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40出事
    “跪下!”老夫人呵斥道。

    老夫人从寺庙匆匆赶回,没有休息半刻就让人将偲初给押到自己面前来。此时瞧着面前的偲初,老夫人是气的脸色发黑。

    偲茶就站在老夫人身侧,不时的宽慰几句,她的目光轻轻的扫过偲初,让偲初顿时觉得后背发凉。想起自己答应长姐的条件,偲初连忙跪在老夫人面前。

    “祖母,我知道错了,我只是一时被蒙了心智糊涂了,我错了!”偲初声泪俱下,这是表演亦是真情实感,她还真的怕祖母会对自己不管不顾。

    老夫人气的直拍顺滑的褐色楠木桌面“你还有脸知道错了?我偲府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尽了!”

    偲初此时就跪在那里不做声,此时多说多错,或者说她此时不论说什么都是错。膝盖传来凉意,偲初不敢动弹,心里不住的告诉自己,再忍忍,再忍忍,等自己嫁给顾尘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祖母,这事二妹的确做的有失身份,不过现今事情已经发生了,二妹这...已经失了清白,哪怕我们能够堵住他人的嘴巴,可孙儿瞧着这今后二妹怕是只能入顾府了!”偲茶站在一旁轻声开口,语气缓慢有序,倒是让老夫人的怒气慢慢消减。

    偲初趁着祖母不注意拿一双哭的通红的眼睛瞧瞧的瞧着长姐,虽然长姐告诉自己会帮自己,可此时长姐为自己说话还是让偲初觉得不可思议,她觉得长姐定是有什么阴谋。可惜,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老夫人迁怒娘亲,此时娘亲已经被禁足,不然娘亲定能瞧出长姐到底是何心思。

    “哼!我瞧着那顾家小儿就是个混账,不然怎么会引诱初儿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说到顾尘,老夫人那是更加生气。固然老夫人怒偲初不争气,可偲初毕竟是自家孩子,老夫人觉得若是没有顾尘的引诱,一个女子怎会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情。

    偲初听着祖母这样说顾尘,心里有些不同意,可还不等偲初开口就瞧见站在祖母身侧的长姐,一双带着凉意的目光扫来,惹得偲初连忙低头不敢开口。

    “那顾尘的确不是个东西,可事已至此...”偲茶话未曾说完,但意思大家都明白,如今偲初是只有一个选择,也只能嫁给顾尘了。

    老夫人横了眼跪在脚边的偲初,心里却犯了难,若是让她去求顾府来娶偲家的闺女,老夫人是万万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宁愿绞了偲初的头发送去寺庙当姑子。可若是偲府不出面,凭着顾府那眼高于顶的模样,真的会来迎娶偲初这个庶女吗?

    偲茶哪里瞧不出祖母的思量,她莲步轻移站在祖母面前,如同杨柳般的腰肢轻轻的折弯“祖母,您乃是长辈,不如这件事情就交由孙儿来办吧!”

    老夫人狐疑的瞧着偲茶,她如今已经知道偲茶不同于往日,可将这样不体面的事情交给偲茶,老夫人还是怕委屈了偲茶。

    地上的偲初心里不由的嘀咕,希望祖母不要答应长姐,谁知道长姐安的什么心。

    老夫人和偲茶目光对接片刻,终于老夫人还是点头“那就由你来办吧,不过...若是顾府不给你脸面,你也不必委屈了自己!”

    “孙儿明白,我偲府的姑娘定不会让人白白欺负!”偲茶语气颇深。

    就在祖孙三人还准备继续交谈接下来该如何办的时候,就见王三面色煞白急匆匆未曾经过通报就闯入这永寿院来。不知为何,瞧着王三叔这惶恐的模样,偲茶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老夫人,老爷他被抓走了!”

    “什么!”老夫人猛的从椅子上起身,本就因为偲初的事情有些疲累的老夫人差点没有晕倒,还是偲茶连忙扶着老夫人,语气极速“王叔,到底是怎么回事!何人来抓的父亲!”

    “我也不知,老爷本在店铺内和掌柜们商议事情,可不知为何闯入一批侍卫样的人,不由分说的就将老爷给抓走了!”王三神色焦急,他到现在都不知是怎么回事,他跟着老爷也算是见识不少人,可那些侍卫一身杀气就是现在王三想起来也心有余悸。

    偲茶脑子在迅速的转动,她将祖母给扶着坐下“祖母,父亲在这广陵有人脉也有脸面,一般人不敢对父亲做什么!您现在莫要惊慌,若是您身子有什么好歹,父亲知道了还不得急死!”

