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仙女的苏撩先生 > 第4章 高冷中
    清晨,床头的日历已经自动跳至新页,待办事项上标着“预赛”二字。

    激昂的闹铃声响起,定好时的窗帘徐徐打开,趴着睡的少女突然醒来,睁开双眼,瞬间清醒跳下床,跑去拉开阳台的门。

    只穿着短裤和背心的少女光脚走到阳台上,抬头看天空,头顶一片湛蓝无云,夏日阳光甚好,低头看楼下,院子里的秦叔正在修剪绿植。

    少女张开双臂长长提了口气,用力开嗓:“咪咪咪嘛嘛嘛咕咕咕——”

    楼下秦婶听见时蜜的跑调开嗓,探头出来朝楼上喊:“蜜宝醒了啊,你爸去参加个综艺录制早走了,走之前给你做了榴莲饼,下来吃早饭。”

    时蜜听到她爸不在家,反而又回去赖床了。

    她爸在家的时候总管着她,一顿早饭都不能错过。

    又睡了一小觉,时蜜醒来收到好朋友周楚楚的。

    周楚楚:蜜宝,听说万雨萱那个绿茶婊也参加今天的预赛,我陪你一起去啊!

    时蜜乐了,躺在床上晃腿做骑自行车动作:是要看我怎么打败她吗?行啊。

    周楚楚:是是是,就是看蜜宝怎么虐渣的,你可牛逼死了,一会儿见!

    一小时后,时蜜乐颠颠地咬着榴莲饼走出家门,打车去和周楚楚汇合,俩人约在预赛现场大楼外见。

    时蜜乘出租车到大楼街边,一眼就瞧见了正打着太阳伞的周楚楚。

    推门下车,时蜜甩着高高马尾辫跑向周楚楚。

    今天乔焱不在家,时蜜有点撒欢,她穿的是超短裤,还露着一截纤细小蛮腰。

    她皮肤白,向周楚楚跑过去的时候,那截小蛮腰白得特晃眼。

    周楚楚正要给时蜜发问时蜜来没来,就感觉余光看到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向她跑来。

    周楚楚转头,看到的就是时蜜白到发光的两条腿和那截小白腰。

    时蜜跟只猴子似的向周楚楚冲来,人也直接跳到周楚楚身上,撅着小嘴儿还要亲周楚楚,周楚楚直叫唤:“我腰我腰!你给我下来!”

    时蜜跳下来,搂着周楚楚胳膊还要亲周楚楚:“好久不见啊宝贝儿!来亲一个!”

    周楚楚连连退后躲,但没躲掉,硬是被时蜜亲了一口脸蛋儿。

    “啵”的一口,时蜜亲得特响亮。

    时蜜身上香香的,嘴唇也软软的,周楚楚笑着忍了,一边问她:“咋样咋样了,你和白老师有啥进展没有?”

    时蜜愉悦的脸蛋儿顿时颓了:“白老师太高冷了,我看见他就害怕……就是想勇敢吧,又怕丢脸,害,我也不知道了,他上次好像还和我说了‘自知之明’四个字。”

    周楚楚的男朋友就是她勇敢追上的,所以她立马以过来人经验鼓励时蜜:“难道你还妄想保持矜持、让白老师主动追你吗?肯定不可能啊。想追上白老师,你还想要脸?肯定不能要了啊。”

    周楚楚干脆利落问:“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你要么要脸,要么要白黎之,你要哪个?”

    时蜜捂脸害羞:“……人家要脸。”

    周楚楚:“???”

    周楚楚转身就走。

    时蜜忙抱住周楚楚胳膊:“脸是什么玩意儿,蜜爷不要了!”

    周楚楚乐了:“这就对了啊,想要白黎之,就不能要脸,不要了!”

