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七十一章倒霉蛋
    刘依萍买的被单质量非常差,萧静雨对吃的那些没多少要求,但是床上用品她要求很高,必须是纯棉亲肤面料才行。

    可现在这时间点,也只好将就一下了,有时间自己去买一套好的换。

    她洗漱好,便早早上床休息。

    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其他原因,翻来覆去的很难入睡,而且感觉身上有些发痒。

    第二天,她是带着熊猫眼起床上班的。

    钱玉婷见她没精打彩的样子,关心的问道:“静雨,你是不是没睡好啊?要不请一天假休息下。”

    萧静雨摇了摇头,“没事,哪有第一天开工就请假的啊?”

    钱玉婷说:“也是哦,说不定还有开工红包呢。”

    她这么一说,萧静雨顿时精神了不少,为了那开工红包也得拼了。

    两人收拾好出门去了早餐摊买早点,萧静雨买了杯豆浆和一笼小笼包子,付了钱刚转身,一碗滚烫的米线淋在她身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孩低垂着头,不停地道歉。

    还好是冬天,穿得厚,要不她身上铁定会起泡。

    她看了眼站在面前的女孩,无奈的摆了摆手说:“没关系。”

    别人也不是故意的,只是衣服弄脏了而已,没道理揪着不放。

    “谢谢你啊。”

    钱玉婷买好早餐过来,看见萧静雨白色衣服上的油印皱了皱眉,问:“静雨,你要不要回去换下?”

    萧静雨看了看手机,叹了口气,“时间来不及了,等下回厂里去擦洗下算了。”

    吃了早餐到厂里,萧静雨去卫生间处理衣服上的污渍,刚出来碰到刘依萍。

    萧静雨不想和她打招呼,侧身从她身边经过,刘依萍伸手拉住她胳膊。

    声音冷冷的,“萧静雨,我警告你,你若出去乱说,小心被收拾。”

    萧静雨轻轻“哼”了一声,“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

    刘依萍没想到她会不怕,“你……”

    萧静雨打断她,“你不就是比别人多几个男人,可你得好好掂量掂量有几个男人愿意为你做犯法的事呢?”

    她长这么大还真就没怕过谁,她不爱惹事,但也不会怕事,别人惹着她,她也绝不会缩头缩尾的躲起来。

    大概是和她那几个不怕事的堂哥有关吧,从小到大他们都对她说,如有人欺负她,他们为她出头。

    只是二十多年来,她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自己解决的,没想过让别人为自己出头,没必要欠人情。

    刘依萍脸色苍白,气势弱了几分。

    “现在到处都是监控,没有过命的交情,别人不会傻到去犯法的。”萧静雨侧头看了她一眼,“就你那点事儿,你有兴趣做,不代表我有没兴趣说,怕脏了我的嘴。”

    刘依萍放开她,踩着几厘米的高跟鞋走进卫生间。

    还真是倒霉,一大早尽遇到糟心的事,但没想到的是,倒霉的事还在后面。

    下了班,她和钱玉婷去食堂,刚排到打饭窗口,被告知有饭没菜了。

    萧静雨回头对钱玉婷说:“看来倒霉会传染,害得你和我一起没饭吃了。”

    钱玉婷拍了拍她肩膀,“说什么呢?我们下馆子去。”

    走出食堂有段下坡路,钱玉婷走在前面,萧静雨一边走一边给路航回信息,脚下一滑,华丽丽的摔倒在地。

    钱玉婷听见响声,急忙转身扶起她,“摔到哪儿没?”

    “没有。”衣服穿得厚,倒是没摔疼,只是够丢脸的,那么大个人摔得那么狼狈,而且后背弄得很脏。

    钱玉婷眨了眨眼,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静雨,要不你还是回去换一张床睡吧,听别人说有人在自己睡的床上做了那事,是有些倒霉的。”

    萧静雨不是个迷信的人,但今天接二连三发生的事,让她也不得不有些怀疑,自己的倒霉会不会真和刘依萍有关。

    她想了想说:“那好吧,你去帮我点菜,我重新去买被单和棉絮,换一张床睡。”

    “嗯,好的。”

    还好,寝室里刚好有一空床位,只是正对窗户,玻璃坏的,晚上那冷风灌进来有点难挨,不过也比每天那么倒霉的好。

    萧静雨回寝室换了衣服,才去外面买被单和棉絮,她买好回寝室,钱玉婷也打包好饭菜回来了。

    钱玉婷看了看那破窗户,说:“静雨,这晚上会很冷吧?”

