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九章有个自己的孩子
    程雪洗漱好不由分说的把萧静雨叫起床,萧静雨顶着两个黑眼圈无奈的看着她。

    还好,程雪还有一点人情味,帮萧静雨倒了一杯温开水。

    程雪看着她喝水,呆萌呆萌地问她,“你昨晚干嘛去了?怎么脸色那么差,还有黑眼圈,你是不是没睡好啊?雨姐。”

    萧静雨特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你睡觉有多爱动,一晚上都压着我。”

    程雪看向她,萧静雨特别认真的样子,不像说假话。

    程雪挠了挠头发,“哦,我都没感觉。”然后又讨好卖乖地说:“那你去帮我把行李搬过来,搬过来我就不挤你了。”

    “好吧,真是服了你了。”萧静雨起身换衣服,随口问道:“你和你妈妈说好了吗?”

    程雪照了照镜子,有些不满意的撇了撇嘴,“没有,你去帮我说。”

    事实证明了一件事,热心的人通常都很容易被人使唤。

    “好吧,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雨姐,你有化妆品吗?”

    萧静雨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

    她平时就用洗面奶洗下脸,有时抹一点滋润霜,从来不用什么化妆品。

    程雪白她一眼,叹了口气,说她:“你咋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脸呢?女人挣钱就是为了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你说,你钱都省来干什么?”

    萧静雨微微笑了下,“我就没钱,拿什么来省?”

    “呸,你就是笨,省来都被那渣男拿去了,也不知道好好心疼自己,对自己好一点,如果是我一定手撕渣男,打死他。”

    萧静雨笑了笑,“好啦,快点收拾好搬东西,等下上班迟到了扣你工资!”

    程雪哼了一声,还是忍不住说道:“雨姐,以后对自己好点,虽然你不打扮也不丑,但是谁不想美美的?”

    不丑是几个意思?马马虎虎过得去?

    萧静雨朝她伸出手,“走了,肚子饿了,吃早餐去。”

    下楼走进早餐店,正好林依依和苏蓉也在里面吃早餐,林依依看见她们两人,便招呼道:“静雨,程雪你们也来吃早餐吗?”

    萧静雨说:“是的,你们起得早一些。”

    林依依说:“过来一起坐。”

    萧静雨看了一眼苏蓉,苏蓉正在喝粥,连眼睛都没抬一下。萧静雨知道她这是还不高兴她呢,自己又何必自讨没趣。

    “不了,我们买了路上吃。”

    程雪见不得苏蓉那傲慢的样子,“什么人啊?……”

    萧静雨动作极快地把她往外拉:“走吧,买几个包子吃。”

    苏蓉抬头见萧静雨两人买了包子走了,对林依依说:“真不知道一个离婚的女人拽什么拽?”

    林依依看了她一眼,低头吃早餐没有说话。她觉得萧静雨还好啊,不知道苏蓉为什么总是针

    对她。

    “依依,我昨天去给那人要QQ号,他竟然不给我呢,不就一个农民工吗?还当自己是白马王子了。”

    林依依看了她一眼,说:“不给就不给吧,反正也不是你喜欢的王子。”

    苏蓉很不屑,“我还不是看他长得还可以,要不怎么会理他?”

    林依依只觉得有些好笑,苏蓉这明明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还努力为自己找借口。

    “好啦,上班去!”林依依起身付了钱,站在门口等苏蓉。林依依和苏蓉是同学,一起出来找的工作,平时关系也马马虎虎,她不太喜欢苏蓉的性格,但是苏蓉对她没得说,她也不太好拒绝苏蓉。TV手机端m.tv./

    程雪带着萧静雨回了家,进了家门,里面乱糟糟的,衣服袜子满沙发都是。

    程雪转头不好意思对她说:“我家就这样,你别见怪。”

    萧静雨没说什么,淡淡的笑了笑,意思是自己不介意。

    程雪看了一眼母亲的卧室,房门紧闭,看样子应该是还没起床,想到自己搬出去再怎么也要和她报告一声,要不程雪实在不想去敲她的房门。

    她走到门口吸了口气,又转身指着自己卧室对萧静雨说:“你可以先去我房间坐着等我。”

    程雪不想让萧静雨看见母亲起床的样子,她替母亲感到羞耻。

    萧静雨了然地点了点头,离开厅。

    程雪轻轻敲了敲门,她心想如果母亲没听到就算了,自己搬走了再打电话告诉她。

    没过多久,房门打开,程妈妈穿了一件吊带睡衣,胸前一片大好春光,里面什么都没穿。

    程妈妈淡淡的问:“回来了?”

    “嗯,我搬寝室去住。”

    程妈妈脸上有些不悦,说:“这里住着不好吗?搬什么寝室。”

    这时,床上的男人赤着上身起床,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穿了双拖鞋从里面走出来,看了一眼程雪,语气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小丫头回来了?”

