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爱情里的那点伤 > 第八章客人不分贵贱
    包厢的人不是很多,萧静雨帮人下好菜便交代阿迪照看一下,自己去了大厅帮忙。

    今日天气比较冷,吃火锅的人比较多,大厅里只剩一张桌子空着,还有两张桌人走了,还没来得及收拾,几个服务员跑来跑去忙过不停。

    萧静雨去洗碗房拿了两个盆去收拾桌子,刚收完一张,还没来得及擦,领班带着几个工人走了进来。

    从他们的服装看,应该是干工地的,衣服鞋子上都是灰。

    萧静雨迎了上去,招呼道:“几位里面请。”

    她走在前面把几位工人带到空桌边,“你们六位,这张桌子刚好合适。”

    苏蓉指着那张没抹的桌子说道:“萧静雨,你这张桌子不是收拾出来了吗?你让他们坐这儿吧。”

    几位工人看了看自己身上,顿时明白了苏蓉的意思,人家这是嫌弃他们脏呢。

    萧静雨笑了笑,说:“你们就坐这儿,那张桌子有人预定了,等一会儿就来。”

    几位工人这才落座。

    年纪稍微大点的工人给萧静雨道谢,“谢谢你啊,小姑娘。”

    他们经常在外跑的人,又怎会不懂这些人情世故,他们因为那身衣服时常受人白眼,坐车都尽量往边靠,生怕弄脏了别人衣服。

    “不气的,你们先看看菜单。”萧静雨把菜单放桌上,又帮着他们倒茶。

    “老陈,你看都是你忙的,我都说回去洗了澡换身衣服再来……”

    老陈打断他的话笑了笑说:“我这不是看太晚了吗?等你们一个个收拾干净再来吃饭,人家服务员得多晚才下班。”

    萧静雨知道他们也是一片好心,工作本来就不分贵贱,穿得干净整洁的也不一定就多有素质。

    萧静雨拿起菜单,耐心的给他们说:“没事的,大哥,我这让厨房给你们上菜,你们不用着急,慢慢吃,我们有人值班的。”

    “姑娘,请问你们洗手间在哪儿?”一位年轻的男生站起身问萧静雨。

    “那边左拐直走!”

    “谢谢!”

    萧静雨把菜单送去厨房,苏蓉正站在传菜窗口和林依依说话。

    苏蓉说:“不知道有的人怎么那么爱装,就几个穷农民工还当上帝一样。”

    林依依说道:“苏蓉,只要顾就是上帝!”

    萧静雨没有理会苏蓉,把菜单递到厨房,“8号桌菜单,红锅中辣!”

    林依依招呼道:“静雨!”

    萧静雨拍了拍林依依,没有看苏蓉,“你们忙,我先过去了。”

    苏蓉看着萧静雨离去的背影,不满的说:“工作服也不穿,当自己是老大了?不知道穿成这样想勾引谁?难道是想找个农民工?”

    这话正好让端菜回来的李飞听到,他不气的把菜盘往苏蓉的面前一扔,“你嘴怎么就那么臭呢?雨姐的衣服是被我泼到油才脱的,我看你那妖精样才想勾男人。”

    苏蓉的脸白了白,“说你了吗?关你什么事?”

    “你说雨姐就是不行,就关我的事。”

    苏蓉嘴巴一撇不依不饶的说:“还你雨姐呢?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林依依拉着苏蓉衣服,劝她,“别闹了,苏蓉,少说两句我们快回去,你看静雨在那忙不过来。”

    李飞瞪着她的背影骂道:“神经病!”

    郑宏涛端着菜看了眼李飞,随口问道,“谁惹你了?气呼呼的。”

    “苏蓉那只疯狗!”

    “你小子没事吧?和一个女的计较啥,别发呆了,快去端菜,老子都忙不过来了。”

    苏蓉回到大厅,被李飞骂了心里很不舒服,嘴里低声骂着没注意和人撞在了一起。

    “不好意思!”男生的声音在苏蓉头顶响起。

    她抬头一看,是一张挺好看的脸,额前的短发微湿,就是那身工作服有些脏,很明显他才去洗手间处理过,但是还是有些痕迹。

    苏蓉呆了呆,说:“哦,没关系!”

    8号桌人在那边喊了一句,“路航,快来吃饭了。”

    男生微微一笑对着那边应道:“来了!”

    苏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的小花花瞬间开放。

    真帅一男的!看那岁数也不大,陆航?名字也怪好听的,声音也不错。

    苏蓉走过去对萧静雨说,“静雨,你去忙你的吧,这桌人本来就是我的,不好意思再麻烦你。”

    她前后的态度相差太多,萧静雨不明所以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去了别的桌子。

    苏蓉一双眼睛毫不避讳的盯着叫路航的男生看,越看是越好看,越看是越喜欢。

    他吃饭的样子也好看,很斯文并不像干工地的。其他几个在喝酒,他只要了一瓶饮料。

    苏蓉见他没茶了,赶紧提着茶壶过去为他倒茶,完全忘记了他那身脏衣服。

    路航见苏蓉站在自己身边没有离开的意思,皱了皱眉说道:“谢谢,我这不用了,你帮其他师傅倒一点。”

    苏蓉笑咪咪的看着他,温柔的说:“不气的!”