    萧静雨笑了笑说,“没事,找个东西把那破洞堵上就好。”

    萧静雨其实挺怕冷的,一到冬天她的手和脚像冰块似的,上学那会儿,一到冬天罗昊每天早上都会偷偷的塞给她一个暖宝宝,到了学校他又拿回去。

    每次,秦乐乐几人都羡慕得要死。对于他们家庭条件都不怎么宽裕的人来说,二三十的暖宝宝确实是有些奢侈,在偌大的学校里,还真没见哪个用过。

    后来,萧静雨还是听罗昊一个朋友说的,说罗昊为了买那个暖宝宝帮别人做了半个月作业挣来的钱。

    萧静雨为了回报他,偷偷的找萧母织毛衣剩下的毛线,学着织手套,花了好多天时间才织好。她兴高采烈的拿去送给罗昊。

    罗昊看着比他手小很多的手套,有些哭笑不得,心里却是十分开心。

    萧静雨嚷嚷着让他戴上看好不看,罗昊怕戴不上会让她失望,便说:“我回去再戴,好不好?”

    她眼神黯淡的看着罗昊,“不好,我就要看你戴,你是不是不喜欢啊?”

    罗昊伸手捏了捏她冰凉的脸颊,“傻瓜,你送我的,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我是舍不得。”

    “反正我不管,我就要看你戴。”

    罗昊没办法,只好用力往里面用劲,但手套实在太小,他的手一大截都露在外面。

    萧静雨难过的说:“我太笨了,我以为有弹性的,我以为你能戴上的,我……”

    她话还未说完,罗昊把她抱在怀里,也是第一次抱她。

    当时,她特别害怕,也特别紧张,但是却舍不得离开他温暖的怀抱。

    他轻声安慰道:“你不笨,你看你织得多好,好多女孩连织都不会织呢。”

    “要不我重新织一双给你吧。”

    罗昊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这才发现她指尖处有些乌青,是被织毛衣的针戳的。

    他心疼的拿到唇边吻了吻,“不用,我又不冷,你看我手是不是挺暖和的,不戴手套都可以的。”

    “那你戴不上,还是还我吧,我送你其他礼物。”

    罗昊扯了扯嘴角,坚定的说:“不还,哪有送人礼物又要回去的,我喜欢。”

    她抬头看他,眼睛亮亮的如星星一般,“我织条围巾给你。”

    他生气的说:“不许再织了,你看你的手指都成什么样了。”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有微微的颤抖,“没事嘛,才开始有点疼,现在都不怎么疼了。”

    “静雨,你送我礼物我很开心,但是我不想你受伤,那样我会心疼。”

    也是第一次听到一个男孩对她说,心疼她。

    长这么大,还从未有人说过心疼她的话,包括父母都没说过,那种感觉就像踩在云端,是一种很不真实的幸福感受。

    那天很美好,但也够倒霉的,罗昊抱着她那一幕正好被大嘴巴刘婶看见了,告诉了她爸妈。

    回去被萧妈妈狠狠骂了一顿,还让她们必须分手,后来是罗昊再三的保证,他说他不会在结婚前做伤害萧静雨的事,萧家二老才勉强同意他们交往,并立了好多条规定。

    不许走得太近、不许搂搂抱抱、不许亲吻、说白了就和普通的朋友没啥区别。

    罗昊走了之后,萧妈妈又拉着萧静雨再三叮嘱,无非是让她要自尊自爱,不要让她们在邻居面前抬不起头。

    罗昊回家也被罗爸爸修理了一顿,第二天他的腿上都有伤,也是过后好久,罗昊的弟弟偷偷告诉萧静雨的。

    本来就很普通的一件事,后来却在村里传开了,背后对她指指点点的人越来越多,说她不知羞耻,小小年纪不学好,和男生搂搂抱抱,说不定早就那什么了。

    过了一两年,她和罗昊的感情也一如既往的好,村里的人也见怪不怪了,潜意识里也默认了她是罗家的媳妇儿,也就没有人再说三道四。

    年少时的感情真的很美好,没有算计,也不计较付出,只是单纯的想对某个人好,认认真真的对待,也不在乎对方能回报多少。

    萧静雨每每想起那段青葱岁月,心里是又甜蜜又苦涩,那个曾经一心一意对她好的少年,早已不在。

    钱玉婷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静雨,静雨。”

    萧静雨这才如梦醒,“啊,对不起,我刚刚走神了,你说什么呢?”

    钱玉婷摇了摇头,失笑道:“你手机QQ一直在响,应该是你男朋友在找你吧。”

    “哦。”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果然是路航发的信息,一连发了好几条。

    钱玉婷把饭盒收拾好,提着走出寝室。

    记忆是很可怕的东西,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就像放电影那样时常都会在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放映。

    爱过、痛过、哭过、笑过、或许才是人生吧。

    她摇头苦笑了一下,自己的经历也够精彩了,若是时光可以倒流多好,她一定会加倍的回报对她好的每一个人。

    《爱情里的那点伤》来源:.7kwx.>.7k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