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摄政王他又醋了 > 39手段
    寺庙中的气息总是充满香火味,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一夜未曾歇息偲茶并无任何困倦。

    “周嬷嬷!”偲茶突然开口。

    一直跟在偲茶身后的周嬷嬷连忙应声,或许是今夜瞧见偲茶不同的一面,周嬷嬷对偲茶的态度比往日里多了几分恭敬,不再是将偲茶当成一个孩子。

    “夜里香众多,这些人出了寺庙怕是会散布些对偲府不利的谣言,周嬷嬷从我那里去取些银两将这些人的口舌给堵住!”偲茶吩咐。

    周嬷嬷一愣,她们连同老夫人都被偲初的事情给弄的措手不及,只有偲茶还记得挽救偲府的名声,这份心思周嬷嬷敬佩不已。

    “是,我定会让这些人出了寺庙不再多言一个字!府中的下人大小姐无需担忧,老奴定会好生训斥的!”周嬷嬷的语气里带着笃定。是人就没有不爱银子的,偲府在这广陵有头有脸又舍得银子,将这件事情给压下来不是难事。

    偲茶自然相信周嬷嬷的手段,她轻声说道“周嬷嬷也忙碌一整夜了,祖母起还需周嬷嬷费心伺候,嬷嬷还是早点回去歇一会!”

    周嬷嬷点头,忍不住开口“大小姐无需太过担忧,您仔细着身子!”

    偲茶眉目舒展,笑容如同晨起的露珠般晶莹剔透,她昨夜故意在周嬷嬷面前露出自己不同的一面,为的就是让身边之人慢慢接受这个真实的自己。好在,周嬷嬷的表现未曾让自己失望。

    因为出了那样的事情,此时偲茶的厢房外守着几个丫鬟,她们瞧见偲茶远远走来,连忙低着头。

    偲茶很清楚,昨夜出了那样的事情,这些仆人们私下里定是嚼舌根,不过周嬷嬷自然说会训斥下人,偲茶自然不会多管。

    入了厢房,丫鬟端上水,偲茶净了脸后并未歇着,而是让丫鬟端来这寺庙的清粥小菜。

    刚刚用了一半,就瞧见糖豆风风火火的走入厢房,她入厢房后直接就将门给关上,本是满心的秘密可瞧见大小姐目光里的了然,糖豆觉得或许一切都在大小姐预料中。

    “说吧!”偲茶询问。其实她是故意让周嬷嬷放婉姨娘去见偲初的,而她事先就派糖豆躲在一旁偷听,毕竟昨夜的事情偲茶不觉得是偶然。

    “小姐,当时...”糖豆的诉说,让偲茶顿时想到当时厢房中的场景。

    好生生的女儿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来,婉姨娘可谓心急如焚,可周嬷嬷代表着的是老夫人的意思,婉姨娘再怎么着急也不能违抗老夫人的意思。好在周嬷嬷过来说可以让自己去见女儿。婉姨娘急得连衣服都未曾换,就带着小桃去了厢房。

    婉姨娘进入厢房内瞧见坐在那里瘦弱的女儿,心里那是又气又心疼。

    “娘亲,您怎么来了!”偲初瞧见娘亲还有些不自然,毕竟这次的事情自己算是壮着胆子。

    婉姨娘一把将女儿给拉到身边,语气迫不及待“初儿,你告诉娘,你是不是被人陷害了,你不是自愿的对不对!”

    可惜,婉姨娘注定要失望了,偲初摇摇头,她握着娘亲的手恳求道“娘亲,我是真的喜欢顾大哥,娘亲你最疼我了,有顾大哥那样的女婿娘亲你也会高兴的对不对!”

    “胡闹!”婉姨娘一把推开女儿“顾家公子那是大小姐的夫婿,不是你的,起码现在不是你的,你为何如此拎不清,我怎么生了你这个没长脑子的东西!”

    婉姨娘的呵斥让偲初突然大笑一声“顾大哥就是我的,旁人可以这样说可是娘亲为何你也如此!若我今日不出手,是不是今日出现在那里的就是长姐了,娘亲你算计长姐和顾大哥,你可曾想过您的女儿啊!”

    婉姨娘面色狐疑,然后瞬间变得凝重,她瞧着自己的女儿有些不敢相信“你,你都知道了?”

