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二十八章找她是我的福气
    车到站了,萧静雨还傻傻的云里雾里。

    路航浅浅一笑,拉着她的手下车,“还不想下车?真想坐过站走路回家么?”

    “啊。”她如梦初醒,跟着他的步伐下了车,这才发现确实到了,她也只是和他提过一次,没想到他就记住了该在哪一站下车。

    路航放开她的手,手指曲起在她脑袋上轻轻敲了敲,“你看你这么迷糊,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啊,看来以后你得随时随刻跟紧我。”

    萧静雨白他一眼,“没有你之前我也没走丢过啊。”

    路航懒懒地挑了挑眉,笑得有点坏:“那你肯定是被我帅晕了,才会那么迷糊。”

    萧静雨从没见过那么自大的男人,不过她也喜欢他的这份自信,因为在他自信的脸上能看到灿烂的笑容。

    两人走到十字路口,路航问她,“走哪条路啊,我可是第一次来呢。”

    她看着他,狡黠一笑,“你猜猜看。”

    路航侧眸看她:“猜对了有奖励么?”

    “哎呀,你快猜猜看嘛,看你能不能猜对。”她嘟着嘴,对着他撒娇。

    路航拉着她的手,选了中间一条路走。

    萧静雨崇拜的看着他,“你真厉害呢,一下就猜对了。”

    “小笨蛋,这很好猜的好吗?若是你家住左边我们不会在这站下车,若是住右边呢,我们可能会在前面站下车,这么明显的事还猜不出来吗?”

    萧静雨低头看到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指尖挠了挠他的掌心,小小声地说:“路航,能不能放开我啊,这段路到处都是熟人。”

    路航闻言轻哼一声:“怕啥?正大光明的谈恋爱,又不是地下情。”

    好吧,学他脸皮厚点。

    她任由他拉着走,这时碰到村里几个打完麻将回家的邻居。

    “这是静雨啊,几个月不见真是变样了呢,越来越漂亮了。”刘婶一边说,一双眼睛来来回回的打量着萧静雨和路航。

    “没有啊,刘婶,你们今天这么早就回家了啊?”

    刘婶笑了笑,“今天少打了一圈,这是你又找的男朋友吗?都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她的一个“又”字,让人听了多少有些不舒服。

    路航没有生气,笑了笑,大方的自我介绍,“对,我是她男朋友,我叫路航,很高兴认识你们几位长辈。”

    说完,把袋子里的零食提了过去,“我们路上买了一些吃的,大家难得走到一起,没事吃着玩。”

    几个女人不气的各抓了一大把,假笑着说了声,“谢谢!”

    路航淡淡回应,“不用气,都是乡里乡亲的。”

    “静雨,刘婶就觉得你是一个有福气的人,离了婚都能找到这么有礼貌,长得又好的男人,比之前那个强多了。”刘婶一边吃一边酸溜溜的说。

    她的话不言而喻,明里在夸萧静雨,其实是在提醒路航萧静雨离婚的事实。

    “看刘婶这话说的,我能找到静雨这么好的女朋友,那是我的福气,别人眼瞎看不到她的好,那是别人的错,总不能把这罪责算到我的人身上吧?”路航的一席话巧妙的化解了萧静雨的尴尬,也让有心挑衅的人闭嘴。

    “是啊,静雨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从小就是个乖孩子,若不是罗昊出了事,她也不会嫁给雷毅。”刘婶继续挑拨。

    萧静雨脸色变了变,罗昊始终是她心里的痛。

    她淡淡一笑,“人生变幻无常,谁也说不清自己会过什么样的日子,遇到怎样的人。”她停顿了一下,转头问刘婶,“圆圆姐呢?有空我找她玩去。”

    圆圆是刘婶的二女儿,娃娃才三个月大便离了婚。

    萧静雨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既然她喜欢找不痛快,那自己肯定也不会那么好说话。

    路航知道雷毅,但罗昊是怎么回事,他不清楚。

    可那些都是过去,他也不会计较。

    刘婶讪讪一笑,“你圆圆姐啊,这久都没在家。”

    说完有些难堪的分路,便往自己家去了。

    剩下的几个女人也对他们挥了挥手离开。

    人生就是这样,笑别人,其实自己不见得比别人过得好。

    “别人是见不得你好,所以才挑拨离间,这就是有些人的本性,别人越说我们就要越好,让她们去羡慕去嫉妒。”路航握住她的手,对她说。

    “前面就是我家了,路先生你紧张吗?”萧静雨侧眸看他。TV首发.tv. @@@m.tv.

    他放开她的手,理了理衣服,接着又拨拉了几下头发,问她,“怎么样啊?”

    萧静雨呵呵一笑,“很好的啦,不用紧张。”

    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这是第一次登门拜访,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这时,一条黑色的小狗摇着尾巴,“汪汪”两声朝萧静雨跑过来,热情的舔了舔她的脚。

    而后又去舔路航,路航吓得退了两步。

    萧静雨对着小狗招手,“丢丢,过来!”

