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仙女的苏撩先生 > 第5章 高冷中
    入戏。

    时蜜左脚腕正好疼着,她就抬起左脚,只用右脚单腿蹦着。

    蹦着蹦着,她抬头看见白黎之,激动得高高挥手:“白——叔叔——”

    白黎之垂眉思索两秒,举步向她走过去,垂眼笑看她:“小朋友,怎么几年不见,我就从哥哥变成叔叔了?叫哥哥。”

    白黎之反复研读过沈婉兮的剧本,他能很快进入角色,而剧本里的男主角总是执着地让女主角叫他“哥哥”。

    时蜜呆呆仰头看白黎之。

    这是白黎之在她比赛以来,第一次对她笑,而且他眼睛里也有笑意,仿佛真的正在看着他从小疼着长大的小妹妹,笑意里有宠溺。

    时蜜陷在白黎之的笑眼里,心跳忽然加速,连耳朵也开始发烫,有点心猿意马。

    呼吸凌乱间,时蜜眨巴着大眼睛,仰头倔强地重复:“白叔叔。”

    她还想再听白黎之自称一次“哥哥”。

    白黎之听着这位小朋友唤他的这一声“白叔叔”,左眼皮微微跳动两下。

    时蜜的声音甜甜软软的,像站在冰淇淋摊位旁向他撒娇要吃冰淇淋的小女孩,甜得像冰淇淋。

    白黎之垂眸望着的仿若真的是邻家小妹,他失笑:“行,随你便吧。走,送你回家。”

    时蜜心跳更凌乱了。

    白黎之的失笑声音好好听,这道对她无可奈何的笑声,有点散漫,有点慵懒,是道很撩人的笑声,她甚至还能感觉到他胸膛的震动,让她想要得到更多。

    时蜜舔了舔嘴唇,站在原地说:“白叔叔,我脚崴了,走不了了。”

    白黎之回头看她:“所以?”

    时蜜仰头讨好地笑:“所以,您背我吧?”

    说这句话时,时蜜还右脚单腿蹦,示意他若不背、她就要单腿蹦回家了。

    白黎之忍俊不禁,斜睨着她说:“小朋友,刚回来就琢磨着占哥哥便宜?”

    他沉浸在戏中,不觉间对这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有撩意,他稍稍屈膝,与她平时,勾起眼尾轻笑:“那么,用哥哥抱你吗?”

    时蜜第一次明白这部网剧的名字《小仙女的苏撩先生》里的“苏撩先生”是什么意思,男主角在戏里这么会撩的吗!

    居然还会说“用哥哥抱你吗”这样撩小姑娘的话!

    而且白黎之这两句话说得尾音都在上翘,像羽毛似的不经意地撩着她耳朵与心弦,时蜜被他的声音语调撩得心里小鹿直撞。

    时蜜能感觉到自己脸在不断发烧,仿佛还有烧开水的蒸汽在蒸着她的脸,特别烫。

    时蜜低下头,担心暗恋心思被发现般不断往下低头,声音小小地嘀咕:“那倒不用,只要你背本仙女就可以了……本仙女也不是谁都能抱的。”推荐阅读TVm.tv./.tv./

    后半句话又说得别别扭扭的,很有小女生害羞的姿态。

    白黎之看过沈婉兮的剧本太多遍,此时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姑娘的反应,几乎和人设里的女主角一模一样。

    白黎之视线从她脸上移开,望向她身侧:“你行李箱怎么办?”

    时蜜立即抬头说:“司机阿姨可以帮我拿!”

    白黎之紧接着说:“你可以坐行李箱上,我推你走。”

    时间有两秒钟的静止,白黎之眼底深处噙着笑,似乎在说“我看你还有什么理由”。

    而时蜜仰着脖子看白黎之,渐渐的、渐渐的,她漂亮的双眸里徐徐溢出水雾来。

    时蜜双眼长得很漂亮,很亮,此时晶莹眼泪在眼圈直打转,马上就要梨花带雨哭出来的模样……

    “行了,”白黎之垂眉敛睫,妥协的话自无可奈何的腔调中飘出来,“我背你。”

    时蜜顿时由哭转笑,笑得眼睫弯弯,快要为自己的机智鼓掌。

    白黎之瞥了眼时蜜的超短裤和小细腰,这戏没法继续演下去了,他总不可能这么背她。

    这位穿得太少。

    他转身望向沈婉兮,准备停止。

    谁知沈婉兮将她自己的外套放在桌子上,表示道具已准备好,请他继续表演。

    白黎之眼眸眯起,从狭长的眼缝间迸发出一道精锐的利箭。

    沈婉兮偏头躲开他目光里的这道箭,转而又拍了拍桌上她外套,示意他给时蜜。

    白黎之过去拿起桌上沈婉兮的外套,蜻蜓点水地深瞪了沈婉兮一眼,走回到时蜜面前,递给她。

    时蜜已经完全入戏,笑盈盈地看着白黎之,得寸进尺地向他张开了双手:“白叔叔,您给我系上。”

    白黎之被气笑了:“您没长手还是怎么的?”

