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二十二章遇畜牲
    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过,每天上班下班,路航早上上班早,两人不会见面,也就只有晚上他下班早,每晚都会来店里接萧静雨。

    不值班的时候还好,九点钟两人就可以一起回去,遇到值班,就没有固定时间了,萧静雨让他不用等,可路航不放心,坚持每天都等着她一起回去。

    这天晚上,萧静雨值班,程雪下了班就回去了,路航九点钟发信息说还在加班,让她自己注意安全,到了给他回个信息。

    萧静雨打扫好卫生正准备回去,却收到程雪的短信。

    “雨姐,到海棠公园来,有惊喜哦。”

    萧静雨看了看,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程雪,电话响了两声没人接,她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她背上包,和几个一起值班的同事打了声招呼便离开店子,独自一人向海棠路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向四周望了望,初夏的夜晚有点凉,她穿的还是上班的裙装,风吹在腿上和手臂上起鸡皮疙瘩。

    也不知道程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事怎么会约自己去海棠公园呢?

    海棠路那段白天还热闹,晚上也没有什么人,越走萧静雨心里越闷得慌。

    哎,这丫头,月黑风高的把自己约那里去,若是没有惊喜,看怎么收拾她。

    萧静雨想道。

    这时一阵大风刮来,吹得那四周的树摇曳不停,声音似人在低低哭泣,听得人背脊发寒。

    不一会儿,萧静雨到了海棠公园,里面黑黝黝的,路灯的光很微弱,她看着心底发冷。

    此时,她觉得气氛也变得有些诡异,心底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正准备离开,有人从背后捂住她的嘴巴。

    “萧静雨。”如鬼魅般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响起,在这万簌俱寂的夜里,显得格外吓人。

    萧静雨知道是雷毅,她拼命挣扎,却挣脱不了,她只觉得整颗心如擂鼓般就要跳出来,后背一阵冷颤,感觉背脊冷汗直冒。

    她拼命让自己冷静,不能把他逼急,逼急了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她放弃了挣扎,任他捂住她的嘴。

    雷毅见她不再挣扎,拉扯着她往公园里面走去,边走边笑着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别怕,我就是想你了。”他的声音不大,但听得让人害怕。

    萧静雨没有被他固定的那只手垂在身后握成了拳,小腿却止不住的颤抖。

    “你就一点不想我吗?好歹夫妻一场,你怎么就那么狠心啊?”

    萧静雨“呜呜”两声,在心里把他骂了个遍。

    “我听说你找了一个男朋友是吧?”他冷笑两声,又说:“一直跟着我有什么不好?你偏要离婚,你那男朋友有什么鸟用,关键时候还是保护不了你。”

    萧静雨眼睛往左右看了看,左边有一棵大树,如果死命把雷毅往那边撞,自己逃跑的机会可能有百分之三十。

    雷毅在她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满足的吸了口气,“其实我很爱你的,哪怕你在床上……”

    萧静雨不待他说完,用力把他往大树那边一推,雷毅撞在了树上,捂住她嘴的手松开了,但是握住她手腕的那只手却抓得更紧。

    “救命!”

    她只来得及呼出一声,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脸上很快火辣辣的疼,脑袋也嗡嗡作响。

    雷毅的眼睛刹那间眯起来,他整张脸变得扭曲,“还想跑?救命?这里面会有人来救你吗?我告诉你,今晚你跑不掉。”

    说着间他手上力道加大,感觉被他握着的那只手臂都要弄断了一样,萧静雨咬紧牙关,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拼命向前跑去。

    可是下一秒,她的脚被勾住,萧静雨被重重摔到地上,还没来得及起身,身后的人飞快地压了上来。

    “你还想逃是吗?原本就属于我的,让我再睡一次,又何妨?”他在她耳边说道,说话间吐在脖颈处的热气让萧静雨想吐。

    她已经疼得没有力气反抗,身上的人死命压住她,她只能绝望的大喊。

    身上的雷毅开始狂笑,“你叫啊,萧静雨。平时你都不叫的,你叫起来,感觉还不错。”

    “雷毅,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犯法,你就不怕坐牢吗?”萧静雨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坐牢?我他妈的坐牢也让你抵命,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

    绝望从心底蔓延开来,她紧紧咬住下唇,眼泪包在眼眶里不让它往下掉。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路航怎么偏偏今晚加班?程雪又为什么会给自己发短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身上的背包已被他取下扔到一边,身后的撕扯还在继续,她拼命的呼喊,拼命的挣扎,逐渐精疲力尽……

