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仙女的苏撩先生 > 第10章 高冷中
    荔枝是白黎之半年前在拍戏时捡到的小猫。

    白黎之刚捡到荔枝时,荔枝还没满月,长得很小很瘦,是白黎之救了荔枝这条命。

    荔枝是公的、矮脚和长毛,色块分布不均匀,品相不太好,明显不是纯种英短,是后院串儿猫,兴许是不值钱,或者其他原因,被主人给扔了。

    白黎之也没有家人。

    大概是白黎之觉得这只猫像自己,带回来后一直细心照料着。

    给荔枝喂羊奶粉,教荔枝用猫砂,慢慢照顾荔枝长大。

    半年前,白黎之的家里还整洁干净、一尘不染,甚至枯燥、无聊、没有生活气息。

    半年后的如今,白黎之家厅满地各式各样猫抓板和猫爬架,还凌乱铺散着荔枝喜欢的各式各样小纸壳箱和长圆筒,都是荔枝的玩具。

    足见白黎之对荔枝的喜欢、和荔枝对白黎之的重要。

    孟琳对弄丢荔枝非常抱歉,也已经说了很多次抱歉,她仍觉得抱歉不已。

    白黎之渐渐从丢猫的低沉情绪里抬起头:“没事,大概它命里不属于我。”

    他撑着膝盖起身:“走吧,我送你回去。”

    孟琳听出白黎之情绪仍然不好,她真得特别抱歉,跟着白黎之走出去的时候,她轻声说:“黎之,要不我陪你去猫舍看看?如果实在找不到荔枝,或许在猫舍碰到你喜欢的,可以再养一只?”

    白黎之知道孟琳不是有意的,也知道孟琳的内疚,不想孟琳对此不安。

    他思忖须臾,决定道:“走吧。”

    两人向外走时,孟琳问:“黎之,我爸过些天的生日,你能来吗?他前两天还在家里提起,他好久没和你喝酒下棋了。”

    提起老师,白黎之的声音语气里都添了尊敬与恭敬:

    “老师生日,我自然是要去的。”

    *

    时蜜的求助电话打给边薄。

    边薄听时蜜捡了只受伤的猫,在电话里说着:“我现在把宠物医院地址发给你。”

    停了两秒,边薄那边响起关门声:“你没养过猫,应该有很多不懂的,我也过去吧。”推荐阅读TVm.tv./.tv./

    时蜜忙说:“不麻烦学……”

    边薄已经挂断电话。

    时蜜赶紧发给边薄:学长,你不用过来的,太麻烦了,我问医生就行!

    过了会儿,边薄将他常去的宠物医院地址发给她,回复道:没事,正好我也去给我猫买猫粮。

    那时蜜这就不好阻止边薄了。

    时蜜和周楚楚到宠物医院时,边薄竟然已经到了。

    “学长你怎么来这么快啊,”时蜜抱着书包向他跑过去,“你快看看它伤,还有它是矮脚英短蓝白吧?我看它脚好像挺短的?”

    边薄看时蜜脑门已经出汗,脸也紧张和热得发红,他接过书包温声说:“我家离得近。你别着急,我看看,给猫留缝了吧?”

    时蜜连连点头:“留了留了,没闷到它!”

    时蜜确实给猫留了很大的拉链缝给猫呼吸,边薄打开书包,小心翼翼将猫曝出来。

    猫的腿伤很严重,正因为疼和应激反应在不断发着吆呜声。

    “是矮脚英短蓝白,长毛的,”边薄仔细看着这只猫说,“这猫的品相一般,看起来应该不是纯种……在哪找到的?”

    时蜜读大一的这一年,周楚楚经常来找时蜜玩,周楚楚和边薄在学校里遇见过,也算认识。

    周楚楚说:“在我家小区,清湖那边。”

    时蜜追问:“学长,要拍个照片放物业那边吗?等主人找它?”

    边薄知道清湖那边,“清湖那边”是别墅区。

    可这猫看起来很便宜,兴许一千都不到,边薄猜测说:“它主人不像是别墅区那边的,把照片给物业也不一定能找到主人,大概率是只流浪猫。”

    时蜜听边薄说可能是流浪猫,一边觉得这只猫可怜,又一边觉得庆幸,那她就可以把这只猫抱回家养了!

