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五十章闹分手
    萧静雨听见手机铃声便醒了,她看了眼阳光明媚的窗外,再看了眼手机。

    果然,已经九点过了,还说是起来做早餐的,没想到一觉睡到太阳日上三竿。

    她按下接听键,喊道:“路航。”

    声音柔柔的,那端打电话的人露出浅浅笑意,“醒了?”

    萧静雨抓了抓凌乱的头发,“嗯,你关的我闹钟啊?”

    “嗯,想让你多睡会儿。”路航能想象到她此时有些气恼的样子,但他不后悔关了她的闹铃。

    “你不累啊?”

    昨晚的记忆袭来,萧静雨觉得他应该比自己还睡得晚些。

    “我是男人啊,赶紧洗漱好吃早餐吧,收拾好也差不多上班了。”

    “嗯,上班注意安全。”

    “好的。”

    萧静雨挂了电话,也忙着洗漱吃早餐了。

    时间也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萧静雨终于不用值班了,下班时间也比较固定了。

    这天,路航定好了餐厅,萧静雨打电话邀请杨希和秦乐乐,同时也喊了李飞和程雪二人。

    八点五十左右,萧静雨几人一起去餐厅。

    杨希和秦乐乐两人也正好刚到,萧静雨看了看四周,发现真只有秦乐乐一人,这不免有些意外,杨希老公一直是大忙人,没来很正常,晏子舟一直没上班呢,两人情深似海的,萧静雨打电话还特意让她喊上晏子舟的。

    “嗨,杨希,乐乐。”萧静雨上前招呼二人。

    杨希看了看她身后,眨了眨眼睛打趣的说道:“静雨,上次我就说他对你有意思的嘛,你还不信。”

    秦乐乐笑了笑没说话,她的模样有些憔悴。

    路航也上前自我介绍道:“两位美女好,我是静雨男朋友,路航。”

    杨希说:“你好!一听你请,我们就来了,我们可不气。”

    路航说:“当然不用气,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女朋友的照顾。”

    “得了,我们也没怎么照顾静雨,她一直是独立能干的女孩儿。”

    “杨希,乐乐,这是我的朋友程雪和她男朋友李飞。”萧静雨给她们二人介绍。

    秦乐乐笑了笑,“你们都成双成对的,今晚我和杨希也是一对,我们一点不羡慕你们的。”

    可她自己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苦涩。

    一行人去了包间,想着人多,路航订的羊肉汤锅。

    待都落座了,路航点了几瓶饮料,又问李飞,“这桌就我们两位男士,你要喝点酒吗?”

    李飞摆了摆手,“我不喝,谢谢!”

    “那就都喝饮料了。”路航想了想,又拿起菜单在萧静雨耳边说,“你看看再点点什么配菜。”

    杨希说:“吃了看吧。”

    萧静雨看了看菜单,又点了几样杨希她们平时喜欢吃的。

    “李飞,还没那么快上菜,我们出去抽支烟吧。”路航看了看几位女士,感觉他们似乎有话要说。

    李飞起身,随路航一起向外面走去。

    杨希对程雪说:“程雪,你应该比我们都小,以后我们也是你姐。”

    在这程雪和她们都不熟,但她们也不能冷落了她。

    程雪也大方的和她们打招呼,“两位姐姐好,平时都是雨姐照顾我,很高兴认识你们。”

    杨希和程雪坐在一起,两人很快便聊上了。

    萧静雨这才问秦乐乐,“你那男朋友怎么没来?”

    秦乐乐垂下眼睑,“别提了,准备分了。”她笑了笑,“找个比自己小的男朋友,太累了。”

    说完又看了看萧静雨,“当然,你男朋友和他不一样啊,他看起来很成熟。”

    萧静雨揽住她肩,“说什么呢,两人争争吵吵很正常的嘛,别动不动就说分手的话。”

    秦乐乐的话带着点怅然,“我也不想走到那一步啊,可你知道他对我说什么吗?”她看着萧静雨,眼里带着伤楚,“他说他找我是因为我比他大,比他懂事,但是不是找个小妈管着他,他妈管他已经够烦了,我还管他。”

    “也许那只是他的气话,你们还有两个月就结婚了呢。”

    两个已经打算结婚的人,因为一点小事而分开,似乎太草率。

    晏子舟说那些话也确实有些伤人,凭什么女的大些就应该无条件的让着他,他还是个男人呢。

    “静雨,我们还没结婚呢,他对我就那么不耐烦,你说结婚后,他怕是更变本加厉。”秦乐乐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又说:“哎,不说我了,能看到你幸福我也开心,总不能因为我那点破事,影响了大家心情。”

    “说什么呢?我们是好朋友,好姐妹,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可以分担。”萧静雨握住她冰冷的手,“乐乐,上次我见他对你还是挺好的,有些事好好说开了,也许就好了。”

    最主要的是,秦乐乐很爱他,要不也不会伤心难过成这样,她希望秦乐乐能和他和好。

    “哎。”秦乐乐叹了口气,“他对我确实也挺好,但就是太爱玩游戏,才开始我上班,他还能每天来接送,后来逐渐就不接我了。”

    杨希在一旁说:“乐乐,也许他是忙呢。”

    “他是忙啊,忙着上网打游戏。”秦乐乐眉头紧皱,“我也不是矫情,非要他接送我上下班,可是下班回去看到他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就忍不住怒气冲天。”

    越想越难受,秦乐乐心烦意乱地喝着茶。

    “静雨,我想喝酒。”秦乐乐又问杨希二人,“你们陪我喝吗?”

