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五十一章配与合
    “雨姐,那到底是该管还是不该管啊?”程雪疑惑的问。

    “这个得看对方想不想你管。”

    萧静雨也没有管过路航什么,在某些方面来说,她和杨希性格有点像,对待感情比较冷静,在外人看来确实没有那么热情。

    他们在外面溜了一圈,秦乐乐才和晏子舟出来。

    看着相偎相依的二人,总算雨过天晴了。

    路航和李飞也走了过来。

    萧静雨从包里拿了两千块钱还给秦乐乐。

    秦乐乐看了看她,“静雨,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说什么呢?借你钱那么久,说不好意思该是我。”

    “别这样说。”

    “晏先生,乐乐就交给你了,好好珍惜啊,若还有下次,乐乐可不会再原谅你。”

    晏子舟点了点头,伸手拉住秦乐乐,“我会改正,谢谢乐乐再给我一次机会。”

    萧静雨没再看他,转身对杨希说:“杨希,我帮你叫个车。”

    “叫什么车啊?我老公说他来接我。”

    “哦,那行,我们陪你等。”

    秦乐乐二人和她们挥手告别,看着晏子舟小心翼翼的把她扶上车,萧静雨才松了口气。

    程雪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雨姐,乐乐姐男朋友好帅又好有钱的样子。”

    “可不吗?要不她也不会那么纠结又那么容易原谅他了。”

    晏子舟长得不差,对秦乐乐也确实温柔体贴,就是爱玩儿,还有些懒散。

    但愿他能为了秦乐乐有所改变吧!

    也就几分钟时间,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几人面前,男人从车上下来。

    “希儿,等久了吧。”

    此人正是杨希的老公周成,长相一般,但气质却不凡,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杨希笑了笑说:“没有。”

    “你们好,我是杨希的老公,周成。”

    路航笑着对他打了声招呼,“你好!”

    “那我们就先走了,有空再聚。”周成挥了挥手,拉着杨希的手上车。

    “雨姐,希姐的老公是不是很有本事?”程雪毕竟是小女孩儿,对什么都充满好奇。

    她很想问的是杨希为什么会看上其貌不扬的周成。

    “应该是吧。”

    在那时能开豪车的都不是普通人。

    “难怪希姐会说钱比较靠谱。”程雪在一旁嘟嘟囔囔的说道。

    “小丫头不要对什么都好奇,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选择自然不同,选择适合自己的就好。”

    程雪点了点头,“也是啊,关键是彼此合拍。”

    配与不配不过是外界的最直观的看法,而合与不合则是两人相处之后才能感知的事。

    合比起配重要多了,再相配的两人如果合不来也是互相折磨。

    “雨姐,我们也先走了。”程雪挽着李飞的手对她说。

    “好的。”

    萧静雨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程雪他们离开的背影。

    路航上前拉过她的手,“怎么了?”

    “没怎么啊。”她笑了笑,有些勉强。

    路航伸手捏了捏她鼻子,“还说没怎么,一副没精打彩的样子。”

    萧静雨叹了口气,抓住他捏自己鼻子的手,问他:“路航,如果有天我像乐乐那样不理你,自己走掉了,你会来找我吗?”

    路航放开她的手,抬起手在她脑袋上拍了拍,“你敢一声不响的离开,给我试试看。”

    他的语气不好,很凶的样子。

    “我只是做个假设,你犯不着生气吧?”

    “静雨,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或者不对,你都可以说出来,我改。”路航看着她,双手搭在她肩上,“女孩子有点小任性我也能理解,但是一声不响的走掉我不赞成,感情经不起折腾,男人也有自己的事,没那么多时间去找去哄的。”

    他说的话很诚恳,但萧静雨却有些伤感。

    他的意思是如果自己走掉了,他没那么多时间找她,哄她。

    她说:“走吧,回去了。”

    路航把手拿开,握着她的一只手,“怎么不高兴了?”

    她一脚踢开路上的小石子,“我哪有不高兴?”

    “宝贝,是不是我说的话惹得你不开心了?”

    他有一眼看穿萧静雨的本事,哪怕她不承认。

    “没有。”

    “傻瓜,我再怎么也不会惹到你一声不响的走掉,我对你有多用心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感觉到了吗?我那颗为你狂跳的心。”

    “滚。”萧静雨缩回自己的手。

    “我不滚,要滚也滚到你身边。”

    “厚脸皮。”

    “肯定得脸皮厚些赖着你啊,要不你不高兴不要我了,那我怎么办?”

    “不要你了,你不正高兴。反正你也没那时间精力哄我。”

    “看吧,我就说你为那句话生气了。”路航叹了口气,“好吧,我错了。你若是走了,我天涯海角都会逮着你,然后狠狠惩罚你。”

    萧静雨小巧的鼻子皱了皱,“怎么惩罚我?”

