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41崩溃
    “大小姐?大小姐?”

    偲茶有些恍惚的走出顾府,王三上前去瞧着神色恍惚的偲茶,开口叫了好几声,目光里都是担忧,到底大小姐在顾府里听了什么,怎么感觉很是不安的模样。

    偲茶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竟然做不出任何表情来。就在刚刚,顾知州告诉她父亲为何被抓,被何人所抓,可得知后偲茶却觉得晴天霹雳。

    “大小姐,您还是先回去吧,我再去找找老爷认识的些人脉,看看能不能帮忙!”王三担忧道。

    “那些人,怎么能帮到父亲!”一双柳叶眉含着忧愁,偲茶想要哭,可此时她连哭都不敢,父亲还在等着自己,自己怎么可以哭。

    偲茶由着糖豆扶上马车,听着外面驾马车的王三询问“大小姐,送您回府?”

    回府?现在回府又能如何,父亲此时生死不明,她该怎么做才可以救父亲,她还可以去求什么人!偲茶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帕子,突然脑壳一闪。

    “去那位救命恩人苏公子的栈!”偲茶突然开口“要快!”

    此时偲茶不禁在心里千万遍的祈求,苏意千万千万不要离开,她身为偲府大小姐能认识什么人,如今唯一认识有头有脸的人就是苏意了!

    马车在广陵城中跑的很快,马车在栈中还未停稳就瞧见偲茶直接从马车上跳下,不等糖豆惊呼就直接跑入栈。

    没有!怎么会没有!人呢?人去哪里了!瞧着空空荡荡的栈二楼,偲茶朝着店家问道“人呢?原先住在这里的那位公子呢!”

    店家瞧着这位姑娘生的好生美貌,可这急匆匆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前些日子包下二楼的那位公子啊,走了,前日就走了!”店家说道,毕竟生的如此潇洒且出手大方的人很是少见。

    “走了?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偲茶不死心的问道,她就像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般。

    “那我怎么知道!”店家奇怪的说道,这栈南来北往的人多了,他怎么会去询问个个要去哪里。

    偲茶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糖豆瞧着平日里总是万事于心的小姐如今像是个孩子般坐在那里,心里觉得很难受。

    “小姐,您怎么了?”糖豆想要将偲茶给扶起来。

    “糖豆,父亲他是被摄政王给抓去的,那是摄政王啊,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偲茶咬着唇,心下乱成一团。

    糖豆不解的瞧着偲茶,是啊,对于广陵城中的人而言摄政王太遥远,根本就不是他们所知晓的。可是他们不知偲茶却知道,摄政王把控朝堂三分之一的朝政,就是帝王对摄政王也不敢妄言。

    前世虽然偲茶未曾见过摄政王,可在燕京摄政王的名声却如雷贯耳,摄政王此人心狠手辣,杀人无数,乃是一个可以使小儿啼哭的存在。可就是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物,如今却突然出现在广陵还将父亲给抓走了,偲茶怎么不绝望。

    偲茶本以为她可以求苏意,毕竟苏意乃是吏部侍郎,若是有苏意帮忙她或许还可以从中想想法子,可如今最后的一丝希望都断裂了。

    不知在地上坐了多久,偲茶起身的时候整个身子都是凉的,哪怕偲茶心里绝望害怕,可现在还不是她可以放弃的时候。

    偲茶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条条命令吩咐着王三,而王三如今也知事情的严峻,哪怕觉得老爷这次真的是遇到事情了,可还是遵从偲茶的吩咐,他发现遇到这样的大事偲茶反而成为众人的主心骨。

    等偲茶回府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她未曾惊动祖母等人,或者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对祖母说,甚至偲茶还让王三将此事给隐瞒下来。

    “小姐,您歇一会吧!”糖豆瞧着坐在房间里一直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小姐,苦苦劝了良久,可偲茶却依旧无动于衷。

    偲茶坐在那里,糖豆自然也陪在一旁,当快要天明的时候就瞧见一夜未归的王三急匆匆的赶回偲府,未曾惊动任何人直接入了偲茶的园子。

    “可,查到什么?”偲茶询问,但心里也未曾抱有太大的期盼,毕竟那可是摄政王。摄政王来广陵乃是秘密无声的,一般人怕是根本就查不到什么。

    王三喘了下气,这一夜他东奔西走根本连歇着的时间都无,好在老爷平日里人脉宽广不说,且他们偲府有的是银两,这花了大价钱去打听事情还真的打听到一些东西。

    “听闻赵知县家前日突然住进一位贵,听闻知县府如今守卫森严,那位来广陵若是入住酒楼栈我们定会得知,且那位又没有居住在知州府邸,或许知县府邸的那位就是!”王三斗胆猜测。

    偲茶一双因为熬夜有些暗淡的双眸闪烁着星光,的确,凭着偲府在广陵的产业遍布,若是那位居住在栈等地方定会有所风声,且那位前来广陵下榻知县府邸也是应该。

    “大小姐,这...那人不是轻易可以见到的,就算知道那人入住知县府也无济于事啊!”

    偲茶何尝不知呢,更何况这次父亲所遇之事牵连不小,可那又如何,她总不能亲眼瞧着父亲蒙受不白之冤吧。更何况听闻摄政王手段残忍,偲初真的怕若是耽搁的时间久了,父亲会遭遇不测。

    “王叔,你将这次贡米的所有文件证据都拿给我,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偲茶神色坚定。

    偲茶也是从顾知州那里听闻父亲被摄政王的人抓走,乃是因为父亲呈上的贡米掺假,故而才会被抓。哪怕偲茶对贡米一事并不知,可偲茶明白父亲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人,贡米乃是呈给皇室宗亲所用,父亲就算再贪财也不会在贡米上动手脚。可偲茶信任父亲不代表旁人也是,故而她要带着证据见到摄政王为父亲喊冤。

    王三很快就退下,这些证据无需费心去查找,毕竟事情的经过王三一直为偲万贯的左右手,当偲茶拿着厚厚一摞证据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小姐,您?”王三正准备询问,可见偲茶朝着王三露出几分安慰的笑意来“我知王叔担忧,但不论如何我都要拼上一拼,若是赢了父亲平安归来最好,若是输了陪父亲共赴黄泉来生再做父女亦是快事!”

    铿锵有力、如此决绝的话语,将王三震的愣在那里。等他回神的时候,偲茶已经消失在眼前。

    “大小姐,果真是老爷的血脉!”王三叹息了声。

    偲茶带着糖豆直接去了赵知县府邸,她平日里和絮儿关系亲近,两人时常往来是常事,故而往日里偲茶若是来找絮儿仆人直接就领着她进去了。可今日却不同,出现的乃是知县的管家一脸为难的开口“偲大小姐,对不住了,这几日我府上有贵,不如您和大小姐过几日再约?”

    若是说之前偲茶还只是怀疑摄政王下榻知县府,那么现在就是肯定。不仅仅是管家的话语,还因为这知县府邸大不同,她站在府邸门口就瞧见周围巡逻的身着便衣的侍卫,还有整个知县府邸都严阵以待。

    偲茶伸手摆弄了下衣裙,唇角一笑“我和絮儿姐姐是今日见上一见还是改日再约,不如烦请管家通报一声?”

    管家想着这偲茶和自家小姐关系极好,考虑下点头“那就委屈偲小姐在这里等候片刻,我去询问小姐一声就来!”

    偲茶点点头站在那里,明明只是片刻的时间,可对于偲茶而言却放佛过了许久。

    管家去而复返,而在管家的身后还跟着一道苗条的身影,偲茶呼出一口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