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二十四章可以做朋友
    “路航,我觉得自己其实配不上你的。”萧静雨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他始终有跨不过去的沟,但又控制不了自己向他靠近。

    “对不起,”她很真诚地道歉,“我这种身份的和你在一起,我始终觉得别人会看不起你,如果以后你遇到了合适的女孩,你可以告诉我,我会离开,只要你告诉我,我随时都可以走,真的,你是一个很好的男孩,我们其实可以做朋友的。”TV更新最快.tv.()/ m.tv./

    路航瞪着她,紧紧咬着牙关,他真怕自己忍不住狠狠地吻她。

    她说的是什么话啊?他看上了别的女孩,她可以离开,她当他路航是什么人?随时都会变心的负心男?

    她原来还没爱上自己,答应做他女朋友不过是被他缠得无奈的权宜之计?

    她压根就没想过和他过一辈子。

    路航觉得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整颗心都凉透了。

    路航把葡萄塞到她手里,他说:“你自己吃,我去睡觉了。”

    房里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张沙发,路航侧躺上去,用背对着她。

    他现在不想看到她,看到她大方的要把自己拱手相让,心里很不爽。

    她这是怪自己今晚没有救她吧?

    萧静雨不知道自己怎么惹着他了,看他不开心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回事。

    她看了看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背后,讨好地说:“你睡床上去吧,沙发太小了,你睡着难受。”

    路航没好气的叹口气,“你管我难受不难受,”转过身见她脸色不好,又觉得心疼,说,“快上床睡吧,我没事。”

    萧静雨问:“你不高兴吗?是不是生我气了?”

    “没有,我生自己的气,气我没保护好你。”

    萧静雨看着他的眼睛,软软的说:“我没有怪你的,是我自己笨,不该跑那里去。”

    路航撑着沙发坐了起来,问:“你对我有感觉吗?”问完又急忙解释,“我不是说那个啊,我是说你喜欢我吗?”

    萧静雨诚实地点了点头。

    路航感觉喉咙有点干,拿起桌上的矿泉水拧开,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那你为什么要我去找别的女人?”

    萧静雨想了一下,说:“我比你大那么几岁,说不定你以后新鲜劲一过,会发现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静雨,我很清楚自己对你的心意,我不是图新鲜,我是要和你过一辈子。”他看着她,继续说道:“我马上也二十了,我是成年人,我会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不是信口开河。”

    萧静雨认真听着,无辜又傻兮兮的看着他。

    路航不知道她听进去多少,又相信多少。

    他起身几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扣住她后脑勺,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路航不喜欢她一直猜测自己的心,总把他当没长大的孩子,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动作温柔却也不容她挣脱,一只手牢牢扣住她的头,另一只手握住她瘦弱的肩,全方位的吻着她粉嫩的唇。

    她身上的气息,清淡宜人,很容易让人沉醉。

    萧静雨被他亲的脸红心跳,路航把她搂在怀里,轻声唤她名字:“萧静雨。”

    她不知该说什么,靠在他胸前,轻轻应了一声。

    路航笑了笑,“我是男人,不是小孩,若不是一直克制自己,早把你吃了。”

    萧静雨脸都红透了,感觉红肿的那边更是热得难受。

    路航笑了笑,轻轻把她放开,勾起她的下巴,对上她的双眸,恶狠狠的说:“以后你若再说让我去找别的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要喝水。”她慌忙避开他的眼睛,准备起身。

    被他拉住坐在了他腿上,他嘴唇凑近她,哑着声说:“我这有,我给你。”

    萧静雨看也不看他,心里发虚的起身拿了瓶水走到沙发上坐下。

    要晕了,她真不能再拿他当男孩,完全是披着羊皮的狼。

    路航笑起来,露出几颗白白的牙齿,对她的反应抑制不住的高兴,说什么让他去找别的女人,真去找了,他不信她会不伤心?

    他亲她也没见她不高兴,骗谁呢?若她对自己没感情,她还不咬死他?

    看着她为了缓解紧张有一口没一口的喝水,他就忍不住想再次亲她。

    路航见她喝完水,对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萧静雨看了他一眼,问:“干嘛?”

    “没事,”他说,“就抱抱你。”说得一本正经,“我暂时不会吃你。”

    暂时不会?那意思是很快就会了?

    沉默了下,萧静雨到底还是走了过去,挨到他身边坐下。

    路航伸手搂住她的腰,把她抱到腿上,她柔软的发丝拂过他的脸庞,让他感觉到一阵心痒难耐。

    他淡然的说:“这样才算抱。”

    好吧,你说什么都对!

    路航满意的笑了笑,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说好的只是抱抱啊?

