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仙女的苏撩先生 > 第1章 高冷中
    《小仙女的苏撩先生》

    文/烤糖

    ——

    “请做一下自我介绍,”万恒影视的中心位选角导演说,“开始吧。”

    站得笔直的女孩,用力地给各位考官老师鞠大九十度的躬:“各位老师们好。”

    女孩直起腰,一板一眼地认真说:“我叫时蜜,今年十九岁,来自北华电影学院的影视表演专业,开学读大二。特长是表演和芭蕾,优点是长得漂亮和自信。”

    女孩说完“优点是长得漂亮和自信”十个字,正在低头看简历原本觉得这女孩平平无奇的几个面试官同时抬头。

    时蜜看到面试官被她吸引到了注意力抬头看她,她从一板一眼的状态立马转变成露出得意笑意。

    她笑起来露出左边酒窝和两颗小虎牙,可可爱爱的,很有感染力,现场的几位面试官被感染得笑了。

    面试官中坐在正中间的是选角导演毛昊,毛导也笑了:“确实自信。看你简历上写的是没有拍戏经验,那么你面试的角色是?”

    女孩闪烁着明亮眼睛大方认真回答:“毛导好,我虽然没有进组拍戏经验,但我是我们表演专业上期末的第一名!还有,我面试的是《小仙女的苏撩先生》的这部剧的女主角。”

    女孩音色软甜,说出来的话却坚定清脆得很,满眼都是自信的光芒,这叫毛导重新打量这女孩的长相和身材气质。

    女孩不施粉黛的五官精致小巧,最有特点的是女孩只有一个酒窝、在左边,笑起来有两颗小虎牙,长相十分灵动。

    女孩穿着娃娃领衬衫和格子短裙,有两条漫画腿,也很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女,很青春,少女感也很强,还有修长漂亮的天鹅颈,因从小跳芭蕾而仪态出尘。

    到目前为止,这女孩的外形和女主角的人设都很符合,也有个人特色,然而女孩的头发却和女主角人设不太相符——女孩扎着的是满头的很有个性的彩色小脏辫。

    毛昊若有所思问:“我们这部戏剧名是《小仙女的苏撩先生》,众所周知女主角是个很可爱的小仙女人设,有很多女孩子都穿着白裙来和梳着披肩发来的。我想问一下,你为什么没有做与女主角更贴合的造型?”

    这女孩是今天面试的最后一个,而她这满头小脏辫,也是今天面试的唯一一个。

    时蜜忽然笑得有点傻气的甜,她笑出了她那个独有的左边酒窝说:“首先我认为我演技优秀,可以驾驭不同角色,不用在面试时特意做与角色相符的造型。”

    “其次是今天是我生日,我平时都是马尾辫,想生日时换个形象,就换了这个发型。还有这些小辫全是我爸今天早上给我编的!”

    时蜜提到她爸给她扎的这些小辫,连语气都变得特自豪骄傲和显摆,好似马上就要嘚瑟得摇头晃脑起来:“我爸爸还是表演艺术爱好者,我的很多表演技巧都是我爸爸教我的,还有我爸爸……”

    “呵呵。”

    这时从最边上传来一道感兴趣的轻笑声,这道轻笑声也打断了时蜜对她爸爸彩虹屁的话唠。

    这个男人一出声笑,旁边好几位面试官都向这男人看了过去。

    男人正懒洋洋地单手托腮坐着,轻晃二郎腿,饶有兴趣地瞧着这女孩。

    “今天是你生日?那祝你生日快乐啊,再祝你以后年年都这么漂亮和自信。”

    时蜜笑容更放大了,并且好像有两分莫名其妙的窃喜成分,小虎牙笑得也甚是可爱:“谢谢乔老师的祝福。还有乔老师,我这个头发好看吗?”

    “乔老师”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好听低磁的声音竟隐约带着宠溺:“嗯,好看。”

    时蜜嘚瑟:“我也觉得好看。”

    “乔老师”和小姑娘自来熟似的你一言我一语聊到这里,旁边人都在暗暗心惊诧异。

    这位“乔老师”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至少拿过五次最佳男主角的视帝乔焱!

    乔焱今年三十七岁,在娱乐圈里是内敛低调有魅力又洁身自好的艺术家,在圈内属于大佬级别,德高望重,举足轻重。

    谁都知道乔焱在片场甚至在娱乐圈,从来就对女人简言少语。

    并且从今天下午一点面试开始,这位乔焱就没对任何女孩子开口说话。

    直到此时此刻,乔焱第一次出声搭话,竟然还语气不同,这实在叫人惊讶,也让坐他旁边的毛导不禁在心里揣摩着这位视帝的意思。

    这个女孩漂亮、自信、可爱、个性,毛导猜测这位视帝可能对这个女孩很有眼缘。

    毛导低声问乔焱:“乔老师,您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她吗?没问题的话,就让她抽签开始表演了?”

