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光年彼端 > 第五百一十二章 溃逃
    鲜血染红一片的混乱礁石上。

    无数倒地的海族战士,或已死亡,或濒死的哀嚎挣扎中。

    那对少年男女,就在仍然站着的海族战士的围视中,被海风缭乱着发丝,被淡红海水眩映着侧影。

    一身红装,衣袂染血且零碎的少女,惊惶中紧紧抱着那个少年。

    而那个少年,则任由那个受惊少女拥抱的同时,则手持折叠长剑,凝神警惕着周遭每一个海族战士。

    他们只有两个人,甚至说,或许这一刻,他们只剩下那个少年还有完备的战斗力,而那个少女,无论是义肢还是心绪,显然都已经快要崩溃。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中,一众海族战士,却在面面相觑中面露惊恐,并没有一个人敢近前。

    这好像有些诡异。

    也有些耐人寻味。

    终究是因为他们恐惧吧。

    其实在这场毫无心理准备的战斗中,刚刚开始时,星辰同样会感到止不住的紧张,因为归根到底,他从未应对过这样的战斗,尤其当这战斗还来得不明不白,令人毫无准备,也充满疑惑时。

    好在,或许正因为这发生得太过突兀,突兀到星辰根本没有时间去细想,在这仓惶应对的战斗后,他也仿佛完全将心力放在了眼下,而不再去纠结自己第一次杀人之类的心理负担。

    或许这出于纯粹自卫,也根本别无选择的战斗中,星辰真的很难对所杀之人,产生何种触动吧。

    尤其当他于隐匿状态下,虽然对在场低阶海族战士来说,他已如鬼魅或神明,可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面对这仿若真实战争般的战斗,他要费尽心神去保护被围攻的鑫九,到底已经有多耗费心力。

    否则要是能够选择,星辰最大程度上,当然还是会选择对肢体的伤害,让一众海族战士失去战斗能力,而事实上,他一开始也是这么做的。

    只是随着战斗的进行,星辰却发现那样效率太低了,低到被所有人围攻的鑫九,恐怕迟早会应对不过来。

    意识到这一点后,瞬间便无力再顾忌什么的星辰,也开始在隐匿中袭杀着一个又一个的海族战士,他不但攻击那些正在攻击鑫九的海族战士,有机会时,他也不停攻击那些正在冲向鑫九的海族战士。

    这已经是星辰此刻能做的所有,毕竟现在的他,也只有在隐匿状态下才有战斗力,而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这么做的话,虽然鑫九在外组成员中已算是非常强大,但也是绝不可能在这样的围攻中撑到现在。

    好在,持续的杀戮,并不会让星辰的心感到麻木,毕竟本心之中,他仍然还是那个思绪活泛,也多愁善感的星辰,只是这一刻,他也确实对这种并不会生起多少感慨的纯粹杀戮本身,好像生出了一种奇怪漠然,一种疯狂进攻的同时,也不停想着到底如何才能将对方杀完,或杀到无力再进攻的漠然。

    大概他真的再没心力去想其他吧。

    那种感觉,或许就像是苏珊和邵东等人,在许多时候的心态吧。

    一方面,他们确实只是少年男女,可另一方面,身为超人类特别行动小组成员,有些事情和责任,又是他们必须去做,必须去承担的。

    只是生活的转变,以及时代的观念,加上优秀的教育,让他们都早已经能够将那些事情和生活分开。

    战斗中,为了保护自己和更多人的安全,他们不会给对手任何机会。

    生活中,他们仍然热爱生活,热爱着身边每一个人。

    所以这一刻,对敌人漠然杀戮着的星辰,当然也仍是如此关心着鑫九,不仅因为他知道,由于现在战斗方式特殊的关系,鑫九会在表面上承受所有围攻的压力,更因为……对方是鑫九吧。

    虽然在此之前,星辰又一次只差一步,就要对鑫九说出某些绝情到底的言辞,但那到底也只是因为他太喜欢苏珊了,可抛开这一点,鑫九当然还是他的朋友,足够让他真切关心,也豁出一切去保护的朋友。

    或许正因为是事实关切的朋友,这让战斗暂时止歇,而自己也再度现身的时刻,被鑫九惊惶拥抱时,星辰才会在一刹愣神后,却没有做任何抗拒吧,因为他当然知道,经历了这一番战斗后,对自己本也情愫非凡的鑫九,在惊惶中会何等需要这般寄托……

    更所以,在被鑫九拥抱后,星辰才会在痛心思绪中,下意识安慰鑫九,告诉对方别怕,有自己在。

    其实正如星辰想的那样,此刻的鑫九,在经历无数围攻和反击,虽未真正受伤,但也已浑身溅染鲜血,左腿更是动力受损,所以看起来无比狼狈的时刻,当真感到害怕极了,因为她没受伤是真的,可她在战斗中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极限绝境也是真的,不是么?

