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六十六章结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7kwx.>.7kwx.

    初三萧静雨坐了早车去县城接路航。

    几个月不见,思念在心底疯长,见不着的时候好像没有想得那么严重,知道他要来了,那种想立马见到的感觉特别强烈。

    萧静雨都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看手机了,眼睛巴巴地望着长途汽车开过来的方向。

    坐在车上的路航和她是同样的心情,巴不得自己坐到驾驶位上去亲自开车,一路飞驰过去。

    开车的司机是个中年大叔,开得特别稳,也特别慢,路航给急得不行,问了好几遍要到了吗?

    还有多久才到?

    搞得一车人都用异样眼光看他。

    终于在六点三十分,车靠站停下,车刚挺稳,路航便迫不及待的穿过前面的乘,几步下了车。

    远远的就看见翘首以盼的女人,穿了一件修身的上衣,扎得高高的丸子头,下面是牛仔裤和小皮靴。

    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活泼又靓丽。

    刹那间,体内像是有股热流划过,望着路灯下的她,他几步走了过去,把她紧紧拥在怀里,低头在她饱满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人太多了,要不然他会深深吻她,以解这么多天的相思之苦。

    他拉过她冰凉的手放进上衣口袋,“这么冷,怎么不穿厚一点?”

    萧静雨低垂着头,“我穿了好几件了啊。”

    路航扬了扬眉,说:“是吗?等下我好好检查检查。”

    “我们现在去哪儿?”

    “先找个地方睡觉吧,我都困死了。”

    “哦,好吧。”对于路航的话,她倒是没有一点点怀疑,只以为他在车上没休息好。

    到了宾馆,门一关,萧静雨才知道这满肚子坏水的男人精神好得很,哪有一点点困的样子。

    每次见到她,路航都觉得理智什么的完全失控,转眼的功夫,他就把她压在床上。

    “我看看你穿了几件?”

    萧静雨无语的伸手压住衣服下摆,却抵不过他的力气,一会儿就被他剥了个精光。

    还好天气冷,他拉过被子把她裹在怀里,要不然真的会羞死。

    他不满的说:“你怎么又瘦了?”

    他好不容易把她喂胖了一点,这下摸着她后背又瘦了下来。

    萧静雨伸手捏了捏他的脸,“你还不是瘦了。”

    “我那儿没瘦,你感觉下。”

    流氓啊!

    她抵着他火热的胸膛,眨了眨眼说道:“路航,中午要请亲戚吃饭。”

    “哦,那还等什么,先让我吃了你。”

    路航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轻柔的吻着她的眉眼,很快被他带入幸福的天堂。

    过后,萧静雨拿着那盒才开封的套套,眨巴着眼睛问他,“这玩意儿你还随身携带啊?”

    路航看着她,老实的点了点头。

    萧静雨脸色微变,把那东西扔在一边,转过身用背对着他。

    路航不明所以的伸手碰了碰她肩,“怎么了?”

    “你心里明白。”她闷闷的说。

    路航彻底懵了,他明白什么?他又做错了什么呢?

    “宝贝,我做错什么了吗?”他抓了抓头发,心里急得不行,“哪里做得不对,你明说,我猜不到。”

    “你说你随身携带那个,是不是和别人用过?”

    晕!女人的联想能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比,路航哭笑不得的把她搂在怀里。

    一只手扣住她的腰肢,“说什么呢?我的心都在你那儿了,我还能和谁用啊?”

    萧静雨转身看着他,眼睛灼灼的,“没骗我?”

    “笨蛋,我的话句句属实,天地可鉴,除了你,我再没有别人。”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而且我说过我会对我睡过的女人负责,一辈子负责,所以不会再去睡别的女人,我没那么滥情,这辈子只爱你,只要你。”

    萧静雨垂眸,点了点头。

    “等等我啊,宝贝。”

    路航起床,拿过背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红色的锦盒。

    “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萧静雨迟疑的接过,打开了盒盖,一条闪闪发光的铂金项链印入眼帘。

    她问:“怎么想起买礼物了?”

    “你的生日礼物。”

    “今天又不是我生日。”

    路航拿过盒子,取出项链,坐在她身后,帮她戴在脖子上。嘴里责怪道:“还说呢?本该陪你一起过生日的,谁让你偷偷跑掉?”

    她伸手握着漂亮的心形吊坠,问:“那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你生日那天。”

    她回头看他,“你就这么笃定我们还会在一起?”

    路航把头放在她肩膀,轻轻说:“当然,我知道你爱我,而我也离不开你,分开只是暂时的,你注定会成为我一辈子的人,我也知道我一定会娶你。”

    萧静雨内心是震撼的,在离开之后,她真没有百分之百的确信,他们还会在一起。

    “路航,我不该什么都不说就走的。”

    “没关系,只是你走后我做了两件错事。”

    “啊?”萧静雨转身,没注意一下撞在他脸上,还好不是很严重。

    路航伸手揉了揉脸颊,“别激动,就是抽了很多烟和喝了很多酒。”

    “你不要命了?”她瞪着他,“你酒精过敏,还拼命喝酒。”

    他挑了挑眉,问道:“那你还离开我不?”