    乔焱拿起桌旁的保温杯喝水,姿态慢悠悠的,似在咂摸着什么事。

    待他喝完两口茶后,抬头继续笑看着站在中间儿的这个自信女孩:“优点有了,那么缺点呢?”

    女孩再次一板一眼说:“我的缺点是梦想太大。”

    乔焱挑眉:“哦?那么说说你的梦想?”

    “我的梦想是——”

    女孩很有自己的聪明灵气和狡黠,她停顿了两秒,才又继续说:“——能够成为白老师的女主角。”

    说着,时蜜殷切和崇拜的目光转向现场的另一位考官脸上,便是她口中所说的“白老师”白黎之——

    白黎之坐在另一侧的最边上,正目光淡淡地看着她。

    乔焱是至少拿过五次最佳男主角的视帝,是正剧电视咖。

    白黎之则是至少拿过五次最佳男主角的影帝,是电影咖。

    白黎之不仅是电影咖,还是办过无数演唱会的歌王,是当今无数粉丝心中最闪耀的爱豆,是随便发条微博就有百万评的顶流。

    他此时穿着一丝不苟整洁雪白的白衬衫,是第一眼向面试官望去便会被紧紧抓住视线的白。

    而他那冷白皮的肤质与五官之间的淡淡眸光,比他那件白衬衫还更抓人目光。

    时蜜与白黎之四目相对的瞬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颊,热度更是蔓延到耳尖儿,双耳都烫了红。

    但她没躲避视线,仍然与白黎之大方对视着,还扬起唇角对白黎之灿烂微笑。

    女孩子长得漂亮,性格自信,又可爱灵动,此时目不转睛地对崇拜的人灿烂微笑着,面试房间窗外是个阴天,突然间仿佛整个面试考场都被女孩的笑容映亮。

    然而大抵上是因为面试的女孩子太多,嘴上说喜欢白老师的也很多,白黎之并无过多情绪反应,平淡地对时蜜点头,便收回目光。

    他淡道:“不敢当。”

    白黎之没有针对时蜜的意思,对待之前来试戏的女孩都是如此,不冷不热的态度,不易近人高不可攀寡言少语的淡漠。

    时蜜是个不会掩饰情绪的人,脸上出现了失望的神情。

    而这瞬间的失望,叫其他面试官都看得清楚。

    乔焱之前声音还带笑,此时声音变凉:“小姑娘,这房间里坐着两位演员,你的梦想就只是和白老师搭戏?”

    时蜜听到乔焱故作生气的声音,失望的脸色立马消失,转而生出有点讨好似的笑意:“乔老师在荧幕上已经帅到没边了,没想到乔老师真人还能更帅,乔老师可真帅。”

    她有点鸡贼,怎么回答乔老师的问题都会得罪人,干脆直接嘴甜地夸乔老师。

    乔焱端详着鸡贼的小姑娘,对比方才带笑的模样,此时明显不悦:“行了,少贫了,抽签表演吧。”

    *

    时蜜正常发挥表演完毕,结果是同样的一句“等电话通知”,她给各位老师鞠躬,甩着小脏辫推门出去。

    时蜜出去后,面试房间里的三四位老师都鼓起了掌,毛导说:“这小姑娘确实很担得起漂亮、自信、表演专业课排名第一这些优点,刚才演的那段儿浑然天成,不青涩不僵硬,身上也很有女主角的那种劲儿。我的建议是,就晋级了?”

    其他老师点头附议:“这孩子确实不错,我刚才看她表演的时候,有种就在看戏里女主角的感觉,我也通过,下场再仔细考核。”

    乔焱听到这里,低低笑了声,也在自己的审核表上打对勾,通过。

    随后他想起什么,缓慢地呷了口茶,转头看向坐在另一侧的白黎之:“白老师,你认为刚才那女孩的表现怎么样?能胜任你戏里的女主角吗?”

    乔焱三十七岁,白黎之三十一岁,论资质辈分,乔焱是前辈,白黎之是晚辈。推荐阅读TVm.tv./.tv./

    白黎之对前辈乔焱理当态度谦逊,他抬眸望着乔焱的双眼温和说:“乔老师,我和您一样,都欣赏一切有实力的演员。”

    顿了两秒,白黎之漫不经心地“着重”了两句:“同时应该也和您一样,希望我们剧组,不存在有背景、有资本、和被安排进来的花瓶。”

    “我拍戏时手重,”他淡道,“可能会打碎花瓶。”

    *

    时蜜为了不错过面试,有泡尿一直在憋着,终于面试结束,立马冲向洗手间。

    然而女生洗手间永远是重灾区,里面好多面试完的女生正在排队。

    时蜜急得原地跺脚,着急地给她爸发信息:爸爸,几楼有洗手间?人少的,我着急,你们都在几楼解决?