    所以这忽然停下来的战斗中,她当然害怕,她也当然无尽地后怕着,尤其在这星辰也在场,并且现在的星辰,已经有足够实力反过来保护她的情况下,她当然会更加害怕。

    是的,在已经修成剑意,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星辰面前,鑫九反而更加为眼前战斗感到惊惶和害怕。

    这种心绪,乍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好理解,但其实又十分契合人类心绪,那大概就好像一个摔倒的孩子,如果没有大人在场,十九便拍拍裤子,自己爬起来了,毕竟没有人在场,孩子又该向谁哭诉呢?

    可当有大人在场,场面却大概会变得不一样,因为潜意识里,人都是渴望关心和存在感的。

    所以,如果是面对之前的星辰,之前好像已经连普通人都不如的星辰,鑫九绝对可以凭着爱意,凝聚起绝不会崩溃的意志,拼死也要保护好星辰,因为那时候的她,是相对有能力的一方,那时候的她是“大人”,而星辰则是那个摔倒的“孩子”。

    如果连她也崩溃了,星辰又该如何是好呢?

    所以此前种种经历中,即便经历了再多,因为星辰心绪未明的举动,以及自己敏感心绪所带来的悲伤,尽管一次又一次伤心哭泣,也一次又一次感觉立场飘摇,好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但鑫九也仍然一直留在星辰身边。

    大概除了她太爱星辰,所以无论如何都想要留在对方身边外,也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当时的星辰只是一个受伤的孩子,一个需要自己保护和照顾的存在吧。

    结合以上所有,大概也是为什么,鑫九才在那些时光中,如此甘愿承受,星辰那些本不该由她承受的情绪,大人怎能要求一个孩子绝对理性呢?

    可现在状况明显不一样了,不是么?

    在星辰修炼成剑意后,笔趣阁观层面的实力上,他早已在鑫九之上,尤其星辰杀死杨清风之后,潜移默化中,鑫九也在面对星辰时,慢慢变得更加感性了。

    毕竟只要不是不可以,又有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被人保护和照顾,尤其被喜欢的男孩子保护和照顾呢?

    所以种种经历过后,当星辰又变成了那强势的一方,危急关头,鑫九就是如此迫切地需要着对方。

    所以这一刻,这持续已久的可怕战斗,终于得到片刻停息的时刻,致命威胁仍然环顾,却已不至于让自己刀尖跳舞的时刻,嘴上说着自己没事,却紧紧抱住星辰后,好似怎么都舍不得松手的鑫九,语气也好似要哭出来一般。

    也许,要不是因为此刻能够感受得到,心口对侧,星辰传递而来的温暖,还有令自己即便如此时刻,也蓦然安心的心跳的话,鑫九没准真的已经崩溃掉也和说不定。

    因为相比较隐匿的星辰,她是真的承受了那些海族战士如潮水一般,且招招致命的围攻。

    同一时刻。

    星辰像是切身感受着鑫九的惊惶,所以任由鑫九抱着自己,也又一次拾起折叠剑,凝神环视着周遭海族战士时,本就在热血散去后的恐惧中,静默轻颤的海族战士们,更是止不住颤抖起来。

    因为对于未知的事物,人总是格外地害怕,而现在的星辰,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未知的存在。

    那一刻,一片血红中,充满腥咸气息的海风,将血腥吹向远方,只剩下满地哀嚎的海滩上,场面忽然凝结得可怕,所有还有行动能力的海族战士,都在看着他们根本理解不了的,在隐匿中可怕杀伤过他们,却又好似根本不曾对这个世界造成任何影响的星辰。

    那一刻,因为星辰的再次现身,而更加明确着,星辰就是那个看不见的鬼魅时,一众海族战士都在紧握武器的同时看着他,却又都根本不敢近身。

    甚至乎,恐惧和不安到了极点的时刻,他们竟都有了一种想要撤退的想法,一种即使违抗命令也要撤退的想法,因为这战斗的开端和结果,全都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因为他们根本在对抗一个无法对抗的鬼魅,或者说……神明?

    其实这一刻,结果之所以会这样,很大程度上,也跟星辰和鑫九置身的这片海岸有关。

    或者说星辰和鑫九算是不幸中也捡到了一个万幸,因为这片海滩,相对远离涅槃城中心的关系,海族本也只是匆忙集结的先头部队,与设在这里的队伍,无论数量还是实力,都远不是其他所在可比。

    也就是此刻,即便笔趣阁观而言,其他海岸上,尤其昆仑长老路易斯和楚霜华驻守的海岸上,虽然整体实力要比星辰和鑫九,强出早已不是一个半个的层级,但他们面对的战斗,或许也不会很轻松,至少紫凝等人所在的海滩是这样。

