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六十六章牵红线
    呆在他身边,哪儿也不许去,肯定是不可能的。

    萧静雨不喜欢吃软饭的男人,同样也不想做一个吃软饭的女人。

    萧静雨立马说道:“那肯定不行啊,我觉得那工作挺好的,我不想放弃。”

    路航知道她的脾气,一旦她决定了的事,没人能改变。

    而自己目前还不知道明年去哪里,让她和自己在一起也得先确定好地方才行。

    “那好吧,随你的愿,不过不许再删我qq,再拒绝我的电话。”

    “知道了。”她这久也很不好受的啊。

    路航笑笑。

    又叮嘱了她几句,才挂了电话。

    路航虽然很舍不得萧静雨和和自己天各一方,但是有时候有点距离,对感情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很多人都说两个人相处久了,就像左手摸右手,完全没了新鲜感,到他们结婚年龄还有一段时间,他一点不想平淡无奇的走进婚姻。

    分开,或许难过,但是彼此思念牵挂那又会为感情升温不少。他一点不怕萧静雨会变心,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和她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同样重要。

    萧静雨躺在床上,嘴角上扬。明明很晚了,但却没有睡意。

    失而复得的感情好像比才恋爱还要让人开心。

    明天就是春节了,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第二天,萧静雨并没有因为晚睡而赖床,她早早的起床,异常兴奋的做早餐。

    萧家二老起床便看见哼着歌儿做早餐的她。

    很反常,这几天一直没什么表情的人,今天居然起那么早,还哼着歌。

    难道是因为过春节而那么开心?

    不对劲儿!她二十六了,又不是六岁,过春节不至于让她这么开心,还收拾打扮了下呢。

    萧家二老对看了一眼。萧妈妈打破沉默,“静雨,起那么早啊?”

    萧静雨回头,眼眸含笑的说:“咦,爸妈您们也起来了?我早餐还没做好的呢。”

    萧妈妈问:“你好像有什么喜事?难道中奖了?”

    “中什么奖啊?您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不玩彩票。”萧静雨顿了顿,才说:“我和路航又和好了。”

    萧妈妈愣了愣,伸着头往她房间看了看,“路航昨晚来了?”

    萧静雨忍不住笑了,“没有,他打电话来的。”

    “一个电话就把你哄好了?”萧妈妈有些失望,“你们到底因为什么吵架的呢?我可告诉你啊,静雨,你可别太老实了,如果真是他欺负你,你不能那么容易就原谅他。”

    她该怎么说?

    他们本来就没吵架,他也没有欺负她。

    倒是萧爸爸开口替她解了围,“孩子都这么大了,自己有分寸,我们就别跟着掺和了。”

    “我这不是怕她心软吗?别人欺负了她,说两句好话就又好了。”

    萧妈妈一想到以前发生的那些事,一颗心就难受。

    萧静雨不想二老再误会路航,“那件事不怪路航,是我任性了,他还到处找我的。”

    萧妈妈埋怨的说:“你这丫头就是这样,到底什么事也不给我和你爸说,就一句分手了就完了。”

    “其实也没啥就是雷毅打电话去路航家里,说要找人对付他,他妈妈听了就吓坏了,然后就打电话给我嘛,问我能不能和他分开,就这样,我就走了。”

    萧静雨简短的说了一遍。

    “你这孩子,有什么也不告诉路航,这事还真是你不对,就雷毅那点智商,他能对付路航吗?”萧妈妈顿了顿又说:“还好人家路航不嫌你笨。”

    她这是被自家老妈嫌弃了?

    她笨吗?

    可能是有那么一点笨,也不至于他就嫌弃吧?

    萧爸爸帮忙把早餐端上桌,说:“和好了就好,总算是可以高高兴兴的过个年。”

    “嗯,他说初二三的会过来。”

    萧妈妈笑了笑,“过来好啊,正好见见亲戚,这次你的终身大事应该不会再变了。”

    她很确定的说:“嗯,不会再变了。”

    路航家里也喜气洋洋,路妈妈的病好了很多,加上路航和萧静雨和好了,可谓是双喜临门。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坐在一起吃了年夜饭,以往每年过年一家人都会坐在一起打打牌,今年路航收拾好厨房便躲进了自己卧室。

    路妈妈看着路阳说:“看你弟,人在心都不在了。”

    路阳说:“正常啊,前久一天失魂落魄的,还醉酒呢。”

    “还好,两人和好了,要不我可成了千古罪人。”路妈妈说完看向路爸爸,“说来也是怪你,做坏人就让我做。”

    路爸爸笑了笑,“是,都怪我,谁接到电话吓哭了?”

    路阳看着路妈妈,问:“妈妈,您真吓哭了啊?”