    她感觉自己快要晕死过去,拼命咬住下唇。

    突然身上重量没有了,雷毅被一脚踹到了一边,他捂着胸口咳了起来。

    萧静雨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听着雷毅被打得惨叫。

    过了好一会儿,萧静雨才爬起来,双手环住自己,瑟瑟发抖的看着狠狠揍雷毅的男孩。

    带着浓浓夜色,他如盖世英雄般,来到她的身边。

    她朝他感激一笑,眼泪终于忍不住如洪水般涌了出来。

    雷毅被打得晕了过去,他才住手,脱下自己身上唯一的衬衣,搭在萧静雨身上。

    “雨姐!”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他捡起萧静雨的背包,伸手把她扶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萧静雨摇了摇头,在他的搀扶下走出公园,“谢谢你,李飞。”

    “不气,我终于像男人一样保护了你,可还是让你受了伤。”他的声音里有骄傲,也有自责。

    萧静雨张了张嘴,刚想说话。

    他温热的手指轻轻的把她额前的头发拨在脑后,看着她红肿的脸颊,声音哽咽,“雨姐,疼吗?”

    萧静雨摇了摇头。

    “李飞,能帮我联系一下程雪吗?”

    此时,她这样子回寝室肯定不行,唯一能联系的也只有程雪。

    “当然可以,你先到这边坐一下,我打个电话联系她。”

    李飞把她扶到一旁的椅子坐下,才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给程雪打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喂,李飞。”

    听得出那边程雪的声音有些焦急。

    李飞光裸着上身,却不畏寒气,背脊挺得很直,说:“程雪,雨姐在海棠公园出了点事,你能马上赶过来吗?”

    程雪的手机被路航抢了过去,他急切问道:“出什么事了?”

    他一边问一边拦停了一辆出租车,程雪跟着坐上了车。

    “差点被人侮辱!”李飞知道说话的是谁,此时心底既恨路航又嫉妒他。

    路航此时气息全乱,胸膛隐隐作痛,双臂收的很紧,捏着手机的手在发抖。

    几分钟的路程,仿佛过了一世纪,出租车刚停下,路航便拉开车门冲了下去,程雪付了车钱才跟着下了车。

    看着椅子上的萧静雨,路航红了红眼眶,一颗心仿佛被剑刺穿,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从下班路航就给萧静雨打电话,一直联系不上,后来他又找程雪,程雪打电话到店里才知道萧静雨下班走了,两人着急忙慌的四处寻找,正找得心急,就接到了李飞的电话。TV首发.tv. @@@m.tv.

    “路航。”一声浅浅的呼唤,把路航的心撕得粉碎。

    她双眼通红,娇娇弱弱的看着他。

    他的嘴唇动了动,却难过的说不出任何语言。

    他走到她面前,单膝下跪,手抬起想触摸她的脸蛋,那触目惊心的伤痕又让他缩了回来。

    “那畜牲呢?”他目光一滞,身子下意识一僵。

    李飞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她柔柔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算了,他已晕过去了,我不想你们为了他而犯法。”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他死不了,也不敢再惹出什么事来了。

    程雪问:“雨姐,你怎么会来这儿啊?”

    她脸上也很是担忧。

    萧静雨抬头看了看她,问道:“小雪,你的手机九点过的时候放在哪里?”

    程雪想了想,“我回去就找衣服洗澡,手机应该是在床上,雨姐,你打过我的手机吗?”

    可是明明没有未接电话啊?

    “是有人拿你的手机给我发信息,让我过来的。”

    “谁他妈这么狠毒?”程雪忍不住骂道。

    风又吹了起来,吹在身上凉嗖嗖的。

    萧静雨说:“好了,我们先回去再说。”

    她想把李飞的衣服脱下来给他,但李飞阻止了,“雨姐,你穿上,我先回去了。”

    路航见李飞光裸着上身离开,想要叫住他,但想到自己衣服太脏了,也只好作罢。

    几人叫了一辆出租车,程雪坐在副驾驶,路航护着萧静雨坐在后面,萧静雨脸上的、手上的伤让人看了更加心疼。

    “去派出所。”路航吩咐出租车司机。

    萧静雨抬眸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低下头来。

    路航脖颈间青筋冒起,一双眼睛通红,他在极力控制自己情绪。

    “静雨……”他低声唤了句。

    粗糙的手掌紧紧贴在她后背,像是要将人揉进他的胸腔。

    萧静雨轻轻应了一声。

    他将头埋进她肩颈处,好半天没有说话,有几滴泪落入她的脖颈。

    他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害怕过,如此心慌过。

    遇到多大的事,他都能从容的点一支烟。

    但今晚,他害怕了,也心慌了,他甚至想杀了那个伤她的畜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