    剧里女主角的年龄是十九岁,剧组要求女演员在十八岁到二十二岁之间,所以初赛通过以后的预赛场面,都是年轻女生们。

    预赛场外已经站了很多人,年轻漂亮的妹妹和小姐姐大多都是电影学院来的,同时又不乏童星长大的小美女和已经出道的小明星。

    周楚楚踮脚往前看,想看最里面什么情况,牵着时蜜的手在众多美女们之间穿梭往前钻。

    然而里面人太多,时蜜最大的缺点就是相比较其他人有点矮,她才一米六二,猫着腰在平均一六七的美女姐姐间挤,一不小心间,时蜜“嗷”的一声叫,被人用高跟鞋结结实实地踩到了脚腕,疼得呲牙咧嘴蹲下捂脚腕。

    穿高跟鞋的小姐姐也吓一跳,她往后退的时候没注意身后有人,连忙不好意思地道歉。

    时蜜脚腕之前有伤,这一脚踩得有种把旧伤踩出来的疼,她也知道小姐姐不是故意的,就蹲在地上噙着快要疼出的眼泪儿仰头说“没事”。

    周楚楚知道时蜜左脚腕之前有骨折旧伤,赶紧问:“没事吧蜜宝?”

    时蜜摇头:“没事,就是一股寸劲儿,估计一会儿就好了。”

    周楚楚扶时蜜起来,时蜜一瘸一拐地对小姐姐摆手,继续往前走,对周楚楚小声说:“刚才那小姐姐的高跟鞋好漂亮,是限量新款!”

    周楚楚:“???”

    什么玩意儿,关注点在哪呢??

    时蜜说她脚腕估计一会儿就不疼了,周楚楚就没再担心,让时蜜靠在她身上,俩人站在女主角海选海报前看规则。

    周楚楚是音乐学院的,前阵子去旅行了,还不知道这部超级网剧的海选是什么规则,就只知道《小仙女的苏撩先生》这部超级网剧出了大手笔。

    这部剧是代表质量二字的万恒影视拍摄和发行的,导演、编剧和团队全是一流,影帝白黎之第一次从电影转至电视剧屏幕拍网剧作男主角,更有视帝乔焱加盟在里面出演神秘角色,这就已经可以提前预定是部会火爆并且带火女主角的剧,所有年轻女演员们都挤破脑袋想要出演。

    但出演并不容易,比赛分初赛,预赛,复赛,决赛,总决赛五个阶段。

    海选是素颜短片报名,初报名的就有上万人,在这上万人里选出六百名参与现场考核,晋级三百人参与预赛。

    预赛是从三百名参赛选手中进行随即两两pk,选出一百五十名参与复赛。

    也就是说,时蜜是在初赛时通过的三百人中之一,今天要晋级一百五十名。

    周楚楚暗自想着,今天两两pk的话,那岂不是谁碰见时蜜谁就惨了?

    周楚楚正想着,旁边传来其他女生在兴奋聊天。

    一个长发女生激动说:“你们看白黎之的《21天情人》的那个短片广告了吗?有段白黎之在里面洗澡露背的画面,帅得我翻来覆去看了得有几十遍,白黎之的肉|体太香了我天。”

    另一个女生说:“看了看了,还有那段吻戏也太欲了我的妈啊,那个动图我都舍不得关,他那眼神简直让我腿软!”

    第一个女生八卦:“不过不是都说白黎之拍吻戏都是借位吗?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女生摇头:“不重要不重要,反正只要是白黎之的侧脸,我都行!白黎之拍这种戏怎么能那么苏那么撩啊我天!所以我就是选不上女主角也行,我就特期待白黎之《苏撩先生》这部剧,听说皈葭编剧在里面写了好多场暧昧戏,都贼撩!”

    几个女生正在一起八卦,周楚楚听见了,正想问白黎之的哪部广告,忽然后边有人开启不阴不阳的嘲讽:“雨萱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只要有你的地方,某人肯定要来抢,以前抢男人,现在又来抢角色了,这种人真是可怕。”TV手机端m.tv./

    另一个女生温温软软地说:“茜茜,你别这么说时蜜,大家的机会都是平等的,没有抢不抢的。”

    周楚楚和时蜜同时回头,正是时蜜的冤家对头万雨萱和焦茜。

    万雨萱是标准黑长直,焦茜则是小跟班嚣张脸。

    周楚楚脾气不好,暴脾气,还护短,回头就瞪着万雨萱说:“你什么毛病,明明这么多年是你和时蜜抢好吧?从小学就开始抢,一路抢到大学,还反过来说时蜜跟你抢?还有那个谁本来就喜欢时蜜,怎么到你这儿就变成时蜜抢你男人了?你能不能别这么婊里婊气的?”