    路航将嘴凑近她耳朵,“当然是让你几天几夜下不了床。”

    她推开他,骂道:“流氓!”

    “对付任性妄为的人必须流氓一点才行!”

    两人吵吵闹闹的到了家,路航拿了钥匙开门,萧静雨率先走了进去,正准备开灯,手被路航拉住了。

    门关上了,里面黑乎乎的一片。

    她被他压在后面的墙上,他的唇在她脸上、眉眼上、脖颈处游离,一下一下的,仿佛在对她说,他有多爱她。

    “宝贝,永远别让我找不到你,好吗?”他的声音低沉轻柔,却暗藏着些许不安。

    萧静雨这才觉得自己矫情了,没事问他那些问题干嘛,害得他也跟着胡思乱想。

    萧静雨,你真是有病!

    你已经二十六了,还以为是小孩子吗?路航说得对,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问题就应该当面解决,说清楚。

    路航见她迟迟不说话,也搞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么,从回来她就心事重重的模样。

    他低下头吻住她的唇,手也撩起她的衣服伸了进去。

    萧静雨一下惊醒过来,她把头偏开,逮住他作乱的手,声音颤抖的说:“路、航,不要在这里。”

    “好!”他轻轻抱起她,摸着黑把她放到床上。

    黑夜里,窗外的点点灯光照在床上,照在她脸上。

    她那双暗黑的眸子在灯光里晶莹剔透,路航一想到她的假设,心里就难受。

    明明知道她只是看到秦乐乐那样有感而发,可心里就是不安,她应该是爱自己的啊,虽然她很少说,但他能感觉得到。

    他躺在她身边,有些无力的问:“静雨,你会离开我吗?”

    萧静雨眨了眨眼,伸手摸到他的手,“你别乱想,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看吧,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作,害得他疑神疑鬼的。

    “那你答应我好不好,永远都不离开我。”他回握住她的手。

    萧静雨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这不公平,路航。万一有天你不喜欢我了,我难道还要死皮赖脸的跟着你吗?”

    这就是萧静雨,在感情里永远保持着冷静,绝不会让自己神魂颠倒。

    谁说的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至少她萧静雨不是,她永远清醒理智。

    他不知道该为她的理智高兴还是生气,他只知道自己拿她毫无办法。

    在这段感情里,他知道自己比她投入得多得多,但他不后悔。

    别人的女朋友都很粘人,半天不见会打电话夺命追踪,还要查手机通讯录短信什么的,可萧静雨很少主动给他打个电话,他的手机,她更是看都不看。

    他给她钱花,她也不要,就上次送了她两套衣服,她都说了又说。

    路航越想越烦躁,忍不住抓了抓头发。

    萧静雨侧身,拉住他的手,“路航,你别乱想,我真没想过离开你。”

    他看着她,“嗯,那今晚你主动好不好?”

    看吧,稍微对他好些,他就得寸进尺,顺着杆子往上爬。

    萧静雨脸迅速红了起来,软绵绵的说:“我、我又不会。”

    路航把四肢展开,悠悠的说:“来吧,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任你处置。”

    萧静雨看了看他,行吧,自己惹他不高兴了,那就自己主动一次。

    她心一狠,眼睛一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她小心的趴在他上方,摸索着吻到他的鼻子。

    路航看着她笨拙的样子,强忍住笑意。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唇才碰到他的唇,她的一下一下的浅浅的吻他。

    路航终于被她磨得没了耐性,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迫切的吻着她身体的每个部位。

    “我爱你,宝贝。”他埋在她脖颈处轻声低喃,“很爱很爱,爱得害怕失去。”

    萧静雨抬手插入他柔软的发丝里。

    “路航,今晚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很抱歉,你别放在心里,好吗?”

    他一下失去所有力气一般,重重压在她身上,他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就很想她能给自己一个保证。

    保证不会离开他,永远和他在一起。

    可仔细一想,就算是保证了又能怎么样,若是想离开还不就走了,谁又会去理那个曾经的保证?

    萧静雨被他压得透不过气,“路航,你起来。”

    “我不。”

    萧静雨被他气笑,“多大了?还那么幼稚。”

    “没多大。”

    “别闹了,好不好?我不会离开你,嗯。”

    “这还差不多。”他这才从她身上下去。

    “我去洗澡了。”萧静雨抓起一边的衣服胡乱穿上。

    “一起。”

    “谁要和你一起啊?”

    “你看你刚刚才说不离开我,这才一会儿又变卦了。”

    这人真是理解能力有限,萧静雨难得理他,穿上拖鞋去了卫生间,还没来及关上门,某人光溜溜的溜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