    小狗看了看她,赖在路航脚边不走,讨好的用脚趾头去拉路航的裤脚。

    “你这只色狗,忘恩负义。”萧静雨瞪它一眼。

    “小笨蛋,还吃小狗的醋呢?”路航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问道。

    这时,萧妈妈听见狗叫声,从屋里走了出来。

    路航连忙把手放好,对着萧妈妈微微颔首,“阿姨,您好!”

    萧妈妈看了看他,“坐那么久的车累了吧?先进屋。”

    路航腼腆地笑笑,“还好,不怎么累。”他悲哀的发现自己能说会道的嘴现在不好使了,尽然找不到话说。

    他急得额头上冒了一层细汗,跟着萧妈妈进了屋。

    萧静雨走在后面,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路航将手里拎着的礼盒放到茶几上,道:“这是我给您和叔叔带的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这时,萧爸爸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着桌上的礼盒,说:“你人来就好了,花这些冤枉钱干嘛?”

    路航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微微笑了笑:“这也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第一次来我也不知道叔叔和阿姨喜欢吃什么,就随便买了点。”

    萧爸爸点了点头,嘴上说了些感谢的话。

    路航见二老都没有不高兴的样子,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紧张感减了不少。

    目光对上坐在对面的萧静雨,他勾起唇角,对她露出胜利的微笑。

    萧静雨挑了挑眉,意思让他别高兴得太早。

    萧爸爸用眼神示意萧妈妈,转头对萧静雨说:“静雨,你和妈妈去菜地里摘点菜回来。”

    萧静雨知道父亲的意思,这是要单独会审了呢,虽然不情不愿,但也不能忤逆父亲。

    只好呐呐的说:“爸爸,路航他有点晕车,你让他休息下哦。”

    萧爸爸看了看路航,皱了皱眉头,心里在想,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弱,坐那么远一点还晕车?

    路航见萧爸爸脸色变了变,马上说道:“我没事的,叔叔,我下了车就神清气爽了,你有什么活没做完,我看能不能帮上忙?”

    萧爸爸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明白萧静雨的意图,他对女儿摆摆手,语气有气不耐:“赶紧和你妈妈去摘菜,我还等着菜下锅呢。”

    萧静雨撇了撇嘴,对着路航扬了扬下巴,意思是你自求多福吧。

    萧静雨跟着萧妈妈去了菜地,也就是摘几颗小白菜,十分钟都要不到的事,可却硬是拖了半个钟。

    萧妈妈问她:“你认真的吗?”

    萧静雨乖巧的点了点头,“当然认真的,他对我挺好的。”

    萧妈妈说:“那他家里面会不会反对?”

    萧静雨蒙了,这问题她没想过,所以也没问过路航,因为她潜意识觉得路航能搞定这些。

    “静雨,我和你爸肯定也希望你能找一个稳重踏实的人过日子,但必须他家里人也不反对,真的看得上你才行。”

    萧妈妈顿了顿又说:“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他不会因为爱你而放弃他的家人,你也肯定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

    萧静雨果断摇头,语气坚定:“不会的,我相信他会搞定这些。”

    萧妈妈叹了口气,又问:“他多大啊?看着他好像比你小。”

    “二十。”

    “二十?”萧妈妈呆了呆,脸色一下就变了,“静雨,你这不是在胡闹吗?找那么个小孩做男朋友,你是不是晕头了?”

    “妈妈,他虽然年龄比我小,但他很成熟的,而且他对我也很好。”萧静雨蹲着拔菜,眼睛不敢看萧妈妈。

    “你这丫头真是鬼迷了心窍,别说我不同意,你爸也不会同意。”萧妈妈把菜放进篮子里,气呼呼的提着走了。

    萧静雨紧紧跟在后面,“妈妈,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他是不是真心对我好,我也有数。”

    “你有数,他现在或许对你是真心的,那以后呢?他能保证以后不嫌弃你比他大吗?”萧妈妈转身看着她。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反正我现在不想放弃,谁的婚姻能保证过一辈子呢?”

    “你已经离过一次婚了,这第二次必须得谨慎,若是不能过一辈子那就不要结。”

    “我知道的,先交往着看呗,反正他年龄也不够,两年时间也足够看明白一个人了。”

    萧妈妈叹了口气,“你都二十六了,你还以为自己年轻吗?还等他两年,你这丫头真是越大越不懂事。”

    “妈妈,这些我都知道,可我也不能因为年龄又随便找一个人嫁了啊,既然他喜欢我,对我好,那我等他两年也没什么,如果到最后真没在一起,那也是我的命,我一个人也能过。”

    听完她的话,萧妈妈算是明白了萧静雨的心,这丫头是真的爱上了那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