    周楚楚看出时蜜的想法:“蜜宝,你想要抱它回家养吗?”

    时蜜连连点头:“嗯嗯嗯!”

    时蜜兴奋地连点三下头,跟表情包似的,边薄眼睛里流露出点笑意来。

    还记得一年期大一新生入校的时候,就有很多男生议论说来了超级漂亮可爱的学妹。他当时觉得男生们的讨论太夸张,后来遇见时蜜的那一瞬间,心里有被打脸的感觉。

    时蜜学妹真的是超级漂亮可爱。

    不知道是哪家怕老鼠的人往院子里放的老鼠夹,那夹子看着力量也很大,周楚楚挺生气,这猫伤也挺严重,周楚楚担心问:“蜜宝,那它要是被夹瘸了咋办啊?你也养吗?”

    时蜜毫不犹豫说:“那也要养呀,我妈以前说过世界所有人和物都是讲缘分的,能遇到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我捡到它了,就是我俩的缘分。”

    时蜜老早前就想要只小猫了,躺在阳台上逗猫的感觉肯定特幸福。

    但她以前一直犹豫是养英短还是布偶,或者养缅因,现在遇到了这只小缘分,哪怕它瘸了,她也要养的。

    周楚楚想起她在微博上总看见有人捡到猫、带猫去医院治疗做检查打疫苗。

    养着养着,猫通人性和主人很亲,主人就养了好些年。

    这么一想,时蜜捡猫的事挺暖的。

    医生给猫做了检查和治疗,猫腿骨折,做了手术,猫还昏睡着,再过俩小时能醒。

    时蜜正在瞧猫的用品,有术后用的伊丽莎白圈,还有特袖珍可爱的遛猫绳,时蜜看中一个戴领带似的遛猫衣服,想给猫买了。

    边薄猜想新手时蜜照顾不好术后的猫,建议说:“时蜜,要么先把猫放在这吧。等它养好健康了,健康后做了驱虫打了疫苗,也等周楚楚家那边确定没有主人来接,你再买猫粮猫砂接它回家?”

    时蜜想着学长说得有道理,正好这段时间,她可以好好学习一下养猫知识。

    但她还是想把遛猫绳买了,举起手里淡蓝色的遛猫衣服问:“那我先买条这个,行吗?”

    边薄看时蜜很想要的模样,又想到表情包里可爱小女孩想要糖果的表情,轻笑点头。

    时蜜高兴了,立即甩着遛猫绳看向周楚楚:“楚楚,手腕伸出来,主人带你出去遛两圈!”

    周楚楚:“滚。”

    时蜜晃着肩膀气人道:“我比你瘦,我滚不了,嘿嘿嘿。”

    周楚楚气死了:“……烦人精!!!”

    边薄买了新猫粮和猫砂,三人一起走出宠物医院时,时蜜已经开始想象如果没有主人找到这只猫、这只猫就属于她的了。

    她要为她的这只猫取个名字。

    宠物医院门口有十多个台阶,时蜜不知不觉地落在后面。

    想着想着,她突然灵机一动,用力拍掌,跳着往前跑说:“哈哈!叫它哈哈怎么样?听着就好开——”

    时蜜的“心”字未说出来,右脚一下子踩空了两个台阶,一个大劈叉纵向岔开,身体重心向下倒去!

    周楚楚吓得回头一声喊:“蜜宝——”

    边薄也出声:“时蜜——”同时边薄向时蜜大步跑过去。

    只见惊恐的时蜜在即将摔倒的前一刻,忽然迅速抬起左脚,左脚向后飞出了芭蕾舞演员的架势,右脚下滑接着脚尖踩地,垫着右脚原地转了两圈,最后左脚落地站稳了!

    并且时蜜是完美的芭蕾舞姿势站稳了!

    时蜜被自己的反应速度给惊到了,随后又被自己惊喜到,扬起嘴角笑开,故作平静且颇有芭蕾舞演员谢幕的优雅欠身行礼:“谢谢大家,希望大家喜欢我的表演。”

    周楚楚顿时一个爆笑出声,狂鼓掌:“哈哈哈蜜宝牛逼!蜜宝全场sy!”