    老陈急忙说道:“我们自己来,姑娘你去忙你的。”

    他们才来时,苏蓉那嫌弃的模样老陈记得很清楚,他不想她服务,给自己找不自在。

    苏蓉看了他一眼,心想你不想我给你倒,我还不想倒呢。要不是看在陆航面子上,谁爱搭理你。

    忙了一天下来,萧静雨累得不想动,吃了晚饭便收拾东西离开。

    她提着包和程雪准备出门,才发现外面飘起了小雨,还好住得不算远。

    程雪说:“雨姐,下雨了。”

    “没事,你今晚要不别回去了。”

    程雪眼睛弯弯的看着她,“真的啊?你让我和你睡。”

    “要不呢?你想和谁睡啊。”

    “和你睡,和你睡。”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寝室方向走。

    李飞在后面喊道:“雨姐,等一下。”

    萧静雨和程雪转过身,看着李飞、郑宏涛和邓剑三人。

    萧静雨问:“有事吗?”

    “雨姐,今天真是不好意思!”

    萧静雨大大方方地摆了摆手,“我当什么事呢,别放心上。”

    “雨姐,你看下雨了,我的衣服你穿回去吧。”李飞边说边脱自己的外套。

    “不用,我住得近。”

    李飞有些手足无措的解释道:“雨姐,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把你衣服弄脏了,怪不好意思的。”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原本没多想的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快回去休息吧,我们就住前面!”

    萧静雨拉着程雪走了,郑宏涛和邓剑看着李飞。

    郑宏涛问:“我没别的意思,别的意思是什么意思啊?”

    李飞气死了:“我做了错事不该赎罪吗?”

    邓剑说:“李飞,你年龄还小,雨姐看不上你的。”

    “你有病啊?我就当她是我姐,我哪有看上她。”

    郑宏涛看着他跳脚的样子,继续火上浇油,“还为了她和苏蓉吵架。”

    “难得和你们两个说,流氓!”

    李飞气得冲到前面去,丢下郑宏涛和邓剑两个,他就不明白了,怎么就不可以对异性好一点点了,非得就是爱情了。

    回到寝室,萧静雨和程雪洗漱好躺在床上。

    程雪一上床就呱啦呱啦的说过没完,萧静雨是真后悔把她捡回家。

    “雨姐,你说李飞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萧静雨:“瞎说啥?人家就是个孩子,和你一样大,怎么可能看上我。”

    然后程雪又说:“和我一样大那也是成人了,你看啊我这么喜欢你,说不定你就招我们这属相喜欢。”

    萧静雨叹了口气,摸了摸额头,“别胡说,他是觉得今天泼我一身油有些不好意思。”

    程雪想了片刻,又说:“就算他喜欢你,你也肯定看不上他的。”

    萧静雨彻底的无语,这都哪跟哪啊?

    “雨姐,今天苏蓉给人要QQ号了。”

    萧静雨急忙捂住她的嘴巴,压低声音说:“祖宗,她就住外面那屋,你是想和她半夜不睡觉而吵架吗?”

    程雪拉开她的手,把被子拉来盖住头顶,“她可真是有趣,才开始看不上农民工,后来又去找人家要QQ号。”

    萧静雨拉开被子,“睡觉,不许再说话!”

    程雪吸了口气,低声问道:“你猜她要没要到?”

    萧静雨:……

    她好想去找针线,把某人喋喋不休的嘴缝上。

    “不过那男生长得还真不错,身材也还可以……”

    “我去趟卫生间!”萧静雨实在无法忍受程雪的话多,只好起身把那全是油的外套拿去洗。推荐阅读TVm.tv./.tv./

    她洗好衣服,将衣服挂好才折回卧室。

    程雪的睡姿还真是豪迈,占了一大半,萧静雨在床前站了几秒,才从箱子里拿出一件厚衣服当枕头,睡在了床的另一头。

    一晚上,萧静雨都睡得模模糊糊的,刚要睡着程雪的脚又搭了上来,直到快天亮才睡着。

    感觉没睡多久,程雪起床上厕所,看到她睡在另一头,很惊奇地问:“雨姐,你怎么睡那头去了?”

    萧静雨睁开眼,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你醒啦?我再睡会儿。”

    程雪穿着拖鞋走了两步说她,“你怎么那么懒?还不想起床,我还想让你去帮我搬东西呢。”

    萧静雨听了哭笑不得,她都是拜她所赐好吗?这没良心的丫头还说她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