    说着就对周嬷嬷吩咐“周嬷嬷,您伺候祖母好生歇着,将二小姐和婉姨娘给关在园子中!”说着,不等老夫人等人询问,偲茶就直接带着王三踏出永寿院。

    偲茶神色冷静,处事不慌不忙,此时她不像是个闺阁小姐,反而像是个发号命令之人,就是老夫人也都听从偲茶的话语。

    其实别看偲茶面色镇定,心里也是慌乱的紧,只是前世她好歹乃是穆府嫡女见识不少场面,嫁人后更是世子妃,要打点整个候府,这点子面上功夫对于偲茶而言更是信手拈来。

    随着王三一路走动时,偲茶就问清楚事情的缘由,其实王三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偲茶站在偲府的门口,瞧着外面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有些恍然。她以为自己有着家人的宠爱,这一生就放肆的挥霍就好,可如今父亲出事才让偲茶幡然醒悟,她想要对家人好想要保护家人,可现在才发现自己多么的无能为力,她甚至不知是什么人抓走父亲。

    “大小姐!”王三瞧着站在那里的偲茶开口。此时王三也觉得为难大小姐,连他们都搞不清楚的事情,大小姐一个闺阁女子能知道什么。

    纤长的睫毛剧烈的振动,偲茶开口的声音已经从慵懒变得极为凌厉“备马车!”此时的偲茶,一双桃花眸冷的像是寒星冷月,让王三不自觉的就服从。

    当马车停在顾府的时候,偲茶定定的凝视顾府的府邸牌匾,她多么厌恶顾府,可事到如今自己却又不得不前来顾府,为了父亲这点委屈偲茶可以忍受。

    王三上前敲门,毕竟是偲茶亲自上门,仆人将偲茶带入顾府。

    无暇去看顾府仆人们好奇的目光,偲茶等候在顾府厅内,手中的茶盏不停的转动。听到脚步声响起,偲茶连忙抬起头来却瞧见来人竟然不是顾知州,而是顾夫人还有身边的顾尘。

    顾夫人一身襦裙,眼睛有些刻薄,她见着偲茶开口就是咄咄逼人“怎么?前脚你们偲府二姑娘做了那等子事情,后脚你偲府大姑娘就来送人了?”

    顾夫人已经得知昨夜的事情,别说顾府二姑娘一个庶女了,就是顾府大姑娘在顾夫人眼里也配不上自家儿子。更何况自家老爷一直撮合儿子和偲茶已经让顾夫人不悦,这现如今儿子还看上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庶女,顾夫人这心里很是难受。

    顾尘站在母亲身侧,他也以为偲茶前来是为了他和偲初的事情,他一回来就央求母亲答应自己娶偲初,可惜母亲却不肯松口。如今顾尘生怕父亲归来得知寺庙的荒唐事,毕竟父亲当时想要算计的可是自己和偲茶。

    顾夫人的话不好听,若是平日偲茶可不会受这个气,可此时偲茶惦记着父亲的安危,有求于人自然态度放低。

    “顾夫人误会了,我今日前来是为了见知州大人的!”偲茶眼眸垂了垂。

    “你想见我父亲?此事乃是我和初儿妹妹两厢情愿,你休想在我父亲那里搬弄是非!”顾尘起身怒斥。

    虽然偲茶本是准备撮合顾尘和偲初,可此时瞧着如此拎不清的顾尘,偲茶真的很想一巴掌呼过去。

    “顾公子误会了,我找知州大人乃是有旁的事情,我并不是多嘴之人!”偲茶耐着性子解释。

    可惜,别说顾尘不信,顾夫人也同样不信。顾夫人最瞧不上偲茶这副妖媚的模样,更何况她的宝贝儿子因为这个女子被老爷给责罚多次,顾夫人心里早就不悦了,此时顾夫人直接对着仆人说道“老爷不在府邸,既然偲姑娘是为见老爷前来,那可是白来一趟了,送!”

    偲茶正准备开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仆人说了句“老爷回来了!”

    顾不得和顾夫人母子扯嘴皮,偲茶连忙就朝着顾府的前面走去,果不其然瞧见还着知州官服的顾知州神色黑沉归来。

    “大人,小女有要事询问!”偲茶几个步子跑向顾知州面前。

    顾知州瞧见偲茶先是愣了下,然后就明白偲茶为何而来,此事事关重大,顾知州对着夫人和儿子吩咐“你们下去吧!”

    “父亲,有什么是我和母亲不能听得吗?”顾尘不解,在他瞧来偲茶不过一介女子能和父亲说什么,更何况顾尘还真的怕偲茶突然告状。

    顾知州目光平静的瞧着顾尘,顾尘连忙败下风来“儿子先下去了!”至于顾夫人,更是不敢忤逆顾知州,早就灰溜溜的退下。

    “侄女是为了偲兄而来的吧!”顾知州开门见山。

    偲茶也的确不敢耽搁,眼眸里都是祈求“听闻父亲被人给抓走了,大人您认识的人多知道的事情广,不知大人您可知父亲究竟为何被人抓走,又是所谓何事?”

    顾知州沉思了下,这种事情本不该告诉一个女子。可偲茶却突然跪在顾知州面前“大人,您和父亲相交多年,我是您看着长大的,还望大人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告知于我!”

    罢了,就算告诉偲茶又如何,她还能翻天不成,若是偲万贯这次真的出事,这偲府滔天的财富很有可能在这偲茶手中,到时候拿捏一个女子还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