    若非如此,但凡此刻一众海族战士中,如果有足够强大的中阶甚至高阶海族,能够感知到使用剑意时的星辰的存在的话,结果也不会是这样。

    当然了,如果真是那样,结果也有可能变得更加糟糕,比如恰巧出现了一个刚刚能够感知到星辰,却也仅仅能够感知,并且还因为那样的感知,而对此更加无法理解的存在的话,或许他只会感到更加恐惧。

    而这样的恐惧,或许也会更容易在那些海族战士中蔓延,因为他们会更加明确地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一个就算他们知道存在,却也根本对付不了的存在。

    终于得以稍稍喘息的时刻,看着一众莫名不安的海族战士,嗅着充斥在空气中的腥咸气息,经历了许久战斗,却仍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星辰,感受着怀中鑫九的颤抖时,一时之间当然也没有了此前计较和想法。

    无论是向鑫九坦言,让鑫九离开的想法。

    还是自此之后,一心去追求救赎的想法。

    因为他现在只有一个很简单的想法,要怎么才能在眼前境况下,在这不明所以的战斗,暂时止歇的时刻,带着鑫九安全离开这里,因为鑫九轻颤的娇躯,还有凌乱的心跳,都莫名让他心疼着。

    其实早在战斗开始之前,绝情话语被打断,也因为一众海族战士的出现,而感到无比惊心的时刻,看着联系过里昂后,露出惊惶神色的鑫九,知道里昂反馈来的命令时,星辰便有过一个想法。

    一个凭借剑意,带着鑫九一块隐匿,而后逃离这里的想法。

    可另一边,随着对剑意的领悟,并且使用剑意杀死杨清风后的种种感知,星辰又深知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

    那不同于此前在禁域外围,他在实力莫名被古剑增强过,却直到现在,都不曾思考到底增强了多少的情况下,用那种气息方面,与世隔绝的姿态,带着师媚一块骗过了幻空的情境。

    相比较起来,那复杂太多太多。

    毕竟剑意已经不单是单纯的气息隐匿,那是一种让人直接游离在了空间裂隙中的概念,星辰丝毫不会怀疑,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或许鑫九会直接被空间的扰动给撕裂也说不定。

    所以他们只能战斗,持续不断地战斗,最终战斗到了这仍然幸存的海族战士,都已经回过神来,并感到无比惊惧和不安的时刻。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B\\\\.\\』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诡异的场面中,环视片刻,一边在鑫九耳畔轻语着,告诉对方不会有事的同时,再次拾起折叠剑的星辰,也终于在自己起身的同时,试着将鑫九从地上带起。

    那一刻,因为害怕和惊惶,一颗芳心和全部思绪,都已寄托在星辰身上的鑫九,意识到星辰的动作时,自然也随着星辰的起身,而慢慢站起身来。

    霎时间,随着他们起身,裹挟着腥咸气息的海风,也再次荡起了鑫九华服的染血衣袂。

    如果不是这一刻,鑫九的华服斑驳染血,衣袖和下摆,满是破损划痕,更加之同样舞动于海风中的,那被削落一些后,显得参差凌乱的发丝,以及周遭染着鲜血,躺了一地海族战士的海岸。

    如果不是以上种种,此刻古旧灯塔旁,少女拥抱着心爱少年,晃映着海面波光的情景,也许也能如画般美好吧。

    只是这一刻,偏偏以上一切都存在,所以这一刻,仍然惊慌不已的鑫九,和凝神周遭的星辰,根本不敢有一丝放松。

    然而,就在星辰带着鑫九站起来,并仍然在凝神中思索着,该如何脱出眼前囹圄时,他环视过后,本就感到愈发心惊的海族战士们,看到他站起来一刻,又是一阵无言的躁动,并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也忽然作出了一个默契的举动。

    霎时间。

    铠甲凌乱摩擦的铮鸣中,一众海族战士纷纷扶起了地上还活着的同伴,而后开始在践踏血水溅起的点点血红中,不停往海中溃逃。

    嗯,溃逃。

    因为面对无法理解的星辰,面对手握长剑,并再次站起身来的星辰,他们此刻的恐惧真的无以言说。

    归根到底,这场战斗,甚至说这场战争,本就不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所以这一刻,他们觉得就算是有命令在身,他们也必须暂时撤退了,他们不能和超出理解,甚至超出了规则的事物战斗。

    他们肯定还会回来,但恐惧让他们至少也得等到大部队集结后,再一块回来,而现在他们真的不敢在停留了。

    那一刻,听着凌乱摩擦的盔甲,还有踩在礁石上,铿锵作响的脚步,看着此前如潮水般出现,此刻又如潮水般退去的海族战士,原本还在思索对策的星辰,仍然不敢放松的时刻,也止不住因为这一幕而愣神了一下。

    因为虽然隐约想到了什么,但到底无法完全明确,所以这让他潜意识层面,仍是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那些海族战士出现得莫名其妙。

    这战斗开始得莫名其妙。

    就连此刻。

    他们的撤退。

    或者说溃逃。

    好像也都因为以上种种而变得如此莫名其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