    周楚楚越说声音越大,时蜜怕招人议论,她赶紧拽住周楚楚。

    周楚楚以为时蜜不让她骂了,气得想甩开时蜜,接着时蜜又对她说:“小点声骂,会骂你就多骂点。”

    周楚楚顿时笑出了声。

    万雨萱脸色僵硬,被骂后还仍然保持柔柔的语调:“楚楚你误会了,我没……”

    说了这几个字,万雨萱就好像快要委屈得哭出来,说不下去了。

    而万雨萱的小跟班焦茜也不乐意了,挺身而出说:“到底谁婊啊,明明是时蜜你婊吧?不仅婊还是个心机婊,成天装得一脸单纯,实际心机比谁都多,不然也不知道哪个男的和你玩都喜欢你,你敢说你没故意勾引?没故意和雨萱抢?”

    时蜜被焦茜的这套言论给说愣了,她啥时候心机多,啥时候勾引男人了,又啥时候故意和万雨萱抢了?

    不过时蜜知道现在和焦茜解释争执也争不出来什么,于是她叉着腰嘚瑟说:“对啊,我时蜜就是心机多,就是要和她抢,我还就从小大每次都特享受赢她的那种感觉,特爽!期末我专业课第一,这次女主角肯定也是我时蜜的!”

    时蜜不仅叉着腰,那只被踩的脚还一直在抖,特嘚瑟地抖腿中。

    她今天扎得高高马尾辫,头发也左右甩得跟骑马似的,虽然个子没万雨萱和焦茜高,但满眼都是自信,气势特别压人。

    同时,里间的海选导演望着大屏幕上数十个外间监视器画面,指着时蜜叉腰的分屏说:“把这段回放一下。”

    外间走廊里都设了摄像头,并且摄像头也都加了拾音器,工作人员按要求回放刚才那一段。

    里间已经坐着数名考官,其中有选角导演、编剧、制片人,和影帝白黎之。

    只听时蜜的嚣张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来:“对啊,我时蜜就是心机多,就是要和她抢,我还就从小大每次都特享受赢她的那种感觉,特爽!”

    白黎之听到“心机多”三个字,敛眉垂眼,在晋级单上的时蜜名字旁,执笔左一划、右一笔,打了个红叉。

    有位制片人听完评价说:“这女孩如果真是有心机那种人,进组后是不是会很事多啊?”

    考场间还坐着这部网剧的主编剧皈葭老师,皈葭长得超级漂亮,她是静若仙女、动若辣女的人,她托腮看着画面里的小姑娘,与制片人持相反想法道:“我倒是觉得这女孩很有我笔下女主范儿,长得也和我想象中的女主很像。”

    皈葭老师原名叫沈婉兮,沈婉兮欣赏地悠悠道:“我喜欢这女孩,真漂亮。”

    白黎之余光斜了眼沈婉兮,眸光里闪着不予赞成。

    他不喜欢这女孩。

    看似单纯,实际过于张扬。背景不单纯,又有心机。

    不喜欢。

    周楚楚陪时蜜等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轮到时蜜进去考试。

    而缘分就这么寸,和时蜜pk的是万雨萱身边的小跟班焦茜。

    时蜜听到喊号、看到焦茜进去的时候,乐得嘴都要咧到耳朵了。

    她在乔焱的宠溺下长大,特受不了委屈,是非得在嘴上找场子那种人,她跟在焦茜身后进去时摇头晃脑嘚瑟说:“哎哟哟,某人完咯完咯。”

