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渣了暴君后我死遁了 > 现代番外(见家长这些事儿...)
    1关于见家长之前的打扮。

    拂拂拿着梳子,在他脑袋上比划了两下,颇有些觉得无从下手。

    叹了口气:“头发太长啦。”

    牧临川坐在凳子上,长发披散,眼睫乌黑纤长,那微卷的碎发垂落在鬓角,颇有些无辜乖巧的少年感。

    “谁叫你平日都不帮我打理。”

    拂拂忍不住捧起他这一张脸,左看右看。

    真不知道牧临川这张脸是怎么保养的,明明他俩吃的用的都是一样的(这还是牧临川这别扭幼稚鬼要求的同款)

    结果!这十几年下来,他竟然和当初一样没有多少变化!原本因为她离开清减下来的轮廓,又被她给养圆润了下去。

    肤白貌美,眼睛狭长又大,宛如最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民间都有传闻是她这个西王母的使者偷偷给他塞了长生不老药。

    拂拂盯着这头发发愁了半天,最后干脆拿起了条红色的发带给他扎了个再简单不过的高马尾。

    “……等见到我爸妈你就说你是搞艺术的吧。”

    牧临川饶有兴致地眨眨眼:“艺术?这又是你这个世界的名词?”

    拂拂支吾:“呃……人体雕塑……也算是艺术吧。”

    发型是解决了,但牧临川他这一身玄色的帝王衮服是绝对不可以穿的!

    他乖巧地坐在凳子上,好奇地看着她埋在衣柜里飞快地抛出一件又一件样式古怪的衣服,丢在了床上。

    转眼间,床上的衣服已堆得有小山那般高。

    少顷,她面色通红,长舒了一口气,朝他招招手,眼睛亮晶晶的:“牧临川你快试试这件。”

    他接过来,因为这古怪的样式皱了一下眉,却没有表露出异议,乖乖地去里屋换上了。

    等牧临川走出来之后,拂拂眼睛“蹭蹭”一亮!

    “少年”,嗯姑且称之为少年。

    此刻的牧临川简直嫩得像个高中男孩儿。

    乌黑的高马尾垂在脑后,穿着件蓝色的运动外套,白色的套头T恤,黑色的短裤露出颇为性感的,泛着黑银二色冷淡光泽的机械假腿。

    这条机械假肢可是她向系统兑换的硬货!

    由于这些年来牧临川他励精图治,没命工作,明君值一路飙升,其积攒下来的积分完全可以进行一次肢体兑换或者时空旅行。

    拂拂不假思索:“我们先把你这两条腿给兑换了吧。”

    得到这个消息的牧临川却是没有多加思考,看了她一眼,移开了视线。

    “算了,”牧临川面无表情道,“回你家吧。”

    “你不是很想回家吗?”

    眼神一沉,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拨弄着佛珠,嗤笑道:“待孤灭了西边这些胡人再行兑换也不迟。”

    好,够嚣张,够霸气。

    待少年一步出里屋,拂拂便不自觉地睁大了眼。

    好、可爱!!

    瞬间就被击中了!

    或许是第一次这么穿,牧临川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尤其是陆拂拂这不加掩饰的兴奋的目光,更叫他脸颊发烫。

    将眉头一压,露出故作冷淡的不耐来,愈发显得精致和桀骜不驯。

    “嗷嗷嗷!!”面前的女孩儿被萌得捂住鼻子,飚出两行鼻血来,“咚”地一声倒地不起。

    牧临川:……

    2.关于见家长。

    见面地点约在了个还算高档的小餐馆里。

    临行前,拂拂语重心长地抓着牧临川的手,千叮咛万嘱咐,“你得乖一点。听到没?我父母都是普通人,不准吓他们。”

    好在牧临川别扭归别扭,一进门还是乖乖地喊了声叔叔阿姨好。

    陆建国夫妇慌忙站起身,讪笑道:“哦哦,小牧……小牧对吧!”

    牧临川:“……”

    酒足饭饱之后。

    “小牧是干什么的啊?”

    当皇帝的。

    拂拂眼疾手快挡在了牧临川面前,哈哈笑:“搞艺术的!搞艺术的!”

    陆泠泠、陆露露,陆建国和周福香夫妻俩俱都好奇地睁大了眼:“诶小牧啊,你这头发……是卷过染过的吧?”

    陆泠泠咬着吸管,认真地说:“好像还戴了美瞳。G姐夫你是不是混血啊?感觉长得不像中国人啊。”

    陆露露兴奋地指着牧临川那条机械假腿:“铠甲勇士!”

    由于之前就已经做过夫妻俩的思想工作,夫妻俩看女婿穿着个机械假肢过来了,倒也没嫌弃,反倒还对着这做工简洁优美的机械假肢啧啧称奇。

    牧临川反抗又反抗不得,脸蛋难得红得像个番茄,少年像个被打扮得精致的洋娃娃,置身于众人热情又新奇的目光之下,乖乖地回答着问题。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生的。”

    “……少白头。”

    “眼睛是天生的。”

    “不是铠……”皱了一下眉,“铠什么勇士。”

    “是混血。”

    拂拂咬着吸管,和陆泠泠头姐妹俩头挨着头,幸灾乐祸噗噗直笑。

    3.关于争宠

    出乎意料的是,一向黏陆拂拂的陆泠泠,在看到这位姐夫后,倒是表现得十分得体,乖乖的一口一个姐夫,别提有多尊敬了。

    唯独晚上睡觉的时候闹出了点小问题。

    久别重逢的姐妹俩洗完澡,换上了同款粉色睡衣,抱着枕头坐在床上说着悄悄话。

    指针走过了12点,牧临川发了个信息过来。

    陆拂拂纠结了半天,从床上蹦Q了下来,套上了拖鞋。

    陆泠泠:“怎么了?”

    拂拂捧着手机愁眉苦脸:“……你姐夫叫我。”

    陆泠泠“哦”了一声,低着头玩着指甲:“那你快去呗。”说完翻身躺了下去,盖上了被子。

    拂拂扯了扯被角,一时没拽动。

    附耳悄悄问:“哭啦?”

    “没有。”鼻音。

    拂拂“噗”地笑了:“哭啦?”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拂拂拉长了腔,“好吧,我还以为你不想让我走呢。”

    小姑娘猛地回过神来,直撇嘴,“你不是喜欢他吗?难道我还非把你俩拆散了不成。我又不是那种不识数的。”

    陆泠泠想了想,顶着那头乱七八糟的不良少女锦鸡发型,露出个堪称无辜委屈的表情,眼里直冒泪花儿。

    拂拂眨了眨眼,想了想,俯下身子吧唧亲了一口。

    陆泠泠涨红了脸,恶寒地一把推开了她:“好恶心。”

    话音未落,身旁的被子忽然被掀开了,陆拂拂飞快钻进了被窝里,和她头挨着头,脚丫子抵着脚丫子。

    陆泠泠愕然。

    “不走了。”少女长发披散,洗过澡后发间散发着微潮的花香味儿,脸颊红得像晚霞,戳着陆泠泠柔软的脸蛋,拂拂煞有其事地拉长了语调,“今天陪我们家幺妮,嗯。”

    与此同时,远在另一个屋的牧临川,争宠失败,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屏幕上的信息。

    赌气似地丢了手机,蒙上了被子,黑了一张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