    是,她今夜原本想要将顾尘和偲茶给弄在一起,到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发两人苟且的事实,偲茶就必须嫁给顾尘。

    “我都知道了,我知道娘亲你如何算计顾大哥,如何想要毁掉长姐的清誉!”偲初昂着脑袋,愤愤不平的吼道。明明娘亲知道自己是那么的喜欢顾尘,可娘亲却用这样的手段让顾尘娶别人,完全忘记自己的心意。

    当时偲初听到娘亲吩咐小桃的时候是震惊的,她原本想要找娘亲理论,可后来她想起娘亲次次阻拦自己和顾尘想见。偲初当时头脑一热就准备堵一把,她带上解药从长姐的厢房内将顾尘给扶到另外一间厢房,她感受到顾尘对自己的火热,她不后悔!

    “你知道你还如此做?”婉姨娘气的心口发疼,觉得连头都开始发昏,若不是瞧见女儿脸上还有着巴掌印,她都要忍不住上前责打女儿。

    偲初“扑通”一声跪在娘亲面前“娘亲,我不知道为何你要撮合顾大哥和长姐,我也不知娘亲你为何不让我和顾大哥在一起,可是娘亲,事已至此我已经没了清白,我这辈子就只能嫁给顾大哥了,我是娘亲你唯一的女儿,娘亲你不会眼睁睁的瞧着女儿受苦的对吗?”

    “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婉姨娘气的拿手狠狠的推着偲初的脑袋,可许久过后婉姨娘又不得不叹气,她再生气再发怒又如何,这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自己难不成还真的不管了。

    “初儿啊,你可知你昨夜的行为让你还未入门就已经处在下处,你本就是庶女,这不是让人逮着尾巴吗!”婉姨娘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可瞧着女儿跪在自己面前,事情已经发生没有转换的余地,婉姨娘瞧着外面天色已经不早,吩咐道“如今你只需装可怜就好,有你父亲在定不会让你白白失去清白!你,懂了吗?”

    偲初哪里听不出娘亲这是允了自己和顾尘的事情,眼睛里的眼泪收回,露出几分娇笑来“嗯,女儿晓得了!”

    婉姨娘将女儿给扶起,又好生嘱咐了几句才踏出这厢房。可在婉姨娘走后,只见厢房后面也走出一道身影,那人面上带着愤怒,可不就是糖豆。

    厢房内,偲茶拿出雪白的帕子轻轻的拭了拭嘴角,脸色含着诡异的笑意来“原来,这一切果然是婉姨娘所为!”

    “是啊,没有想到婉姨娘和二小姐她们母女果真如此狠毒,曾经二小姐就想害大小姐您,如今婉姨娘又是如此,小姐,您不如去告诉老夫人吧,老夫人定会严惩婉姨娘的!”糖豆紧张的瞧着小姐,昨夜若不是小姐精明去了老夫人那里,还不知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想想糖豆就觉得后怕。

    偲茶眉梢带着淡然“告状?证据呢?婉姨娘既然敢做必定就会做的天衣无缝,且如今祖母正忧心着何必劳烦祖母。更何况,婉姨娘这次不是自讨苦吃?嫁给顾尘,未必是一个好的归宿!”

    糖豆嘟囔着嘴巴“可奴婢还是觉得小姐受委屈了!”

    偲茶唇角弯弯“委屈?谈何委屈?”

    偲茶用了早膳就得知祖母要赶回府,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祖母定是没心情再呆在这里。偲茶虽然担忧祖母的身子,但也知此时劝不了什么,只能陪在祖母身侧。

    马车晃晃悠悠的前行,老夫人有些苍老但不扎人的手握着偲茶的手“茶茶,昨夜你做的很好!我竟然不知,我的孙儿竟然如此有本事!”

    今早周嬷嬷伺候老夫人起身的时候,将昨夜的事情都告知老夫人,老夫人听后不觉得偲茶这样做哪里不妥,反而觉得欣慰。毕竟她的确可以护着孙女,儿子也可以护着,甚至今后孙儿同样会这样,可人生那么长,旁人护着是一回事,自己有本事保护自己不是更好。

    曾经老夫人觉得偲茶性子天真没有那个本事,可现在老夫人却要重新看待自己的这个孙女。

    偲茶昨夜那样做就猜到周嬷嬷会告诉祖母,她瞧着祖母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心下放心。

    “我可是祖母您的孙儿,怎会丢了祖母的本事!其实孙儿厉害着呢!”偲茶皱了皱小巧的鼻头,语气娇憨可人。

    “哈哈,是我小看了茶茶,是祖母的不是!”老夫人被逗的笑出声来,这也是老夫人自清晨起身后第一次露出小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