    程雪说:“陪,今晚我们都陪你喝。”

    萧静雨起身去拿酒,服务员也开始陆陆续续的上菜。

    她拿了酒回来,正好看到路航和李飞二人抽了烟过来。

    路航问:“你们要喝酒啊?”

    “嗯,乐乐心情不怎么好,陪她喝点。”

    路航转头对李飞说:“我们两棵绿树,今晚得好好把几位女士照顾好了。”

    李飞点了点头。

    程雪看着秦乐乐那受伤的样子,心情也有些低落。

    爱情,是个美好的词,但同时也最伤人心。

    秦乐乐一顿饭菜没吃多少,酒倒是喝了不少,看她有了醉意,萧静雨帮她换成了饮料。

    杨希劝道:“少喝点,没必要拿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

    这是秦乐乐的手机响起,她装作没听见,手有些颤抖的拿起筷子夹菜,夹了好几次都没有夹起来。

    萧静雨帮她把菜夹到碗里,“你还是接下电话吧。”

    秦乐乐把菜放进嘴里,手机没响了,过了会儿又再次响起。

    秦乐乐从包里掏出手机,递到路航面前,“来,帮个忙。你告诉他,我和他分手了,现在和你在一起。”

    路航皱了皱眉,没有接她手机的意思。

    “怎么?帮个忙也不愿意,我不会把你从静雨手里把你抢过来的。”

    “乐乐,别乱说。”萧静雨握住她的手,“有些事还是得自己去面对。”

    “你怕我抢你男朋友?”她的眼角滴下一滴泪。

    萧静雨拿过她手机,“我帮你接吧。”

    她按下接听键,那边传来晏子舟急切的声音,“乐乐,你在哪儿?”

    萧静雨看了看秦乐乐,“我们在忆海饭店,乐乐她有些难受。”

    “好,我马上过来。”

    秦乐乐拿过挂了的手机放回包里,“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一步。”

    她步伐不稳的站起身,萧静雨伸手扶住她。

    “乐乐,等他来了再说好吗?”

    “我和他没啥可说的,他不是不喜欢我管他吗?”秦乐乐手撑住桌子,“这样正好,没人管他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乐乐,你冷静点。”杨希也走了过来,站在她另一边。

    “我已经从他家里搬走了,不想再和他有什么交集。”

    难怪晏子舟那么着急。

    萧静雨说:“就算是要分手也该说开了,就这样不明不白悄悄溜走算怎么回事?”

    杨希拉着她坐下,说:“对啊,如果你们真要分,那就坐下来好好谈谈。”

    也就十多分钟时间,晏子舟满头大汗的找来了。

    “乐乐。”

    萧静雨见他来了,自动的把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

    秦乐乐没看他,淡淡说:“晏子舟,我们分手吧。”

    路航和李飞二人走出包厢,毕竟他们也不熟,留在这别人也尴尬。

    “乐乐,我错了。”晏子舟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我不该说那些话,再给我次机会好不好?”

    杨希看了看萧静雨,用眼神示意她出去,然后拉着程雪几人一起离开包厢。

    萧静雨说:“看晏子舟还是挺在乎乐乐的。”

    杨希说:“哎,这该死的情啊爱的真累。”

    程雪笑了笑,问杨希:“杨希姐,感觉你对爱情有不一样的见解。”

    杨希笑了笑,“我啊?我觉得钱比较重要,比爱靠谱。”

    大多数的人会认为杨希比较现实,可是爱情确实比钱更伤人。

    萧静雨说:“你老公可没有伤害你啊,杨希。你这样说不怕伤他心?”

    “给你说实话吧,静雨,他对我确实挺好,把钱也全交给我管,但是我不会对他付出全部感情,因为我怕他也会像其他男人一样受不住外面的诱惑,假如有天他变心了,我也没那么受伤。”

    不得不说杨希活得比较通透,爱一个人爱太深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还是应该留点来爱自己。

    “他都说我是最没良心的女人。”

    “也不是没良心啊,你又不是不爱他。”

    “嗯,可他觉得爱得不够。”

    “怎样才算爱得足够呢?”

    像秦乐乐那样管着晏子舟,他同样觉得不开心。

    “男人就是那样啊,你如果管完管尽,他会觉得你烦,你放手让他去疯,他又觉得你不在乎他。”杨希叹了口气,“反正我是不会过问男人在外面干些什么。”

    西墨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7kwx.>.7kwx.),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