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喻家三爷视我如命 > 第236章 酒量比拼
    愣了一下,林墨率先回到道:“将军放心,喝酒的话,我应该不会给将军推后腿k。”

    林墨也没有胡乱吹嘘,他虽然知道自己喝不醉,但该低调,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严冬见林墨都出口,虽然委婉,但那股自信,任谁都听的出来,顿时不甘示弱道:“将军放心,别的不敢说,喝灵酒,我可从来都没输过。”

    壮将军见林墨跟严冬,都有着信心,也是松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相信两人一回,于是看向了刘三道:“比就比,老子还怕你不成。”

    随后不等刘三回话,又继续说道:“但比之前,我们可得立好规矩,省得你们到时候输了赖账。”

    “哼!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没品,老子还怕你赖账呢!”刘三顿时不满冷哼了一声。

    随后又接着道:“要比试,便请来掌柜的,直接让他做个见证,也让其他人做个见证,这样谁也抵赖不了。”

    “哼!这样最好!”壮将军也是冷哼了一声,随后招呼一名守在一旁的,去叫酒楼掌柜过来。

    伙计应了一声,匆匆忙忙便跑了出去,众人等了一会,便见一名和善的老者,笑呵呵走了进来。

    林墨注意到,这老者身上的,修为波动居然也不弱,居然有这尊级的修为,这可是与壮将军,跟赵三两位将军级别的,修为差不多。

    能以尊级修为,屈居酒楼当掌柜的,想来这家酒楼的身份背景,肯定也是极不简单。

    在掌柜到来之后,壮将军跟赵三,也是不敢托大,纷纷与掌柜见礼,打了一声招呼,这才说出了,彼此要比试的事,让掌柜的做的见证。

    掌柜的有些意外,但还是奉劝两人以和为贵,切莫伤了和气。

    但两人执意比试,掌柜的也没有再劝,他也乐于做见证,这可是能给他赚不少元晶,他自然不会拒绝,而且没准,还能提高提高酒楼的人气。

    在掌柜的同意了,做个见证之后,壮将军跟刘三,便开始派出代表,一一比拼酒力。

    林墨跟严冬,则被壮将军,留在了最后,这可是他的王牌,正好借此机会,让两人先休息一下。

    林墨无所谓,坐回了原位置,严冬坐回原来的位置后,则是开始闭目调休,他喝了那么多的灵酒,其实已经有了一丝醉意。

    但他还能喝不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需要好好调息一下,别到时候话说的好听,出糗了,到时候壮将军,肯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这时,林墨身旁的凌雪,却给林墨打了一碗热汤,让林墨喝一口,没准能解解酒。

    林墨不好拂了凌雪的面子,于是只好将热汤全都喝了,跟凌雪道了一声谢谢。

    这让原本闭目调息的严冬,差点被气炸了肺,心中破口大骂狗男女。

    跟着刘三的一名,脸上带痣的少年,顿时注意到了凌雪,也是一脸的惊艳。

    随后直接走向了凌雪,自我介绍道:“这位师妹好!我是飞鸟派的核心弟子,李沟,不知道能否结识一下,这位美丽的师妹。”

    凌雪转过头,原本有些羞涩的面容,顿时冷漠了下来,看着带痣的少年,顿时冷声道:“不好意思,对于不相熟的,我没兴趣。”

    自称李沟的少年,愣了一下,没想到居然会被拒绝,心中顿时有些恼火,想他李沟可是核心弟子,即便是在飞鸟派,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居然会碰壁吃瘪。

    “哦!看来师妹,不知道我们飞鸟派,我们飞鸟派,可是顶级宗门,不知道师妹,是出自哪个宗门?”