    她在心底叫道,到底还是没有推开他。

    亲了一会儿后,他才满意的离开她的唇,抱着她放在床上,顺手拿过床上的被子把她盖得严严实实,只留了小小的脑袋在外面。

    “赶紧睡啊,不许再撩我。”他声音沙哑低沉。

    要脸吗?明明是他自己撩她的好吗?反倒说她撩他。

    萧静雨转了个身,用背对着他,眼睛缓缓闭上,因为刚刚那一吻,感觉自己气息不稳。

    见她没反应,某人又厚颜无耻的问她,“那沙发太窄,睡着不怎么舒服,我可不可以睡床上啊?”

    萧静雨不敢招惹他,往床边移了移,还贴心的给他留了一半被子。

    路航顺从的爬上床,挨着她躺下,规规矩矩的留了点位置。

    翌日,萧静雨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拿起电话懵懵懂懂的接通,那边传来一阵哭声,她这才清醒过来。

    翻身爬了起来,路航不在。

    “静雨,求求你放过雷毅吧,他妈妈昨晚因为他进派出所,摔断了腿,你能不能原谅他这一次。”雷父悲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到她耳朵里。

    那哭声不用猜也知道是雷毅妈妈的。

    萧静雨咬了咬下唇,没有说话。

    “那畜牲回来,我一定好好教育,不会让他再来骚扰你,你就看在曾经一家人的面子上,放过他行吗?”

    一家人?萧静雨冷笑了一声,曾经他们有把她当作一家人吗?雷毅对自己拳脚相向的时候,他们冷眼旁观。

    这时候说曾经是一家人,真是好笑。

    “不好意思,国有国法,我不能知法犯法,犯包庇罪。”

    雷毅妈妈在电话那头哭天喊地,“我的天啊,毅儿这是做了什么孽啊?招惹这么个恶毒的

    女人,这是要害死他啊。”

    看来她腿断了也没多疼啊,还有力气在那边骂骂咧咧。

    萧静雨不想再听他们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并把手机设置了拒绝陌生人来电。

    像雷毅那样的人,萧静雨不想再把他放出来祸害社会,他既然有胆量做,那么就应该有胆量承受法律的制裁。

    说她冷血也好,说她无情也罢,她真不想再做让自己不开心的事。

    人生就那么短短的几十年,一再的去原谅别人,屈服别人,而委屈自己,那也太不值当了。

    路航买了早餐回来,看到她坐在床上发呆。

    “怎么了?洗漱好来吃早餐了。”见她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路航问道。

    萧静雨看着他微微一笑,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还有一点泛青。

    她起身,说:“没事,我去洗漱。”

    她从路航身边走过,路航顺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萧静雨下意识的让了一下,路航一手搂住她的腰肢,不高兴的说:“怎么还不让亲了?”

    萧静雨笑了起来,推了推他,“我没洗漱。”

    “我不嫌弃。”

    她逗他,“真不嫌弃?下次我吃点榴莲或者大蒜。”

    “你都能吃下去,我还不能吻下来?”

    好吧,他说什么都有道理。

    萧静雨洗漱好出来,路航已把早餐摆放好。

    有小笼包子、酸辣粉、煎饺、还有小米粥。

    萧静雨拿过小米粥,盛了一小勺放到嘴里。

    路航看她,问道:“你不吃酸辣粉啊?”

    萧静雨抬眸望着他,“我不吃啊。”

    路航叹了口气,“我看你上次买了,以为你喜欢吃呢。”

    “哦,上次是杨希和秦乐乐喜欢吃酸辣粉,我和兰菲菲不怎么吃。”她耐心的解释道。

    上次,她弄脏了他衣服,也许就是那一次造就了彼此的缘分。

    “好吧,那我吃了。”路航拿起筷子挑那味道有点浓郁的酸辣粉。

    他其实不喜欢吃酸的,但买都买了,总不能拿去扔掉吧。

    萧静雨见他不情愿的样子,笑了笑,“不喜欢吃给我吧。”

    路航挑了挑眉,把嘴巴凑过去,“喂我吃一口小米粥,我就吃酸辣粉。”

    幼稚!

    她心里这么想,还是盛了一勺小米粥到他嘴边。

    他尝了尝味道,感觉还不错,他又挑了一筷子酸辣粉喂到萧静雨嘴边。

    “来,你也吃一口。”怕她不吃,又说:“我都没嫌弃你,你也不许嫌弃我。”

    萧静雨:……

    她扶了扶额头,把酸辣粉吃了下去。

    最后,某幼稚男好像觉得很好玩,你一口我一口,直到吃完。

    萧静雨特无语,但还是惯着他,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把他惯坏。

    萧静雨觉得自己太没节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