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仙女的苏撩先生 > 第11章 高冷中
    时蜜并没有说脏话,但白黎之莫名有种被时蜜骂了的感觉。

    白黎之放下手刹,准备离开。

    时蜜俩大眼睛使劲往车窗缝里凑,专注地瞧着白黎之,继续说:“白老师,我听说乔焱老师的朋友们都特喜欢遛鸟,所以我就猜想你们这种老艺术家都爱遛鸟玩!白老师,我送你只鸟玩玩怎么样?”

    时蜜是真的认为白黎之这种仙人一样的人肯定会爱遛鸟,浑然不觉她口中的“乔焱老师”和“老艺术家”,触动了白黎之的大忌。

    “不用,谢谢。”

    白黎之说着,一下下踩着油门,发出一阵阵油门的轰隆声,直白告诉面前这人,他要走了。

    时蜜听白黎之要走,她急了,急得直单腿蹦:“白老师你不喜欢鸟吗?那我送别的!”

    周楚楚说过让她把白黎之当女孩追,追女孩肯定要送礼物,她现在就想送白黎之礼物,可现在她手边没有花和吃的,又不知道送什么,就特着急。

    万般急迫之间,时蜜脑袋突然一个开朗,想到了!

    一秒后,时蜜顺着白黎之的车窗缝,将她刚买的遛猫绳塞了进去:“白老师,送您个礼物!

    ”

    时蜜送完遛猫绳,不知怎么就突然害羞了,小小声说:“白老师,那个,感谢上次在驾校您信任我和帮我的事。”

    白黎之看着落在他腿上的长长绳子,上面还有很小的淡蓝色衣服领带,看着就像遛狗绳一样的东西,呼吸停止了好几秒。

    ……这是把他当狗吗?

    白黎之腿绷紧了一下,从牙缝间吐出一句:“这是什么?”

    “遛猫绳啊!”

    时蜜露着两颗小虎牙愉悦说。

    白黎之:“……”

    这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

    “白老师,”时蜜声音总是清脆愉悦,她笑说着,“我记得你采访里说过自己有养猫,我就送您一条遛猫绳,以防您遛猫的时候被猫挣脱了!我听说遛猫的时候特容易丢猫,有这个就安全了。”

    时蜜无意间再次触到白黎之此时的“逆鳞”,“丢猫”是白黎之此时最不想听到的话,他脸色已渐渐变沉。

    时蜜在家里经常观察她爸的表情和情绪,她能感觉到白黎之好像不高兴了,她立马怂了,叨逼叨的声音越来越小:“还有那个卡扣是可以伸缩的,不管是大猫还是小猫,都可以穿上,猫刚穿上的时候可能不会走路,可能发懵趴着,但是习惯习惯就……”

    时蜜正感觉脸慢慢变红,在想怎么收场,忽然后知后觉地看到副驾驶还有一个人。

    “啊!”

    女人背对着她,看不到女人的脸,但能看到女人是长头发,穿着温柔粉的长裙。

    有女人正坐在白黎之的副驾驶!

    孟琳本来正在打量那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没想到小姑娘竟然认识白黎之跑了过来。

    她担心她坐在这里被小姑娘看到、被传出她和白黎之的绯闻,所以在小姑娘跑过来的时候,就第一时间背对着小姑娘。

    时蜜不仅看到有女人坐在白黎之的副驾驶,还闻到了好闻的女人香水味儿。

    是孟琳吗?

    好像是孟琳,但她又不确定……

    孟琳的父亲是演员,不仅是演员,还是电影学院的教授。

    白黎之师承孟琳的父亲,孟琳又是童星长大,孟琳与白黎之共同出演过很多影片,所以圈内每次提到白黎之的好朋友,都会提到孟琳。

    孟琳情商高、温柔、待人和善,也漂亮善良有才华,是很多男星在接受采访时说的“最欣赏的女人”。

    孟琳每次过生日,无数圈内人都会发微博祝她生日快乐,可见她人品与人缘。

    时蜜不确定这个背影是不是孟琳,但如果推断这个女人是谁的话,好像八成是孟琳。

    而无论是不是孟琳,这个女人坐在白黎之的副驾驶,都应该不是普通关系……

    时蜜目光呆滞地看着女人的背影,白黎之正直视前方。

    “我,那个……”时蜜结巴,不知道说啥了。

    在看到有女人坐在白黎之副驾驶那一刻开始,发红的脸蛋逐渐褪了色,慢慢发白。

    白黎之已经不想再听鞭炮在耳朵里连番炸的感觉:“麻烦让一下,我要走了。”

    白黎之这句话说得其实很平淡,但听起来就有种很凶的感觉。

    单腿站着的时蜜,默默向后蹦开,手也从白黎之车上拿开。

    白黎之的车窗向上升起,关上。

    离开。

    时蜜面前瞬间变得空空荡荡,屁股和脚腕同时疼了起来,还有喘不上气的感觉,难受。

    “楚楚,”时蜜满眼雾水地抬头张开双手,“你快来抱抱我。”

    *

    白黎之的车开出去,孟琳才将头转过来,解释说:“我怕那个小姑娘误会,所以就没说话。”

    “嗯,”白黎之将腿上的遛猫绳扔到后排座位上,“没事。”

    孟琳想着刚才那个女孩和白黎之说话的兴奋模样,试探问:“原来你认识那个女孩?”