    边薄也缓缓笑开,举手鼓掌。

    时蜜行完礼笑得前仰后合的,也把自己牛逼坏了,故作谦虚一个劲儿小小姐似的做作挥手:“还行还行,多谢各位捧——”

    “场”这个字,时蜜再次没说完,只见她得意忘形,左脚再次踩空台阶,这次她完全没来得及反应——

    “噗通”一声,时蜜坐在台阶最咯屁股的横梁上。

    时蜜顿时脸全都皱在一起,要疼哭了,疼得侧躺在台阶上,想捂屁股又不好意思捂,嘴里发出一声悲鸣的哽咽:“呜……”

    周楚楚和边薄连忙过去扶时蜜,边薄急声问:“怎么样怎么样,崴到脚了吗?”

    台阶下边刚停好一分钟的车里,孟琳望着那个连摔两下,第一次反应迅速、第二次摔疼了的小姑娘,失笑说:“这小姑娘好可爱啊,也好漂亮。”

    时蜜今儿穿的是红裙子,特漂亮,衬得皮肤也特嫩特白,笑起来和芭蕾转圈的时候特别有活力、生命力、感染力,孟琳不禁看了时蜜一眼、又一眼。

    这小姑娘漂亮得叫人看不够,甚至眼泪吧差快要疼哭的模样也很有趣。

    白黎之侧首望着车窗外的时蜜与边薄,眸光淡得像在看玻璃窗里的陈列。

    这个小姑娘,当真是时时刻刻身边都有男生陪伴。

    孟琳知道现在《小仙女的苏撩先生》正在选拔女主角,要求女主角要在二十岁左右,她打量着那小姑娘说:“黎之,她笑起来好像很适合演小仙女啊,是不是?”

    白黎之漫不经心道:“没看出来。”

    孟琳:“……”

    白黎之从窗外年轻人脸上收回目光:“不去看了,回家继续找荔枝,再等等它。”

    孟琳轻轻垂眼,内疚又涌上心头:“嗯,希望荔枝能回来。”

    白黎之正要踩油门离开,这时突然一只鸟从白黎之的车前飞过。

    “噗”一声,一坨鸟屎落在白黎之的风挡玻璃上,然后嚣张的鸟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白黎之唇抿了下,余光不悦地扫了眼窗外的时蜜。

    这一眼扫的,就好像他此时的坏运气和时蜜有关似的。

    白黎之抽出纸巾,皱着眉头,下车擦鸟屎。

    时蜜被边薄和周楚楚扶起来,她后知后觉感觉到脚腕好像崴到了,疼。

    时蜜深深地闭上眼睛,仿佛舞台剧的腔调抑扬顿挫感慨说:“哦我的上帝,看来我和哈哈,上辈子一定是双胞胎姐妹。瞧,我们这辈子的第一次相遇多么有缘——哈哈瘸,我也瘸。这就是,命中、注定、啊!”

    边薄失笑道:“……那只猫是公的。”

    时蜜:“……”

    周楚楚没忍住爆笑:“哈哈哈哈。”

    时蜜扁了下嘴巴,嘀咕说“那我们俩上辈子就可能是龙凤胎”,说着试着往下蹦,这时忽然看到白黎之上车的身影。

    她对白黎之的身影太熟悉了,她连他身高体重腰围都背得滚瓜烂熟。

    时蜜这时也忘记疼了,匆匆跟周楚楚边薄说句等会儿,她快速单腿蹦着扑到车前。

    “白老师!”

    白黎之正要启动车,就见只猪鼻子印在他车窗外。

    他徐徐按下车窗,随着他车窗下降、猪鼻子也随着他下降。

    白黎之只留了很窄的一条窗缝,他淡问:“什么事?”

    “果真是你啊白老师!白老师好!”时蜜已经开始决定积极地追求白黎之,她把大大的俩眼睛凑到那一条窄缝里往里看,对白黎之弯眉笑:“白老师,你喜欢鸟吗?我送你一只鸟玩呀?”

    刚擦完鸟屎的白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