    李沟还有些不死心,觉得少女应该是孤陋寡闻,不知道他们飞鸟派,于是科普了知识,还不忘询问,打探少女的宗门。

    但凌雪没有再理会李沟,直接无视了李沟,反而找林墨攀谈了起来,夹菜给林墨,让林墨多吃点菜。

    林墨有些错愕,心想,我们还没要好到这种程度吧,但见凌雪投来恳求的目光,想来她是不想被一些烦人的苍蝇骚扰,顿时也只好配合,吃了起来。

    见凌雪与一名长相一般,看起来没什么,出众之处的少年,在那眉来眼去,你侬我侬,顿时气的李沟双眼喷火,但他还无处发泄。

    总不能人家不理你,你就直接动手吧,那有些失君子风度,更加让别人瞧不起。

    于是,在赵三的眼神示意下,他只能冷哼了一声,恨恨看了一眼林墨,也暗暗记恨上了凌雪,心中暗恨,早晚有一天,要将这女人搞到手,看她还如何得意。

    只有严冬,则是差点,将满口的好牙咬碎,更对林墨起了几分杀意,这小子,觉得是他的头号情敌,不将他除掉,他有些寝食难安。

    随着两方一名名少年倒下,壮将军这一方,除了凌雪林墨,元木元穷,以及严冬跟壮将军,其他人全都醉倒了。

    而赵三那便,带来的十人,则只是喝倒了四人,还有六人战力充沛,这便能看出,赵三的有备而来。

    这让壮将军有些担忧,看着地上,满满一大排的空酒坛,壮将军心就狠狠抽搐了一下。

    这时,忍了许多的李沟,终于按捺不住,直接看向林墨道:“小子!只剩下你们几个人了,我代表我这边跟你比酒,你可敢应战。”

    林墨皱眉还没说话,凌雪便站了起来道:“要比酒,我先跟你比一坛。”

    说着,凌雪便抡起酒坛,仰头咕噜咕噜喝了起来,她这是打算先打头阵,让林墨更好赢对方一局。

    林墨自然能看的出来,其他人也都能看的出来,这少女,似乎在维护林墨,帮林墨打头阵,这让众人将古怪的目光,纷纷投向了林墨,让林墨有些不舒服。

    就连那掌柜的,也有些惊奇,打量了林墨几眼,有些好奇,这看着相貌平平的少年,是如何,俘获旁边那美艳少女芳心的。

    难道这少年,还是个情场老手,专门哄骗无知少女?

    幸好掌柜没说出来,否则林墨没准会忍不住,揍他一脸花,大骂你妹的老手,骗你妹的。

    不说别人,就说李沟,见少女如此维护林墨,居然还站出来打头阵,顿时恼怒万分,二话不说,抱起身旁的酒坛,便猛灌了起来。

    想喝是吧,好,老子让你们喝的怀疑人生,李沟暗自发狠。

    他喝酒可是海量,别看他身材不高,体型也瘦小,但他的酒量,在飞鸟派,也是鼎鼎有名,人称酒神,他便是赵三的王牌。

    赵三有些皱眉,觉得李沟有些太心急了,但想想,也无所谓,估计李沟一人,便可料理了剩下的这群人。

    在凌雪喝了一坛灵酒后,脸色已经有些潮红了,但她觉得自己,应该还能再喝一坛,这样便能让对方,多喝两坛,也算是尽了自己一份力。

    于是她再次抱起一坛灵酒,掀开盖子,便豪饮了起来,从她脸颊滑落的酒水,顿时沾湿了她的衣裳。

    林墨这时反应了过来,站了起来,一手抓过了,凌雪抱着的灵酒,提起仰头便喝。

    凌雪愣了一下,脸色潮红看了林墨一眼,一时间,心中犹如小鹿乱撞,心想,他喝了我喝过的酒,那不是......

    越想越混乱,凌雪顿时觉得,酒劲有些上头,晃动了一下身体,连忙坐回了椅子上,她可不能醉倒,她还想看看,究竟是谁赢取了比试。

    林墨仰头喝完一坛酒后,便又掀开一坛,仰头便喝。

    他也有些恼怒这李沟,似乎有些小人心性,虽然是比试,但他迫不及待来找茬比酒,林墨还是能感受到,来自李沟的几分恶意。

    对于凌雪自作主张,帮他打头阵,林墨算是有些意外,也对凌雪算是多了,几分认可,觉得她还不错,可以交朋友。

    严冬则是气炸了肺,没想到这林墨,又开始出风头,而且还上演了,英雄救美的戏码。

    这不是应该他来做吗?而且这林墨果真不要脸,居然喝凌雪喝过的酒,这王八蛋,严冬气的,差点撂摊子,找林墨决斗,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见元木跟元穷两兄弟,在于另外的两名少年比酒,严冬也坐不住了,也抱起了一坛酒,对着剩下的三人,大喝了一声,让他们派人出来比酒。