    时蜜说:“我长手了,但是我手没您手好看。您给我系上的话,镜头拍得更好看。”

    白黎之眉心微蹙,有那么两秒没分清此时是在戏里还是戏外。

    时蜜的双手仍然向两侧张着,等他给她系上。

    “白叔叔,您快点的啊,我脚腕都疼了。”时蜜催促。

    白黎之睥睨她一眼,掸开衣服,低眉扯开外套的两只袖子,尽量避免与这位的肢体接触,为她腰间系衣服,挡住她腰和腿。

    时蜜脸上是如愿以偿的嘚瑟,其实心里已经紧张得要炸掉了。

    白黎之离她太近了,他在她的腰间动作着,近得她能闻到他身上的雪松木香。如雪冷冽,又有松木的清香。

    近得她能看感觉到他的一呼一吸间温热的气息,能看到他耳朵上细细的绒毛。

    白黎之为她系好外套,起身,不疾不徐地怼了她一句:“想把你扔河里。”

    时蜜嘚瑟:“您把我扔河里,还得跳下去救我。”

    白黎之:“不救。”

    时蜜的自信冲破天际:“我回国都没有别人来接我,只有你来机场接我,说明你最疼我,所以你肯定会救我。”

    时蜜提到了“机场”,白黎之进入戏里,他转身蹲下,语气不觉间有了对小朋友的纵容。

    “上来。”他带笑说。

    时蜜眼睛里顿时闪过烟花似的,璀璨发亮,全是惊喜。

    时蜜不要矜持了,也不要脸了,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趴到白黎之后背上。

    白黎之感觉到身后少女柔软的身体贴过来,继而是少女身上浓郁甜果香。

    他有半秒的迟疑,这种接触让他有一瞬间不自在的僵硬。

    太近了,近得这姑娘双手张过来紧紧圈住他脖子时,他第一感觉到的是她手臂的细嫩,犹如婴儿的胳膊那般细嫩。

    一切心思只在瞬间,白黎之双手握拳,用手腕绕过这姑娘的两腿弯,将这姑娘背起来。

    他下意识颠了一下,侧眸看她:“有点沉,一百二十斤?”

    时蜜瞬间炸毛:“我九十斤!”

    白黎之将小朋友惹恼怒了,他低笑了声,没再说话,背着她继续往前走。

    时蜜其实本以为这表演可能刚开始就会被喊停,没想到演到这里还没有停。

    而白黎之也没有尥蹶子放下她,她在脑袋里仔细揣摩着小仙女人设的可能性。

    时蜜双臂搂着他脖子,想了想,偏头看着他侧颜,缓缓轻声问:“白叔叔,我出国走了四年,你想我了吗?”

    时蜜的声音很轻,轻得好像在与他耳语。

    她所问的问题,是她长久来不为人知的少女的心事。

    白黎之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她暗恋心思下的试探,以及她嘴唇似有若无靠近他侧脸忽强忽弱的热度。

    他稍偏开脸,再侧眸看她,微勾起唇,笑问:“你说呢?”

    “我不知道。”

    时蜜像是隐约怕着什么,又鼓起勇气想要表达什么,搂着他脖子的手臂突然用力,甜软的声音多了一丝即将要泄露出来又隐忍的迷恋。

    她声音很轻,越来越轻:“但是我想你了,白叔叔,我好想你。”

    白黎之停下脚步,垂着眼睫定定看她。

    时蜜眼睫在不断颤抖,逐渐将脸颊贴靠在他肩膀上,不敢抬头。

    时间静止一秒,两秒,三秒。

    “卡。”沈婉兮出声,随后鼓掌。

    场内其余观看的考官也都齐齐鼓起掌来。

    这段即兴表演属实完美。

    时蜜终于从暗恋的心思里回过神来,她正想和白黎之说让他放她下来,就感觉到白黎之毫不留情地直起腰来、并且迅速松了手。

    时蜜挂在白黎之背上,突然就像被他给扔下来似的直挺挺从他背上滑下来。她左脚腕突然落地,疼得她脚腕一扭,差点没坐到地上,踉跄踩了好几下脚踩立住。

    在沈婉兮喊“卡”的那一刻,白黎之就从邻家好哥哥果断转变成平时的面无表情高冷脸,他头都没回一下,更没看时蜜一眼,径直走向考官席坐下。

    他坐下后也没抬头,慢条斯理地喝茶。

    时蜜呆呆站在原地,眼神还愣着,等意识到白黎之还是那个高处不胜寒的白黎之时,她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慢慢转向各位考官,鞠躬说:“各位老师好,我的表演结束了。”

    沈婉兮看前一个女孩表演的时候,失望都写在脸上。这会儿看完时蜜的表演,惊喜也都写在脸上。

    “小姑娘,你看过我剧本吧?”沈婉兮笑问。

    时蜜听出这是夸奖她的话,她不好意思地摇头:“没有,没有,主要是白老师演的好,白老师台词里的一句‘一句小朋友’,我就知道他肯定宠女主,所以我的要求就肆无忌惮了。”

    她时刻记着周楚楚说的“不能要脸的事”,她停了一下,鼓起勇气问白黎之:“是吧,白老师?”

    白黎之没抬头看她,仿若未闻地翻着报名表,依然那副淡漠的模样:“可以下一组了,请下一组进场。”

    时蜜:“……”

    沈婉兮喜欢时蜜,看见白黎之这么冷漠的模样,有心挑事,她故意推白黎之胳膊问:“白老师,点评啊,人家小姑娘第一次和你搭戏呢。”

    白黎之嫌弃沈婉兮似的,掸了掸自己的衬衫。

    毛昊看了方才白黎之和小姑娘搭的这段戏,也觉得小姑娘很适合女主角的人设,甚至简直就是女主角本人。

    他也想听白黎之对这小姑娘的评价,追问道:“白老师,刚才那两分钟,您觉得怎么样?”

    既然是毛导询问,白黎之终于抬头。

    但他仍然吝啬他的目光、未看向时蜜,而是徐徐转向毛昊,评价时蜜的语气比白开水还淡:

    “不过尔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