    就特气人。

    周楚楚听见时蜜在那儿气焦茜,周楚楚差点没笑过去。

    焦茜也被气得深呼吸。

    进考场,时蜜因为刚才站得久了,脚腕又有点疼,她忍着疼劲儿,向各位老师鞠躬。

    抬头时,她下意识看向白黎之,然而白黎之在低头看表格,压根没抬头。

    时蜜抿了抿嘴,有点小失误,她还期待四目相对呢。

    哪怕白黎之只是对她不经意的一瞥也行啊。

    结果啥也没有。

    不过白黎之还是帅的,做了发型,头发像要拍广告那种精致,穿着的白衬衫袖子挽到袖口,手臂上的长青筋外露,特别有力量。

    导演毛昊直接进入流程,毛导说:“今天你们二位的考题是即兴表演。”

    助理在旁边解释:“这道题的背景是模拟剧中片段,剧中女主从小就认识男主、并且暗恋男主。女主十五岁出国,十九岁回国。出国和回国时都是男主送机接机,而女主回国时决定追男主。现在的场景是机场,男主来接女主,你们要做的是女主的即兴反应。”

    说完,助理指向旁边。

    旁边有简单的机场道具和场景,同时立着白黎之的人形牌,让她们与白黎之的人形牌进行互动。

    时蜜正在想着她要做什么样的即兴反应,焦茜已经率先举手,好像是为了以防她后演出的话、被时蜜给抢了她想出来的表演。

    时蜜无所谓,就退到一旁看焦茜的演出。

    焦茜在班级就属于中等水平,表演也是中规中矩。

    焦茜是摆弄着人形牌让人形牌背对着她,然后她跑去拍人形牌的后背肩膀,接着跳到人形牌前面,弯着笑唇对人形牌说:“嗨,surprise!”

    然后张开手抱住人形牌。

    编剧沈婉兮看得面无表情,甚至失望,随后指向时蜜:“小姑娘,到你了。”

    时蜜听到声音向沈婉兮看过去,“哇”的一声脱口而出。

    沈婉兮挑眉:“嗯?”

    时蜜满眼欣赏喜欢,发自内心地说:“小姐姐你长得好仙!仙女姐姐!”

    沈婉兮听得高兴了,小姑娘的声音又软又甜,甜到她心里了,沈婉兮高兴间还故作平静:“行了,少嘴甜,开始吧。”

    时蜜看看假的人形牌,又看看考官中间的白黎之,她想到周楚楚说的“不要脸才能追上白黎之”的事,她两眼一闭,再睁开,九十度鞠躬大声说:“老师们,我可以请求白老师和我搭戏吗!”

    白黎之被她这一嗓子吼得皱起了眉,被小脏辫那句仿佛“大哥好”的声音支配得耳朵疼。

    沈婉兮饶有兴致地说:“我今天坐这儿两个多小时了,你是头一个说要和我们白老师搭戏的。小姑娘,你胆子挺大啊?”

    时蜜直起腰来,心里紧张得要死,面上故作老成:“我们老师说,人的演技最重要的是搭档。搭档给了我反应,我才能做出最真实的即兴反应,否则都是准备好的反应。”

    白黎之懒得听她这番狡辩,正要拒绝,然而沈婉兮已经同意:“行啊,我允许了。”

    沈婉兮看向白黎之,一边在桌子底下准备踩他鞋:“白老师,麻烦您入入戏,给我们这位漂亮小姑娘一个反应?拜托了。”她和白黎之老熟人了,很了解白黎之。

    白黎之洁癖,最讨厌别人踩他鞋,面无表情地挪开脚,起身走向时蜜。

    时蜜激动得心跳狂加速,然后越加速越觉得自己脚疼脚麻,她紧张得咽着口水。

    心想她干脆演个瘸子,让白黎之背她好了!

    白黎之站在时蜜对面,视线一瞥时蜜中间露着的那截小细腰和两条白花花大腿,忽然老干部似的在脑袋里闪过四个字——“有伤风化”。

    收回视线时,白黎之眼里闪过不易察觉的嫌弃。

    白黎之缓声问:“需要我站在哪里?”

    时蜜忙哈腰道:“白老师您站我对面就行。”

    白黎之微闭双眼,准备入戏。

    时蜜也微闭双眼,准备入戏。

    两人同时睁开双眼,望向沈婉兮。

    沈婉兮化作导演,用手打板喊道:“三、二、一、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