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仙女的苏撩先生 > 第12章 高冷中
    “啊啊啊!小姨夫你太酷了!!!”

    时蜜双手捧着贺嘉誉从白黎之那儿带回来的手链,从楼下跑到楼上、再从楼上跑到楼下,俩小辫狂飞舞,俩脚也狂捣腾。

    “啊啊啊啊!小姨小姨!!”时蜜又跑到她小姨时姜心面前又蹦又笑:“小姨,蜜宝和你说,你嫁对人了,你绝对嫁对人了!我小姨夫,我们贺总,我们贺贺的爹,绝对是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姜心用棉签挖着耳朵头疼说:“哎哟哟,老贺,你快点把这只‘鹦鹉’给我拎出去扔了,太闹腾人了,我嫁没嫁对人还用你告诉我?”

    贺嘉誉知道姜心不喜欢他养鹦鹉,这是一语双关呢,有点尴尬地挠了挠鼻子。

    时蜜嘿嘿嘿笑,伸出手腕来:“小姨你帮我戴上。”

    时蜜没完没了了,还扭腚嘚瑟:“小姨你知道吗,这是我偶像送我的,我偶像是白黎之,这是白黎之送我的哦,白黎之还祝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

    “瞧瞧,咱们对这只‘小鹦鹉’再好,都不及她偶像送她一条手链高兴,”姜心语气酸酸的,为时蜜戴上手链,又笑了,“别说,这条手链是挺好看,和蜜宝挺配。”

    手链是K金细链,上面间隔着有小珍珠、星星、月亮,就好似月亮繁星围绕着中间儿的珍珠,谁戴这条手链、谁就是中间儿的那颗珍珠似的。

    时蜜是暖白皮,特别适合这种金金亮亮闪闪发光的首饰,手腕细,皮肤又白,戴起来特好看。

    时蜜笑得露出了虎牙和左半边的酒窝,嘴特甜的再次感谢贺嘉誉:“小姨夫,你下半年绝对能赚大钱。蜜宝的嘴是开了光的,保准说啥中啥!”

    贺嘉誉失笑说:“行,借您这小祖宗的吉言。”

    能得到喜欢的人的礼物,时蜜是真高兴,高兴到嘴都合不拢,呲牙笑着。

    这不仅是礼物,她还可以当做是“定情信物”啊!

    姜心瞧着时蜜的高兴样儿,有件事想提又忍着没提。

    直到时蜜在家吃午饭时,姜心终于柔声提起:“宝贝,妈妈的纪念日要到了,你那两天要是失眠睡不着的话,一定和小姨说,小姨带你去开药。”

    “妈妈的纪念日”,是时蜜妈妈的忌日。

    时蜜妈妈是在时蜜十五岁那年去世的。

    时念桃在去世前就患了癌症,但不是晚期。

    原本时念桃还能活几年的,可那时因为意外突然离世了。

    无论是时蜜,还是乔焱,在那个时候都没做好心理准备,有很多心里话没说,有很多事没来得及做,突然就失去了她,时蜜和乔焱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打击大到要接受心理医生的疏导和吃药。

    时蜜这两年好了很多,但每到妈妈忌日的那阵子,她还是会失眠睡不着。

    时蜜不想让小姨担心她,没有躲避小姨的目光,她抬头乖乖说:“行,小姨您放心吧,我要是有事的话,肯定和您说。”

    姜心伸手轻揉时蜜的脑袋:“宝贝乖。”

    时蜜又说:“回头我再看着点我爸,我爸要是有什么不对劲儿的,也都告诉你们。”

    贺嘉誉看着小外甥女,给她碗里夹了块肉:“蜜宝长大了,也懂事了,小姨夫奖励你肉吃。”

    时蜜弯起眼睛笑,元气满满的样子:“小姨夫你要不先把法拉利还给我吗?”

    贺嘉誉留着法拉利要逗她玩呢,拒绝得干脆:“不能。”

    时蜜:“……”

    时蜜继续吃饭,一边余光瞟着手腕上的手链。

    她喜欢白黎之,不是没有理由的。

    她曾经见过他,那是和如今不一样的白黎之。

    他那时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他有些虚弱,但说话很温柔,笑起来很暖,还有点撩人。

    至于他为什么穿病号服,那是他们的秘密。

    她意外知道了他的秘密,他当时还对她笑说了一句:“小朋友,不要告诉别人啊,这是我们的秘密。”

    不过白黎之早就忘了,因为他都没有认出她来。

    他带她走出那道难过的坎儿,他让她重新笑起来。

    而且因那个秘密,只有她知道白黎之有多好。

    她喜欢他,不只是因为白黎之的颜值,还因为她知道白黎之有多好。

    时蜜想着想着,忽然又想起白黎之副驾驶的那个女人和车里的香水味。

    虽然小姨夫说白黎之还没有谈恋爱,但她的危机感不断攀升着,已经到达峰值。

    再不追就要来不及了!!!

    她要表白!!!