    “别听你爸乱说,我哪有?”

    “您应该打电话给路航或者和我说的,我们好歹两兄弟在那儿,有什么事可以互相照应的。”

    “我这不是怕路航一根筋,舍不得分手啊,不过静雨那姑娘确实不错,答应了我就自己悄悄离开,做事还是比较有原则。”

    路爸爸问路阳:“你见过静雨吗?”

    “没见过,路航宝贝着呢,工地上好多人都见过,但没带给我见过。”

    路爸爸不懂,“这是什么逻辑?”

    “他可能觉得我和她年龄更相当吧?”

    路航出来上厕所,正好听到路阳的话。

    “你乱说什么?二哥。”他怎么可能有那种想法?

    萧静雨怎么可能看上他?半天没一句话,沉默得跟什么似的。

    路阳问:“那你怎么都不带她见我呢?”

    “没时间,行不行?”路航难得和他争辩,还是上厕所要紧。

    信你个鬼!

    路爸爸说:“不过路阳,你看你弟都找女朋友了,你还大那么几岁,也应该找了。”

    “着什么急啊?”他也才二十三而已。

    “你不着急,别以后你弟的娃都八九岁了,你还单着。”

    路爸爸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一语中的,搞得他们老两口为路阳的终生大事操碎了心。

    “婚姻是看缘分的,缘分没来,着急也没用。”

    “你呀,就是太挑剔了,一下说胖了,一下又说瘦了,再不然就矮了。”

    “那也得走在一起配相才行吧?”路阳淡淡的说。

    路航上了厕所回去,特脑抽的问了萧静雨一句。

    “你会不会喜欢我哥啊?”

    萧静雨反反复复地看了看他发过来的信息,感觉他应该是发错了人。

    她问道:“你在给你哥牵红线吗?”

    路航看见她发的,顿时很生气,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还真有可能喜欢他哥?

    “我疯了?我给他牵红线。”

    路航瞬间化身成柠檬精。

    还把自己爱的人介绍给他?他脑袋又没坑。

    萧静雨:……

    萧静雨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躺在床上动了动,然后把头发别在耳后。

    “我以为你发错信息了呢?”

    路航一下明白过来,忍不住傻笑起来。

    “我乱说的啊,你别介意。”

    萧静雨说:“我很介意,你竟然问我这问题,你以为我那么花心的啊?见一个爱一个。”

    哼,当她是什么人了?

    路航弱弱地:“对不起啊,宝贝。我错了,真的错了。”

    萧静雨继续喷他,“哼,那你说你错哪里了?”

    “我不该问那么无聊的问题。”

    “不对,你错在没自信,你多好的男人啊,我怎么可能喜欢上其他人。”

    路航心情愉悦的哈哈大笑,心里得意的跟什么似的,看他的宝贝多乖啊。

    路航得了便宜还卖乖,问她:“是吗?那你说说有多喜欢我,都喜欢我对你做什么呢?”

    萧静雨透过屏幕上的字,似乎看到了某人色色的模样。

    她感觉很羞耻,可是有止不住地暗暗高兴,他对她说的那些话,其实也说明对她的爱,对她的念想。

    她微红着脸,“我要睡了,晚安!”

    “别啊宝贝,我好想你的,再陪我聊会儿。”

    “那你还乱说吗?”

    “我哪有乱说啊?爱本来就分为两种,一种是精神上的,一种是身体上的,而我们恰好两种都有,你说幸运不幸运?”

    也只有他路航能把这些事说得这么光明正大,好像不这样的爱情都不能称之为爱情。

    萧静雨倒从来没想过这些,她一直认为精神上的爱情高于身体上的,可自从遇见了他,她才知道这种双重的爱情更让人愉悦,也更难让人忘怀。

    会不由自主的想他,想关于他的一切。

    萧静雨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颊,她这是被他带偏了,她都在想什么啊?

    “你怎么不说话啊?宝贝。”

    “你睡着了吗?”

    “没有,不过我真的想睡觉了。”

    “哦,那你是不是在想我们那什么啊?”

    看吧,蹬鼻子上脸了!

    “没有,我才没你那么色。”

    “呵呵,你敢说你就不想?”路航可记得那晚她的热情似火。

    “不想,就不想。”

    “口是心非的傻瓜,不过我还有两天就过来了啊,到时候任你胡作非为。”

    她好气,好想打他啊。

    最后发了两个字给他:“晚安。”

    “好的,到时候我们解锁新姿势啊。”

    妈妈呀,怎么有这种没脸没皮的人?

    萧静雨把脸埋在被子里,好像说那些话的是她自己,感觉真没脸见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7kwx.>.7k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