自己的容貌惹的祸,不过这九妄好在还算礼数。

    “人家愿意跟就让他跟,让护卫们小心点!”偲茶吩咐了句,就直接拿起一本书打发时间,眼不见为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