    *

    周楚楚在物业和院里为猫贴了找主人的失物招领,这一周来没有任何主人联系过她。

    时蜜随着每一天都没有主人来找猫,她更坚信这猫是属于自己的,学习各种养猫小贴士,频繁往宠物医院跑,去看她的哈哈。

    除了即将养猫猫,时蜜开始干起对她来说人生中最有史诗意义的事。

    她面红耳赤了一晚上,最后决定把脸扔屁股后面,坚决不要了,狂追白黎之。

    半决赛这天早上八点,时蜜打车去白黎之家门口,打算装偶遇。

    她是从小姨夫那里问来的地址,意外发现白黎之家离楚楚家还挺近。

    出租车到达附近后,时蜜搬着后备箱里的折叠自行车往白黎之家骑,蹲点等人。

    她自行车左车把上挂着早餐,右车把上挂着玫瑰花,车筐里还有一盒巧克力。

    打算告白!!!

    *

    白黎之上午十点拎着鸟笼子出门,朱乐来接他,看见白黎之的鸟笼子诧异不已:“白老师?什么情况啊?”

    里面像是只鹦鹉,彩色的毛,有灰色绿色黄色红色的毛,正在扑闪翅膀叽叽喳喳叫着。

    白黎之显然已经被这只鹦鹉吵得头痛,鸟笼子递给朱乐:“贺老板买的,先去公司还给贺老板。”

    贺嘉誉的太太不让养,贺嘉誉说正好让鸟代替猫陪他,就硬寄放在他这里。

    朱乐笑了:“贺老板真是日常怕老婆啊。”

    说着将鸟放进后备箱。

    朱乐开车,看着外面的大太阳说:“今儿下午快四十度呢,半决赛还是在露天花园举行,那帮小姑娘不得被晒得……”

    朱乐话未说完,刚开出别墅院,就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姑娘在车头。

    小姑娘扎着俩哪吒丸子头,露着贼瘦的小细腰,纤细修长的右腿撑地,欢快地用力朝他们挥手。

    小姑娘元气满满的声音清晰传进来:“哈喽,是白老师吗——好巧呀——”

    朱乐“嘿”了一声,回头问白黎之:“这不是那个小脏辫吗,乔焱的小女朋友?”

    白黎之瞥了眼车头正前方的时蜜,吩咐朱乐:“不用管,开过去。”

    朱乐得令,准备开过去,然而这小姑娘将自行车停在他们车头不动了。

    “白老师早呀!”

    时蜜一次性把早餐、花和巧克力全拿了下来,跑过来敲白黎之车窗。

    她手里都是东西,没有手可以敲窗,就用脑门敲窗。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咚咚咚”清脆三声,敲得白黎之皱眉、朱乐呵呵笑。

    白黎之缓缓按开车窗,凉凉地看她。

    时蜜眨着大眼睛说:“白老师好巧呀!”

    白黎之嘴角都没牵扯一下,仅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嗯。”

    时蜜已经料到白黎之这个态度了,她无所畏惧,决定先把白黎之对她的歉意挑起来:“对了白老师,我是想问您,驾校那个张海的事调查得怎么样了?”

    这是正经事,也是白黎之对时蜜有歉意的地方,他将车窗按开,仅一条缝转而变成车窗大开。

    他语气温了一些:“这件事,我昨天刚与校长通过电话,张海确实也对其他女生做过同样的事。校长想等全部调查结束后,再和你正式道歉。对此,我们很抱歉。”

    白黎之说这番话时,目光有礼貌的与时蜜对视着,没有凉意,有的是认真的歉意。

    时蜜呆呆望着白黎之,他眼睛好好看,睫毛好长,他的眼睛里有她的影子,她快要被他的目光吸进去了。

    白黎之注意到小姑娘的眼神有点、有点发痴,他眉心跳了下,低咳提醒。

    时蜜顿时回神,不好意思得脸蛋儿红得冒血,她赶忙说着:“没事没事,您不用觉得对不起我。”

    说着,时蜜又觉得不对,改口说:“不过您要是觉得对不起我也行。”

    白黎之:“……”

    时蜜觉得这样说好像也不对,打哈哈地跳过这个话题,然后把她手里的东西往车里放:“对了白老师,这是我送您的礼物!”

    时蜜放早餐进去:“白老师,这是早餐,里面有你爱喝的黑咖啡,不是速溶的,您放心喝。”

    白黎之被这只“鹦鹉”吵得耳朵疼。

    时蜜怕白黎之拒绝,赶时间似的立即又一把玫瑰花放进去:“白老师,这是玫瑰花,特香,都是今早摘的鲜花。”

    再一盒巧克力放进去:“白老师,其实我本来想送您鸟玩的,但您好像不喜欢鸟,于是我……”

    时蜜话还没说完,突然从白黎之的后备箱里传出一道叫声:“小心肝!小心肝!”

    时蜜:“???”

    白黎之:“……”

    “什么声音?”时蜜仔细听。

    后备箱里的鹦鹉继续叫唤:“小美女!小美女!”

    白黎之:“……”

    时蜜睁大眼睛,越听越觉得像鹦鹉叫。

    时蜜不可置信又惊喜:“白老师,是您的鸟在后备箱吗??白老师,原来你喜欢鸟啊!!”

    时蜜喊的声音无比激动响亮:“白老师,可以让我看看您的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