    “不了,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不离开你了。”

    “那好,我以后也不再喝酒,遇到重要场合非喝不可,必定先向你打报告。”

    萧静雨瞅了他一眼,不好意思的说:“我又不是要管你,只是你喝酒过敏的嘛。”

    路航把她的手拿到唇边吻了吻,“我喜欢你管着我,有人管的感觉特幸福。”

    轻轻勾起她的下颌,情不自禁地,路航低头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深吻。

    萧静雨适时推了推他,“别吻了。”

    “嗯。”看着她微红的双唇,他笑了笑,“大概有多少人?我打电话提前订餐。”

    “两桌差不多吧。”

    萧静雨起身收拾自己,时间过得挺快,没多久就十点多了,她们收拾好过去也就差不多了。

    路航已打通了电话,只听见他说:“对,是我。帮我订两桌,照着贵的菜点。”

    “你订的哪儿?”

    “你原来的店子,我也只有那儿的联系方式。”

    “哦,你打给程雪的?”

    “嗯,还早的嘛,宝贝。”他又躺了回去,还拍了拍床,“来,再睡会儿。”

    萧静雨摇了摇头,“我不睡了,你要是累就再休息下。”

    他看着她的眼神赤裸裸的,再躺下去,可能就不是睡会儿的事了,是又要被他睡了。

    “哎。”路航叹了口气,“我本来在心里默默发誓来的,说是逮到你要罚你下不了床的,你说你今天请什么啊?”

    他还一点没尽兴,更别说别的了?

    看着他欲求不满的样子,萧静雨在唇上吻了下,“乖啊,晚上弥补你。”

    “嗯。”路航起身,把她扣在怀里,在她耳边低低说道:“那好,你得像那晚那样。”

    萧静雨“呵呵”一笑,问他:“那你是不是还要吃点安眠药?”

    “你还敢说?有你这么算计自己男人的吗?”想到那晚睡得像死猪的自己,路航就气不打一处来。

    萧静雨吐了吐舌头,调皮的看着他,“人家不是没办法的吗?”

    路航伸手把她身子转过来对着自己,“你可以给我用春药,我不介意的。”

    “滚。”

    真是流氓!

    萧静雨起身给家里打电话,让父母通知亲戚去饭店。

    他们两人磨磨蹭蹭半天才退了房走出宾馆,到饭店的时候,亲戚都到齐了,萧静雨白了一眼路航。

    她让他快点,他不急。

    还让人等他们,真是尴尬。

    还好,父母招呼着他们入了桌,饭店又赠送了些小吃。

    萧静雨把路航带过去,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

    萧静雨担心他会不自在,没想到他应付自如,很快便和他们有说有笑。

    席间,丽姐走了过来,大方的说了些祝福的话,萧静雨的几个姨妈彼此看了看,有些心领神会。

    饭后,萧静雨去找程雪聊了会儿天,回来的时候,路航在她耳边神秘兮兮的说:“宝贝儿,你的姨妈们以为我们今天结婚了,还送礼给爸妈呢?”

    萧静雨吃惊的看着他,不信的说:“乱说什么啊?”

    “真的,我看见的,不过爸妈没有接,说只是请他们吃顿饭,彼此认识下而已。”

    “他们怎么会认为我们办结婚酒呢?”萧静雨实在是想不通。

    “是啊,哪有结婚这么简单的,要办酒也要办得风风光光的才行。”路航靠在桌边,喃喃说道。

    萧静雨瞅他一眼,说:“想早了吧?路先生。”

    “早什么啊?还有几个月我也二十一了,也就是明年我们就可以办酒了。”

    这时,几个姨妈和萧家二老吃好了,走了过来。

    小姨说:“路航,和静雨去我家玩。”

    小姨平时待萧静雨很好,看到路航的处事态度,也为萧静雨高兴,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人。

    路航站直身体,一改先前的慵懒样子,“小姨,今天就不去了,我才过来,还没去家里呢。”

    “那好,有时间让静雨带你来。”

    “好的,一定来拜访您和小姨父。”

    这时,其他几个姨妈和表姐妹也纷纷邀请,路航都礼貌的婉拒。

    萧静雨去收银台买单,丽姐对她暧昧的眨了眨眼睛,“你男人早买了,你以为他会让你买,让他那么没面子吗?”

    萧静雨说:“我买他就没面子哦?本来就是我的亲戚啊。”

    “这时候还分你的他的哦?你都是他的了。”丽姐拍了拍她的肩,“要跟着他走了吧?”

    “不会,我在省城,他还不知道会在哪儿上班。”

    “嗯,两人还是不要相隔太远,异地恋还是挺苦的。”

    萧静雨笑了笑,“距离产生美啊。”

    丽姐瞥她一眼,问:“美个屁,分开这几个月,你感觉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