    孟琳是白黎之的师姐,白黎之的孟琳的态度尚可,回答道:“是参赛的选手。”

    白黎之在回答孟琳时,他耳边同时响起助理朱乐曾说的话——“那小脏辫是乔焱的小女朋友吗?乔焱不是号称入行零绯闻吗,原来乔焱好这口?”

    时蜜大概不仅仅是参赛选手,还有其他身份。

    不过这是背后议论别人的八卦,白黎之自然不会说。

    孟琳听闻小姑娘是参赛选手,又回忆小姑娘的可爱有趣模样,轻笑了声:“真可爱,如果她晋级成为女主角,一起拍戏应该很有趣。”

    孟琳当真觉得那女生可爱:“真好,其实你身边很缺这样可爱好玩的女孩。”

    白黎之的性格,在孟琳看来,太高冷了些。

    有个这样的有趣的小姑娘总逗笑他、温暖他,挺好的。

    白黎之声音却是淡得偏凉:“她太聒噪。”

    孟琳:“……”

    白黎之将孟琳送回家后,自己一个人回家,去洗手间洗手,脱衬衫,摘掉隐形眼镜。

    摘了隐形眼镜后,白黎之摸洗手台寻找框架眼镜,却没找到。

    白黎之走出洗手间打算下楼去找放在进门柜上的眼镜,没看到脚下的猫抓板,猛地差点被猫抓板绊倒。

    白黎之近视五百度,他站在猫抓板旁扶墙,所看到的画面一片模糊。

    像个瞎子。

    白黎之继续扶着楼梯下楼时,没注意看楼梯上有个遛猫棒,只见白黎之两条大长腿快速捣腾着,噗通噗通滑下楼。

    到楼梯口后终于站稳,又一次差点被一个猫玩具板绊倒。

    白黎之长吸了口气,缓缓蹲下,抓过猫抓板坐在猫抓板上。

    他太重,猫抓板响起一声差点被坐碎的裂掉的声音。

    白黎之忽然像一只自暴自弃的猫,半盘腿坐在猫抓板上,发呆。

    过了好半晌,他轻轻出声:“荔枝?”

    没有回应。

    白黎之许久没动。

    又过了好半晌,白黎之发出一道模仿荔枝回应他的叫声:“喵。”

    声音很小,自言自语的。

    有点悲,有点凉。

    *

    白黎之的助理朱乐和贺南,还有经纪人仨人可要急死了。白黎之丢了猫以后,已经五六天没有接活了,通告推了一个又一个。

    终于,白黎之的老板贺嘉誉找上门来——贺嘉誉是白黎之经纪公司的老板。

    白黎之嫌自己开工作室麻烦,这多年来都签在贺嘉誉公司下。合作年头久了,俩人已成为好友。

    贺嘉誉用助理朱乐的密码进白黎之房子,上楼去白黎之房间,推开门,白黎之正什么都没穿、也什么都没盖着的睡觉。

    白黎之是影帝,对自己的身材管理几近变态,这么瞧着,身上的每块肌肉和线条轮廓都无比完美。

    贺嘉誉歪了下头,心说他如果现在拍张照片,卖八千万都有人买。

    白黎之听见开门动静,慢悠悠地睁开眼。

    他看到门口站着个人影,不慌不忙地扯着被子盖到中间,嗓子里冒出来的赶声音慵懒低磁:“朱乐,出去把门关上。”

    贺嘉誉:“……”

    这位大爷近视得有一千度吧。

    贺嘉誉走到白黎之床前,他把脸怼到白黎之面前:“看清楚了吗?”

    同时他也看清楚白黎之的脸上连颗痘都没有,也不知道白黎之一把年纪是怎么把皮肤保养得这么好的。

    白黎之看清楚是贺嘉誉,他眉头挑了下,又闭上眼睛。

    同时抬起他那修长的手指,将身上中间盖着的被子掀开了。

    贺嘉誉:“……”

    贺嘉誉在家没裸|睡过,实在不知道裸|睡还不盖被子能舒服到哪去。

    “起来了,”贺嘉誉说,“不就丢只猫吗,怎么魂也丢了?起来给我工作去。”

    听到贺嘉誉提猫,白黎之掀开眼皮。

    白黎之近视,眯眼聚焦地看着贺嘉誉,眸光里渐渐放出冷凛的箭。

    贺嘉誉举手:“行行,我说错话了。”

    白黎之闭上眼睛继续睡。

    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对峙的结果是,贺嘉誉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盯着白黎之让他起来,白黎之继续躺着不起来。

    贺嘉誉了解白黎之现在的心情,他来也不是为了薅白黎之起来工作,主要是想带白黎之去散散心:“白白,起来,陪我出去逛逛。”

