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四十章大胆向前走
    路航又去医院外面帮萧静雨母女开了一间房,让她们晚上好去休息。

    九点来钟,萧静雨送他到楼下。

    路航张开双臂抱了抱她,“别太担心了,照顾好自己,我有空又过来。”

    “我知道的,你好好上班,不要跑来跑去的,我们这没事。”顿了顿她又说:“看你那么累,我也心疼。”

    路航喉头上下滑动,嗓音有些沙哑,“嗯,叔叔这边休息了,你就和阿姨去宾馆休息。”

    “好,开车慢点,到了给我打电话。”

    他弯下腰,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吻,“有事给我打电话。”

    萧静雨推了推他,“知道了,你回去吧,明天还上班呢。”

    路航笑了笑,才戴上头盔,对她挥了挥手离开。

    萧静雨回到病房,就听到邻床老太太说:“你家那女婿还真不错,人长得帅,对你个老爷子也真是上心,专门跑来看你,给你买那么多东西,连我们住一起的都跟着沾光了呢。”

    萧爸爸笑了笑,“是挺好的,工作忙还专门跑那么一趟。”

    萧静雨走到柜子边,把东西收拾好放在柜子里。

    “姑娘,这么好的男人得看好了啊。”邻床老太太说。

    萧静雨微微笑了笑以示礼貌,并没有说话。

    爱情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他对她好,她也会加倍的对他好,但是她不会去问他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干什么之内的话。

    假如有一天他不爱了,她也会尊重他的选择,主动离开。

    萧静雨和萧母安顿好萧父,便出了医院,去了路航开好的宾馆。

    刚躺下不久,路航给她打来电话,她起身接起电话,柔柔问他,“到了吗?”

    路航笑了笑,“嗯,刚到,你们回宾馆休息没呢?”

    “嗯,过来了,那你早些休息吧,明天还上班。”

    路航挑了挑眉,“宝贝,照顾好自己。”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一下让萧静雨红了脸,她轻轻地应道:“嗯,你也是。”

    路航挂了电话。

    萧母问:“他父母真不反对你们在一起?”

    萧静雨抬头看着萧母,“他们没有说什么,对我还可以,还给你们寄了水果。”

    “那就好,不过你还是得保护好自己,路航年龄还不到,结婚还早。”

    萧静雨自然知道母亲的意思,她咬了咬唇,轻轻点了点头。

    萧母关上了灯,屋里一片黑暗。

    黑暗中,萧母又说:“听说雷毅出来了。”

    “哦”,萧静雨听完有些隐隐不安,然而没过多久,她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做梦了。

    梦到雷毅找到了她,天很黑很黑,他把她逼到墙角,恶狠狠地看着她。

    “你跑啊?你他妈的和我离婚,老子弄死你!”

    萧静雨眉心紧蹙,吓得瑟瑟发抖,她找手机打电话,找了好久好久才找到。

    但是,她发现手机也变了,她拨不出号码,她绝望的想着路航来救她。

    “萧静雨,我告诉你,别想着逃跑,你逃不掉。”

    雷毅的脸变了,变成了一头恶狠狠的狼。

    她拼命的喊,但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发不出声音。

    雷毅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就在她感觉呼吸困难时,罗昊出现了,他拉开了雷毅,一拳打在了雷毅脸上。

    他把她抱在怀里,声音缥缈的说:“静雨,大胆的向前走吧,我不能陪你了,你会幸福的。”

    说完,他就化作一缕烟消失不见了。

    “罗昊。”

    梦醒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叫出了声。

    眼角还有未干的泪水,额头上冒出薄薄的一层冷汗。

    冰冷的月光照进来,她紧紧咬住嘴唇,浑身瑟瑟发抖,如寒风中的树叶找不到归宿。

    她把被子拉了拉,还是觉得好冷。

    萧母大概也累了,睡得很熟。

    萧静雨拿起手机看了看,凌晨两点。

    想到梦中的情景,她已没有了再睡的欲望。

    那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次梦见他。

    曾经她日思夜想,哪怕梦里能梦见他都觉得很是满足,可他偏偏不入她梦。

    她去他的墓地看他,还问他,“你怎么那么狠心,一走就走得彻彻底底,连我的梦,你都不曾来。”

    “你说过你爱我的啊,就算你人不在了,在梦里陪我也行啊。”

    “罗昊,我忘不了你,你就在梦里陪我,可好?”

    可是,不管她怎么祈求,怎么思念,阴阳相隔的两个人在梦里都不能相会。

    这时,他入她梦来,让她大胆的向前走,他是看好她和路航这段感情了?

