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十三章霸道男人
    路航决定不再多想,走出店子却鬼使神差的进了药店买了烫伤膏。

    “哎,我不是看上了她,只是看在她主动承认错误的份上才给她买的烫伤膏。”路航自我说服。

    他再次走进早餐店,萧静雨安静地坐在凳子上,应该是等着店家重新帮她煮酸辣粉。

    她一只手托着下巴,眼睛渺茫的看向别处,看她的样子像一个历经风霜的旅人,双眸里是看破红尘的清淡。

    路航拿着烫伤膏走过去,停在她的面前,突然而来的阴影,萧静雨抬起头,疑惑地问:

    “你怎么又回来了?”

    路航把手里的烫伤膏递给她,“擦擦你手上的伤。”

    萧静雨没有接,淡淡拒绝道:“不用,这不严重,我这过两天就好了。”

    路航笑了笑:“可我等着穿衣服,你还是赶紧把你手治好,把我的衣服洗干净早点还我。”

    萧静雨,问:“哦,那这个多少钱?我拿钱给你。”

    呵,她还真算得清,这是怕自己缠上她?她越想撇清,路航越不随她的意。

    “这个啊倒是没多少钱,你若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可以请我吃饭看电影。”

    萧静雨笑了笑,说:“你可能误会了,我心里没有过意不去,谢谢你的药膏,衣服我会尽快洗好给你。”

    路航:……

    萧静雨付了钱,提着早餐拿起桌上的外套从路航身边走过,路航看着她的背影,气得咬牙切齿。

    “就是个没良心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能是好女人吗?”路航心里想道。

    萧静雨提着早餐回去,杨希几个已洗漱好,正打算出门觅食的样子,看到萧静雨手里的早餐个个都精神来了,迫不及待的从她手里拿过早餐。

    兰菲菲率先发现了她手里的男士外套,问:“买个早餐还赠送外套?”

    萧静雨将外套放在旁边,拿了一个小包子,语气淡淡的说:“不小心撞到人了,这不人家让洗干净还他。”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乐乐发现了她那烫伤的手,“静雨,手怎么还烫伤了?疼不疼啊?”

    萧静雨看了她们几人一眼,“没事,就是轻微烫伤,抹点药膏就没事了。”

    说完还拿出路航给她买的药膏,在几人面前晃了晃。其实,她挺感激路航的,每次他都不和自己计较,甚至还帮她。但是,她也明白能用钱解决的事,尽量不要欠人情。所以,她才拒绝请他吃饭和看电影。

    几人吃了早餐,原本打算出去玩的,兰菲菲接到刘建军的电话,说是倩倩生病了让她赶紧回去。杨希家里也有事,四人组合只剩下秦乐乐和萧静雨两人。

    萧静雨在回寝室的路上,问秦乐乐,“乐乐,你准备找什么工作?有地方住吗?”

    秦乐乐无所谓的笑了笑,“慢慢找呗,住我男朋友家里。”

    萧静雨看了看秦乐乐说:“看样子你们好事将近了。”

    都是成年人了,萧静雨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秦乐乐在社会上摸爬打滚那么多年,做什么事自有分寸,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

    秦乐乐笑了笑说:“我们试着往结婚方向发展。”

    朋友之间总是有种默契,有些话不用说太明白对方也懂,她们彼此之间没有虚与委蛇,只有坦率和真诚。

    萧静雨问:“那你们感情怎么样?他家里是什么样的态度?”

    秦乐乐扬了扬眉,有些小得意,“他父母倒是对我挺满意的,说我大他几岁正好可以管管他。”

    瞧见她眉飞色舞的样子,萧静雨心里替秦乐乐高兴,“那很好,只要你们二人感情好就没有什么问题。”

    秦乐乐偏了偏头,看着她,问道:“静雨,你说十年后或者是二十年后,他会不会嫌弃我比他大?”

    萧静雨想了想说:“那要看他对你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如果真心爱你肯定不会在意那些,感情的事还是随缘吧,想多了太累。”

    秦乐乐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了然的点了点头。

    很快,便到了萧静雨住的寝室。

    “随便坐,乐乐。”萧静雨扬了扬手里的外套,“我去把衣服洗了。”

    秦乐乐站起身,问道:“要我帮你洗吗?你手都烫伤了?”

    萧静雨回头对她笑了笑,“不用,这点小伤不碍事,我们农村姑娘哪有那么娇气。”

    秦乐乐笑了笑,参观起她住的地方来,两人住一间,待遇还是不错的,不像进厂,一个宿舍至少得住六人。

    “乐乐,桌上有水果,自己拿来吃。”萧静雨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

    “知道了,我才不会和你气。”秦乐乐拿着削好皮的苹果站在卫生间门口,边吃边和萧静雨说话,“静雨,你会找一个比你小的男朋友吗?”