    随后,便开始了以一对三,进行了比酒,他要让众人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海量酒神。

    随着一坛坛的酒上来,又被喝光,壮将军跟赵三两人,可谓是心都揪了起来,都怕自己这一方落败,那他们可就真要,输的连底裤都当掉了。

    很快,林墨便与李沟,喝了十几坛的灵酒,林墨有些意外,倒没想到,这李沟这么能喝。

    李沟则更是意外,没想到林墨也这么能喝,看来今天是遇到对手了。

    在一旁观战的掌柜的,则是笑的合不拢嘴,他在想,今天这一单看样子,能赚不少元晶啊。

    元木跟元穷,此刻则也被喝趴下,两人虽然实力不弱,但酒量并不是很好,但他们两个,也算是不错,将对方的两名少年,也给喝倒了,这样也算是同归于尽,平分秋色。

    严冬酒量确实不错,已经喝倒了两名少年,此刻正与第三名少年比酒。

    林墨则是没去,关注其他人,喝到最后,他也懒得站起来,直接坐回了位置上,身前便有店伙计,搬来一坛坛的灵酒,放在他身前。

    李沟见林墨坐下,觉得自己站着,有些掉身份,于是也坐了下去,跟林墨继续一坛坛比试着灵酒。

    林墨干脆不理会李沟,他感觉到了,大量灵酒下肚后,对于他的肉身,有着不少的好处,居然恢复了,他肉身不少的力量,甚至隐隐还提高了,几分他肉身的强度。

    这让林墨大喜,也股不得比试,连忙继续,大口大口,喝着灵酒,而且喝的速度,越来越快,也没有浪费灵酒,这可是好东西,林墨才舍不得浪费。

    李沟见林墨放快了速度,也有些着急,可不能让这林墨夺了风头,于是也加快了喝灵酒的速度。

    就这样,两人又喝了整整三十坛灵酒,此刻的李沟,也感觉到了几分醉意,但见林墨,还在保持着速度豪饮,似乎没有将他,当回事的意思。

    气的李沟肝疼,顿时狠下心,又开始继续喝灵酒。

    严冬则是拼倒了其他的人,除了赵三还没上场,以及与林墨拼酒李沟,其他人都被他喝趴下了,顿时严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但他此刻,也已经有些醉了,只是还能支撑,不至于醉倒,随后,便看到了林墨与李沟,比拼的身后,排满的空酒坛,顿时让的他,嘴角微微抽搐。

    但他没有,要再与剩下的赵三,再比试的意思,而是坐回了原地,打算等林墨跟李沟,斗个两败俱伤,他再出来收拾残局,渔翁得利。

    壮将军也看出了,严冬似乎有着几分醉意,也没让他着急继续上,想让他休息一会,没准还要靠他扳回一局。

    赵三则也注意到了严冬,见严冬有着几分醉意,连忙起身,要与严冬比酒,他可不傻,自然不可能等敌人缓过劲来,杀他个回马枪。

    严冬还没说话,便被壮将军接了过去,赵三无奈,只能跟壮将军先拼酒。

    随着一坛坛的灵酒被喝光,李沟也终于顶不住了,看着林墨自始至终,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仿佛就没有将他当成过对手,都在自顾自地豪饮着。

    看着那没有丝毫醉意的脸,李沟顿时气的,呛住了一口酒,随后狂咳了起来,紧接着两眼一抹黑,直接晕死了过去。

    赵三大惊,没想到李沟这么废物,居然喝输了,他么的,就这酒量,连敌人都被喝上醉意,你就先倒下了,还好意思厚脸皮,自称酒神?

    这妮玛的垃圾玩意,可是害苦我了,赵三一想自己的腰包,顿时气的肝疼,有种想要一脚,踩死这尽吹牛笔的李沟。

    其实李沟并没吹牛,他确实酒量不错,至少比严冬,那是好多了,要不是倒霉,遇到了林墨,他还真可能,帮赵三赢得这一局。

    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输了就是输了。

    林墨有些意外看了一眼李沟,没想到一不注意,他居然直接就将自己,喝倒了,这酒量,也不咋地。。。

    转载请注明出处:.7kwx.>.7k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