    感情的事真够磨人的。

    早上,萧静雨买好早餐和萧母去医院。

    糖尿病人饮食上特别麻烦,很多食物都不能吃,萧静雨给父亲买的纯牛奶和荞饼。

    “爸爸,您好好休息,我回家一趟,下午晚点过来。”家里的猪和鸡没人喂,她得回去喂,萧母平时也不做这些,只好萧静雨跑一趟了。

    “回去就在家好好休息下,我这也没啥事,你就不用过来了。”萧父看着女儿憔悴的脸,心疼的说。

    萧静雨从包里掏出钱包,取了一千块钱递到萧母手里,“那好,您们中午买来吃,我明天中午给您们送饭过来。”

    萧母接过钱,“那你回去休息一下。”

    他们这次住院又得花不少钱,萧静雨的性格,萧母也知道,若是不要,她肯定不同意。

    萧静雨收拾好东西,便背着包离开。

    刚走出医院,准备搭车回家。

    “萧静雨。”

    陌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萧静雨转身看向招呼她的人,愣了愣,没想起来眼前的人。

    男人无奈地笑了笑:“我,郑宇。”

    “郑宇?”她实在没法和初中时候的他联想在一起,那时候他有些黑,个子也不高,如今的他好像脱胎换骨了般,高高的个子,皮肤都白了不少。

    “你看你这几年躲哪儿去了?同学聚会也不参加,连老同学都不认识了吧?”郑宇看着她。

    萧静雨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一直都在这边啊,只是每次同学聚会都有事,没有参加。”

    罗昊走了那两年,她把自己封闭起来,除了兰菲菲她们几个,她没接触任何外人,后来嫁去雷家,那日子也不好过,同学聚会倒是有人通知,但她还是没去。

    混成那样子,去了也是丢人。

    郑宇挠了挠头,有些腼腆的问:“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还好,你呢?”萧静雨也看着他,又说:“昨天我听你妈妈提起你,才知道我爸的主治医生是你妈妈。”

    “我也听我妈妈说了,我也就那样啊,将将就就过呗。”

    “我先走了,有空再聊啊,郑宇。”

    她现在也没心情和他叙旧,家里还一大堆事呢。

    “要不我送你吧?”

    “不用,我就在前面坐个车回去,很方便的。”萧静雨对他挥了挥手,拒绝了他的好意。

    毕竟,只是曾经的同学而已,没必要去欠那些人情。

    郑宇看着她的背影,曾经活泼开朗的小姑娘一眨眼就长大了,只是她看起来成熟了许多,有些世故。

    他心中有些酸涩的情绪漫过,他曾经偷偷喜欢她,但是她身边一直有一个高她们一届的罗昊守护着,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初中部所有的人都知道萧静雨是属于罗昊的。

    终归是无缘人,再见亦无缘。

    他叹了口气,才转身去了不远处的超市。

    萧静雨到家都九点了,家里猪叫得厉害,鸡飞狗跳的好不热闹。

    还好,猪草那些萧父备得多,也就半个钟,把猪和鸡喂好,才总算安静了。

    她刚洗好手,正准备扫下地,就听见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来,发现是路航打来的。

    “刚才干什么去了?我打了那么久才接?”

    “喂猪啊,鸡啊,狗啊……”

    路航的笑声传了过来,“嗯,还挺能干的。”

    “那是,就没有我不会的。”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得意的扬了扬眉。

    “我怎么那么好运,找了一个这么能干的媳妇儿?”清晨的微风拂动着路航额前的发丝,他坐在楼梯上,眼睛看着远处。

    “谁是你媳妇儿?你别乱说。”

    “你啊,还能有谁,”路航笑了笑,顿了顿又说:“宝贝,要不要我先去把房子找好?”

    萧静雨:……

    她真的忘了!

    她迟疑片刻,不知道说什么好。

    路航一时摸不准她在想什么,问:“你是不是后悔和我在一起了啊?”

    “当然不是啊,我只是觉得我们发展得是不是太快了?”她用力吸了口气,她真没做好同居的准备。

    短暂的沉默。

    路航的声音依然温柔:“静雨,我只是想好好照顾你,你看你瘦得风都能吹跑。”

    “那好吧!”她发觉自己没法拒绝。

    既然都这样了,再扭捏就矫情了。

    挂断电话后,萧静雨把屋里里里外外打扫收拾了一下,才起身走到卧室。

    翻出罗昊的照片,看了许久。

    她喃喃说道:“你希望我大胆的向前走,那我就向前走吧。”

    他是希望她幸福的,比所有人都幸福,曾经罗昊说过。

    “以后你就在我心底的小角落里了,罗昊。”她闭了闭眼,伸手轻轻触摸他的眉眼,“我要腾出位置来爱别人了,我要加倍对他好,因为他对我好。”

    一滴泪落了下来,她轻轻擦掉。

    人生就是如此,爱的时候甜甜蜜蜜,分开了让人肝肠寸断,罗昊便是她藏在心底最深处的人,曾经情到深处,却终究还是离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7kwx.>.7k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