    萧静雨搓衣服的手顿了顿,“应该不会吧。”

    她想起了李飞,这久总在她面前晃,帮她做这样,做那样,李飞虽然没有明说,但萧静雨也很委婉的拒绝,在她眼里李飞就是一个幼稚的小孩,感觉和男人还差好大一截距离。

    两人思想观念完全不一样,李飞眼里除了吃就是玩,完全没有那种过日子的概念,可自己马上奔三的人了,肯定不会对未来没有一点规划。

    听她这么说,秦乐乐忍不住想道自己和晏子舟到底能不能走到最后,在她所认识的朋友里,男孩比女孩小几岁的还真没有,自己这个另类能幸福吗?

    电话铃声打断秦乐乐的思绪,她折回床边,翻出自己手机,是晏子舟打来的。

    “喂,宝贝。去哪儿了?”晏子舟温柔深情的嗓音从话筒那边传过来。

    “我在姐妹儿这儿,找我有事?”

    “今天中午爸妈让我带你回去吃饭。”

    秦乐乐皱了皱眉,虽说他父母喜欢她,可是见面她还是有些紧张,有些不自在,“可以不去吗?”

    “你说呢?笨妞。”晏子舟顿了顿,又说:“把位置发给我,等下过来接你。”

    秦乐乐撇了撇嘴,委屈的说:“好吧,发你QQ上。”

    “别委屈,见下公婆有那么难吗?再说我爸我妈都那么喜欢你。”

    “好啦,就这样,拜拜。”秦乐乐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你不亲一下我?”晏子舟说的话只能说给自己听了。他握手机的手紧了紧,心想等见了面一定让她好看,竟然挂电话挂得那么快。

    秦乐乐歉意的看着正在晾衣服的萧静雨,说:“静雨,等下我也得走了。”

    “知道啦,未来的公婆招见,去玩得愉快。”

    秦乐乐被她那么一说,脸红了红,用手扇了扇发热的脸颊,“愉快个鬼啊,感觉很紧张。”

    萧静雨挂好衣服,转身看着她,说:“又不是第一次见面,还紧张呢?”

    秦乐乐苦笑一下,“你别看我平时嘻嘻哈哈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长辈就害怕,感觉说话都不利索。”

    萧静雨帮她分析道:“那肯定是因为你太在乎你男朋友了,若是不在意你肯定不在乎自己说什么,说错了也无所谓了。”

    秦乐乐想了想,“应该是哦,那我要怎么样才不紧张啊?”

    她抬起头,期待的看着萧静雨。

    萧静雨说:“你把他们当自己的爸妈就好了,你面对自己父母会紧张吗?”

    秦乐乐朝她伸出手,微微一笑:“静雨,你别说你这办法好,我试试。”

    萧静雨把手搭在秦乐乐手上,用力地握了握,说:“加油!乐乐,你一定会幸福的。”

    秦乐乐说:“静雨,你也一定会幸福!”

    真正的朋友,就是希望对方过得幸福快乐。

    二十分钟左右,萧静雨送秦乐乐下楼,在公路边见到了秦乐乐那鼎鼎大名的男朋友——晏子舟。

    秦乐乐介绍道:“静雨,我男朋友晏子舟。”

    萧静雨轻轻笑了笑,和他打招呼,“你好,晏先生,我是乐乐的朋友萧静雨。”

    面前的人,确实很帅,很符合秦乐乐的择偶标准,他皮肤很好,白得透明,五官细致深刻,眉目如画,身材比例也不错。

    晏子舟也淡淡一笑,气的说:“你好,我们家乐乐给你添麻烦了。”

    秦乐乐瞪着他,声音软软的说:“我哪有添麻烦啊?”

    晏子舟捏了捏她的脸蛋,“笨妞,昨晚不回来也不发个信息,我会担心的,好吗?”

    “晏先生,我现在把你们家乐乐还你了,再见!”

    萧静雨对他们挥了挥手,秦乐乐把晏子舟的手拉开,“静雨拜拜,有时间记得找我玩。”

    “好的,下次再约。”

    待萧静雨的背影消失不见,秦乐乐才上了车,她不高兴地看着晏子舟,说:“你怎么在我朋友面前动手动脚的?”

    晏子舟笑了笑,眼神温柔至极,“你还说,昨晚不回来就算了,还把电话关机,你是想急死我?”

    “我们几个约定好的嘛,昨晚谁都不许走,我猜你肯定要打电话给我,所以就把电话关机了。”

    晏子舟恶狠狠地说:“那你就不能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下次再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秦乐乐一点不怕他,嘻嘻一笑,“我以为你只顾玩你的游戏呢,哪知道你会担心我?”

    晏子舟被她直接气倒,闷闷的靠在椅背上,“合着你男人除了游戏就什么都不在乎了?那我找女朋友干嘛?”

    秦乐乐开心的笑了笑,伸手去捏他的脸,“好了嘛,我知道你最在乎我,游戏算什么?不玩又不会死。”

    晏子舟对她很是容忍,怕她捏不到,脸还往她那边伸了伸,宠溺的说:“对啊,不玩游戏不会死,哥哥没了你会死。”

    秦乐乐“嘁”了一声,“你哪门子的哥哥,比我还小三岁呢,叫我姐姐,记住了吗?”

    “不要,你可以选择叫我哥哥,也可以选择叫老公。”

     ̄^ ̄゜汗!

    秦乐乐对他特无语,这人明明就比自己小,却是比她霸道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