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见的日常 > 第 39 章 花见的迷路
    一滴鲜血滴在了我的脸上,当我抬头向上看的时候,猛地发现,在我头顶上方,那是一张苍白的脸,没有血色。血红的血液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一滴一滴,轻轻地滴落在了我的脸上。

    她的面孔并不狰狞,只是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木然地看着我,这种感觉更是让我毛骨悚然。

    恐惧占据了我的心灵,我想要立刻站起来身来,推开小门,从这里逃出去,用尽所有的力量,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但是,恐惧的情绪支配了我的身体,让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她,身子一动也动弹不得。

    我的心脏怦怦地跳着,心中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怔怔地呆在了那里,静静地等候着下一刻。

    幸运的是,她并没有伤害我,反而叫出了我的名字。她的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所以从她的声音中,我猜不出她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

    “小林吗?是小林吗?多少年过去了,你已经慢慢地长大了吗?”

    为什么她会知道我的名字?这个女鬼究竟是何方神圣?

    就在我感到奇怪的时候,只听她接着说:“孩子,你真的忘了我了吗?我是白阿姨啊。”

    白阿姨?我回忆起来了,护士白阿姨,十年前,我在这家医院住院的时候,负责照顾我的护士就是这个白阿姨。

    她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小姑娘,虽然并不漂亮,但是却有着一颗温柔的心。白衣天使这个称号,跟她再配也不过的了。

    但是看她这个样子,已经死了吗?想着她生前对我的温柔,我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哀伤。

    “孩子,你怎么会来到这么一个危险的地方呢?”她的语气依旧听不出一点儿感情,但是从她那双眼睛里面,我感受到了她对我真诚的关怀。

    她曾经是那样的温柔,那样地善良,但是她却已经死了。

    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不过只是一个红鬼而已。从张影的话中我可以得知,红鬼与白鬼不同,是一种邪恶的存在,对活人有着莫大的威胁。

    尽管白阿姨的眼神看起来对我充满了真诚的关切,但是对于身为一名红鬼的她,我能够信任吗?

    至少,也应该抱着一些怀疑,心存一些防范吧……

    想到这里,我决定对她隐瞒一下自己真实的目的。

    “我也不清楚,只是睡着了一样,醒来就发现自己……”我打算编个谎言欺骗她。

    “孩子,为什么要撒谎?难道你不相信阿姨吗?”

    果然,我还是不适合撒谎啊!

    谎言刚一出口,立刻便被识破,我心中惭愧,脸上一红,没有办法,只好将来这里的理由如实地告诉了她。

    “怨心童子也藏在这里吗?”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总之她表现得对无心童鬼在这里的事情一无所知。

    “不过这里藏着一个比怨心童子更可怕的怪物的!”白阿姨说,“孩子,这里太危险了,你不该来这里的。这个地方充满了诅咒,我们都被困住了,越来越多的人渐渐地丧失了理智,变成了行尸走肉一般。虽然我现在还可以勉强能保持清醒,但是总有一天……”

    她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但是说话却依旧习惯以人类自居。这就是白鬼和红鬼的差别所在吗?

    依旧保留着人类的意识,却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这更加悲哀。

    与那群自娱自乐的白鬼不同,红鬼尽管邪恶,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却同时也被一股悲凉的空气笼罩着,感觉很可怜……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她突然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了难受的神情:“这里真让人感觉不舒服。孩子,阿姨真心想要帮你,但是却不能在这里待太久的时间。你可以到三楼的值班室来吗?我在那里等着你。”

    说着,她伸出了双手,冰凉的手心贴在我的脸上,我感到一阵阵彻骨的寒气游入了我的体内:“这样子暂时你不会被发现了。但是一路上不论遇到什么人,都不要跟他说话。记住,孩子,不要跟任何人说话。”

    说完,她消失了。

    尽管我知道,白阿姨生前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但是她已经死了。现在的她不过只是一只红鬼而已,我又怎么保证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呢?

    或许,她的真诚,不过只是为了将我从这里骗出去的诱饵罢了,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应不应该去相信她。

    从她感到不舒服可以猜得出,这里是唯一的避难所,恶灵不愿意接近的地方。但是不管是刚刚被骗走的王主任,还是白阿姨,他们不都出现在了这里吗?

    或许这里并不是避难所,鬼只是不喜欢接近,而不是不能接近。

    而且就算这里是避难所,我又怎么可以一直留在这里?我之所以冒险来到这里,完全是为了寻找那个无心童鬼的所在。如今都已经如此接近了,我又怎么可以在最后的关头选择放弃?