    今儿不是周末,有好些公司也都在上班,她不知道该去楼上还是楼下找厕所,怕都要排队。

    她爸很快给她回复:懒人屎尿多。

    时蜜:“???”

    她爸又回:下一层,去吧。

    时蜜立马走安全通道,蹬蹬蹬下楼去找洗手间。

    楼下洗手间果然人少,时蜜松了口气,舒服地解决一番。

    洗完手后,时蜜给她爸发了条信息:上梁不正下梁才歪。

    她爸:我走了,你自己回家吧。

    时蜜:“???”

    她爸这人行事真的很果断,时蜜唯恐她爸真走了,连忙往外冲。

    这一冲,险些撞到个人。

    是穿白衬衫的人。

    时蜜吓了一跳,猛地刹车收回脚,头不敢抬地用力对来人九十度鞠躬:“白老师好!”

    她这一声喊的,莫名喊出了小混混对街头大哥的恐惧,就像九十度鞠躬喊了一句——“大哥好!”

    时间静止了有好几秒。

    这时间里,时蜜紧紧闭上眼睛懊恼自己的傻逼,同时脸和耳朵逐渐泛红。

    而白黎之垂眸看着面前对自己鞠躬的小脏辫,也莫名感觉自己好像被街头混混叫了声“大哥好”。

    白黎之没说话,继续抬步。

    时蜜见白黎之要走,她下意识伸手拽他袖子,要碰到他袖子时她又赶紧收手,急急忙忙说:“白老师等一下。”

    白黎之停住脚步。

    时蜜忙着摘双肩包从里面拿东西,边怕白黎之跑了似的连个逗号都没有地急速说:“白老师我是你粉丝我看见你微博上说你最近后背疼我就给你准备了膏药这个膏药特好使我爸也在用。”

    时蜜累得停下,喘了一大口气,然后仰头笑说:“白老师,您拿回去用试试?”

    白黎之看着膏药盒,是个近似裸男趴着的封面。

    这画面又很像街头脏辫混混讨好地给大哥送“私货”。

    白黎之接了这名粉丝的礼物,他点头道:“谢谢。”

    时蜜紧张的心终于放松,还好白黎之从来不拒绝粉丝的心意,她嘱咐说:“白老师您按说明书用,肯定好使,您别不用哈,用了肯定就不疼了,我爸用都特好使。”

    白黎之再次点头道谢,时蜜看白黎之手上拿着包纸巾侧身要进洗手间,她不好再话唠,连忙鞠躬哈腰伸手送白黎之进洗手间,她转身出去。

    接着她刚一转身,一头撞进另一个人的怀里。

    时蜜吸着鼻子闻了闻,闻到了她爹的味道,一点点地仰头。

    乔焱正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时蜜立刻乐了,冲乔焱露出酒窝和小虎牙来。

    乔焱则是半眯着眼,一脸傲慢地瞪着她。

    时蜜连忙堆起谄媚的笑容。

    乔焱像是懒得理她,转身就走。

    时蜜盯着乔焱的两条大长腿和背影,心说可真帅啊,然后蹦蹦跳跳跟过去追着问:“乔老师,我今天表现得怎么样?是不是还不错?挺好的吧?”

    乔焱斜了她一眼,没吱声。

    时蜜嘿嘿笑,话唠地唠唠叨叨:“肯定还不错,毕竟我爸爸可是特优秀牛逼的表演艺术家,我是得到了我爸的真传,才能得到老师们的青睐。是吧,乔老师?”

    乔焱仍是没搭理她。

    乔焱俩腿忒长,时蜜小步跑着追乔焱,看乔焱总不吱声,只以俩人能听见的音量唠叨说:“亲爱的……爸爸?”

    乔焱终于有反应了,斜眼瞧着他亲手给她编的满头小脏辫,面上总算露出笑意来:“有多亲爱的?”

    时蜜发自肺腑说:“巨巨巨亲爱的爸爸。”

    乔焱轻笑,被女儿取悦得心情不错,看左右和前边都没人,抬手将她搂进怀里:“走,爸带你出海过生日去。”

    时蜜惊喜地从她爸怀里仰头,闪着双大眼睛跟只要吃罐头的小猫似的,乔焱失笑着推她脑门。

    白黎之是来给上大号的助理送纸巾的,他送了纸巾后就走出洗手间。

    正看到走廊里乔焱亲密地搂着时蜜肩膀离开的背影。

    白黎之的助理朱乐上完厕所出来,也看到这亲密的一幕,朱乐震惊道:“卧槽,那小脏辫是乔焱的小女朋友吗?乔焱不是号称入行零绯闻吗,原来乔焱好这口?”

    白黎之眉眼里闪过对乔焱和时蜜的反感,反感得像望着一对苍蝇。

    反手将时蜜递给他的那盒膏药扔进垃圾桶,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