    程雪没有理他,只是往后退了一步,心里恶心得不行,这里住着好,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男人穿条短裤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他也不怕被冻死?

    男人见程雪不理他,没再说话,直接去了卫生间。

    程雪说:“晚上下班晚了,回来不安全。”

    程妈妈斜着眼看了看她,“有什么不安全?你又不是第一天,再说你又不是什么大美女,谁会对你做什么?”

    程雪冷冷的笑了笑,“是啊,幸好没有遗传到你的花容月貌,要不和你有什么两样?”

    程雪真的庆幸自己长得一点不像她妈妈,虽然没有她妈妈漂亮,但是她很开心,很欣慰。

    程妈妈正想发火,萧静雨从程雪屋里出来,温柔的说:“阿姨好,程雪这周值班,您看这过春节,每天店里生意也好,晚上下班时间有点晚,昨晚我们下班都十二点了,回来也冷。您看您能不能让程雪搬寝室去住呢?”

    程妈妈看了一眼萧静雨,脸色变了变,才说道:“下班那么晚啊?你要搬就搬吧。”

    说完,便转身回卧室换衣服,轻声骂道:“这死丫头,有外人来也不说一声。”

    可她却忘了自己的男朋友在程雪眼里也是外人,从来没想过让外人注意下形象。

    程雪回到自己卧室关上门开始收东西,她真的一刻都不想在这呆了。

    程雪说:“雨姐,谢谢你!”

    萧静雨没好气的看她一眼:“谢什么?不就一句话的事。”

    程雪点了点头又摇头,苦涩的笑了笑,“你若不来说句话,我是搬不了的。”

    “傻丫头,说话呢是一门艺术,表达的意思虽然一样,但是换种方式说出来的感觉不一样。”

    程雪叹了口气,对她的话是懂非懂,“人活着好累啊,一句简单的话非要拐弯抹角的说一半天,也不管你愿不愿意,非要按她的意愿去做。”

    萧静雨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安慰的说:“不能接受的,只有自己慢慢的去改变,实在改变不了的就只有选择离开。”

    “雨姐,你说我们两个怎么就那么倒霉,你是碰到了一个倒霉男人,我是碰到了一个倒霉妈。”

    萧静雨帮她把衣服放进箱子,沉默片刻后,才说:“也许这就是命吧,但是我们也是幸运的啊,四肢健全长得也可可爱爱,比起那些缺胳膊少腿的不知道幸福多少倍,所以我们不能自暴自弃,要乐观的面对生活。我们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

    程雪说:“未来真的美好吗?”她眼睛亮了亮,又微微垮下肩膀,“我害怕有一天像我妈一样,讨厌她那样的人,又怕自己也会成为那样的人。”

    萧静雨苦笑,“不会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你想变成什么样的人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萧静雨发现自己劝人还是挺厉害的,就是好多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

    “雨姐,你那么好,将来肯定会有特别棒的男孩子喜欢你。”

    “我现在没考虑过那些问题,好好把眼前生活过好再说。”萧静雨现在对婚姻没抱任何幻想,她觉得再也做不到找一个人将就过日子,自己一个人挺好。

    程雪看了看她,扯了扯萧静雨的衣袖,小声地问,“雨姐,你是不是因为前段婚姻的失败留下阴影了?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女人还是要找一个可靠的男人才行的,不嫁人老了多可怜。”

    她说完又看了看房门,附耳过来,悄声说:“我妈还好有我,要不她老了,那些野男人谁管她?”

    萧静雨转头看着她。

    程雪点了点头,语气十分认真:“所以说,还是得嫁人,生个孩子,将来老了才有个依靠,你说,对不?”说完,叹了口气,侧身抱了抱萧静雨,“我给你说的都是真心话,没有男人可以,但一定要有个自己的孩子。”

    萧静雨默默看着她,“………”

    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没有男人,哪来的孩子?这丫头的想法真是奇奇怪怪。

    萧静雨想了想,不由得提醒她,“程雪,我可认真的给你说啊,你不能乱来,什么叫没有男人可以,一定要有个自己的孩子?”

    “哎,我是说如果我以后离了婚一定要把自己的孩子带走,才不留给那可恶的男人。”

    萧静雨真是服气了她的脑洞,“呸、呸、呸,别瞎说,你还没结婚说什么离婚,不许乱说,你将来一定会找到那个陪你一生一世的人。”

    “这不是未雨绸缪吗?再说又不是说什么就会发生什么,要是有那么准,我就天天说我要找个有钱有颜有身材又对我好得不得了的大帅哥。”

    “行了,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记住以后别乱说,有的时候好的不灵坏的灵,你可明白?”

    萧静雨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程雪愣愣的点了点头,心里暖暖的。

    还是雨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