    尽管我不知道白阿姨究竟是不是真心想要帮我,但是这种情况下,已经别无选择了,只能选择信任。

    值班室在三楼。

    我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原本围在外面的红鬼已经散去,只有一个中年男子模样的家伙在听到动静后,目光呆滞地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过了头,脚步蹒跚地离去了。

    看来是白阿姨刚刚对我做的起了效果,这个鬼把我也当成是鬼了。但是和之前王小贞的亲吻不同,听白阿姨话里的意思,这种效果只是暂时的,所以我必须要尽快,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

    大厅里有很多红鬼无目的地徘徊着,我感觉心怦怦地跳着,不敢引起周围群鬼的注意,所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地走上了楼梯。

    四下里静悄悄地,静得让人胸口发闷。尽管努力地想要自己尽量轻一些,但是当脚底着地的时候,我依旧能够清晰地听到了我的脚步声。

    每一下脚步声,都会让我的心忍不住地发一下颤。

    “神啊,求求你保佑我,让你平安地度过这次难关吧!”我的心中默默地祈祷着,抬起了脚步,走上了通往二楼的台阶。

    楼梯间很是昏暗,背阳向阴,狭小的窗口只透进来微弱的光芒。空气很是阴冷、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的气味。

    台阶上很脏,布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每一步走下去,都会留下一个明显的脚印。每当脚步落地的时候,不管有多么地轻,都会扬起灰尘……

    天色越来越晚,楼梯间的光线也是越来越暗。

    呱mdashmdash呱mdashmdash呱mdashmdash,窗外传来了乌鸦的叫声,传入我的耳朵里面,听起来是那样地刺耳。

    我的心情几乎紧张到了极点,心怦怦地跳着,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一步一步地尽量平稳而又轻轻地走上台阶。

    嗒mdashmdash嗒mdashmdash嗒mdashmdash

    滴水的声音。

    尽管很是昏暗,但是我却清晰地看到,一道长长的血红细线流过满地灰尘,沿着楼梯慢慢地向下流了下来!

    淡淡地,空气中传来了血腥的味道。血腥的气味越来越浓,让我原本紧绷着的心弦绷得更紧了。因为过于紧张,我感到有些反胃,几欲作呕。细细的红线,原来是流淌着的鲜血!

    我缓缓地抬头,顺着那道红线往上看去,只见那道红线变得越来越粗,渐渐地从一条变成了一滩!一滩鲜血在沿着楼梯不停地向着楼下流了下来。

    血泊中,一个黑乎乎的身影爬在楼梯上,头下脚上,紧贴着地面。长长的黑发如同瀑布一般地垂在了她的面前,拖在了地上,拖在了血泊之中。

    长发遮掩住了她的面孔,只有一双森然的眼睛圆睁着,瞳孔中散发着碧绿色的骇人光芒。

    那双眼睛眼球突起着,森白的眼球上布满了道道血丝,她的瞳孔在不停地抖动着,看上去是那样地恐怖,让人绝望!

    那双眼睛看到了我,于是便一直死死地盯着我!

    被发现了吗?难道被她发现了吗?难道她发现了我?那么她又会对我做出什么?在发现自己和她的视线对接在一起的那一瞬间,我只感觉全身上下都变得僵硬了,一动也动不了!

    “应该不会吧?白阿姨已经帮我做好了伪装,白阿姨暂时地掩盖住了我身上的阳气,所以就算被她看到了,在她的眼中,我也不过只是一只普通的红鬼,和她一模一样,应该不会引起她的注意吧?”恐惧中,我唯有不停地安慰着自己。

    但是,真的会这样吗?

    窸窸窣窣声响,她瞪视着我,慢慢地从楼梯上爬了下来,距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头呢?我的头呢?为什么找不到头在哪里?”她瞪视着我,自言自语地说着。她的声音尽管并不刺耳,却是那样地阴森,似乎直接穿透了我的耳膜,直入我的心脏。

    她的声音是那样地阴寒,简直就如同是地狱之声,让我听了之后,全身每一块肌肉都情不自禁地想要发颤。

    头?不就在她脖子上吗?还找什么?但是,她的出现就已经处处透着诡异了,还能指望她的话中还有什么逻辑?

    “头呢?我的头呢?为什么找不到头在哪里?为什么一直找都找不到?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一直都找不到?”

    她自言自语地,目光终于从我身上移向了别处。她慢慢地爬了下来,慢慢地爬到了我的身前,慢慢地与我擦身而过,一点一点地向着楼下移动着。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地上的鲜血流了下来,浸湿了我的鞋帮。隔着裤腿,我的右腿外侧传来了一阵冰凉的感觉,她正紧挨着我的身体,与我擦身而过……

    就在她即将从我身边爬过的时候,突然间,下面传来了她的声音:“对了,顺便问你一下,你……看到我的头了吗?”

    “怎么找都找不到呀,究竟掉到哪里了呢?如果你知道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她声音低沉,喃喃自语着,尽管死气沉沉,语气中却依旧充满了期待,“或者,你能不能把你的头借给我?”

    我转过头去,低头向下看去,只见她也正扭过了头来,抬头看着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7kwx.>.7k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