    白黎之懒洋洋地抬眉:“去找你老婆逛。”

    白黎之终于抬手将被子盖到了中间,挡上了关键部位,但这样反而更多了撩人的若隐若现隐秘感,胸肌腹肌都露着,腹股沟也半漏不漏,浪了吧唧地躺在床上。

    贺嘉誉觉得白黎之这人不愧是影帝,挺牛逼的,牛逼在于他在外面高冷得不行,对女人也很绅士有距离,回家后和他们这几个男性朋友就原形毕露了,是名副其实的“外冷内骚”。

    贺嘉誉手机这时候响了,备注是“小外甥女”。

    小外甥女:小姨夫!你在忙吗?嘿嘿嘿有个事儿想和你打听一hia!

    贺嘉誉:说

    小外甥女:白黎之是您公司的吧?嘿嘿嘿。想问白黎之是谈恋爱了吗?小姨夫您告诉我呗?我保证不告诉别人!嘿嘿嘿嘿嘿嘿!

    贺嘉誉抬头问:“老白,你谈恋爱了?”

    白黎之悠悠地反问了一句:“你不知道我?”

    贺嘉誉知道,白黎之受父母影响是不婚族,也不相信感情。

    而且白黎之好像还有点性冷淡,别的男人在二十来岁的时候,哪怕不谈恋爱,肯定也找机会早就破处了吧,可白黎之没有,从心到身的经历都是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白黎之是真没需求,还是憋着自己解决。

    贺嘉誉回给外甥女:干嘛?好像听你爸说你最近追星追白黎之呢?

    外甥女:对啊,我还参加白黎之女主角的选拔比赛了呢!(啊啊啊对了小姨夫,我参赛了,而且他不喜欢有背景的演员,小姨夫如果你以后在他面前碰到我,就当作不认识啊!!!拜托!!!)

    贺嘉誉终于抓到外甥女的小把柄:啧,蜜宝现在求我呢啊?

    他这外甥女鬼主意多,他以前没少被他这外甥女给坑了,此时适时谈条件。

    外甥女立即讨好:小姨夫,我爸前阵子给我买了辆法拉利,我给你开几个月啊?

    反正她还没学会开车,可以给她小姨夫开开。

    贺嘉誉肯定不稀罕开外甥女的法拉利,但他爱逗她,这丫头挺好玩。

    白黎之没谈恋爱。回头记得把法拉利给我送府上来,还得给我在你小姨面前说好话。

    那边的少女好像兴奋疯了:啊啊啊啊谢谢小姨夫!!!全天下小姨夫最帅!!!!!

    贺嘉誉他老婆宠外甥女,贺嘉誉就跟着也挺宠的,贺嘉誉想着讨好老婆和小外甥女,随口问白黎之:“对了老白,我有个外甥女挺喜欢你的,你这有没有什么礼物,能送我外甥女的?”

    白黎之对粉丝都很好,他坐起来问:“几岁?”

    贺嘉誉想了想,说:“十三四岁吧。”

    在他眼里,时蜜和十三四岁小孩没有什么区别。

    白黎之想,既然是小孩子,那么送礼物就不用太讲究礼数了。

    他戴上眼镜,下床去衣帽间找礼物。

    贺嘉誉望着白黎之啥都不穿、只戴框架眼镜的画面,心说白黎之这身材确实香。

    这若是被白黎之的女友粉们看到白黎之这画面……不可想象。

    白黎之去衣帽间打开保险柜,里面有一套上次他代言手表时、厂商送他的女孩首饰。

    他这里没有其他女孩子能用上的东西,这些首饰也没有他能送的女孩子。

    白黎之从里面挑出一条纤细的漂亮手链,装进粉盈盈的盒子里,递给贺嘉誉:“祝小朋友学习进步,天天向上。”

    贺嘉誉也没想那么多,笑着接过去:“替我小外甥女谢谢你了,她肯定高兴死了。”

    贺嘉誉想象时蜜收到这手链的表情,顿了顿,又说:“那丫头可能都得高兴到哭。”

    白黎之戴着眼镜,仍没穿衣服,还大喇喇地站在贺嘉誉面前。

    贺嘉誉上下瞟了瞟白黎之的身材,调侃道:“您这身材,都可以去日本拍片了,准是King。”

    白黎之微笑:“谢谢夸奖。”

    贺嘉誉:“……”

    白黎之也不想终日躺在床上颓废,正好需要有人拽他一把。

    既然贺嘉誉找他出去,他便换了衣服,和贺嘉誉出门去逛逛。

    然而白黎之刚走出大门,就看到贺嘉誉车旁挂着个——鸟笼子。

    白黎之身体停住,面色也僵住。

    “这是?”白黎之明知故问。

    贺嘉誉得意说:“鸟啊,我新买的鸟!”推荐阅读TVm.tv./.tv./

    贺嘉誉推着白黎之上车:“走了走了,陪我遛鸟去!我最近新认识一堆老大爷艺术家,正好和咱们都能聊到一起去。”

    白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