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人间苦 > 正文 第1536章 世残交流会
    大黑省,某酒店宴会厅。

    主桌上摆着山珍海味,杯影交错。

    围着主桌,坐着六个人。

    高矮胖瘦,男女老幼都不可见。

    每个人都蒙着一块黑布。

    把自己的所有特征都遮挡得严严实实。

    一个个好似中了五百万彩票准备去领奖,怕亲戚朋友认出来借钱。

    虽然有黑布遮挡,但并不影响他们喝酒吃肉。

    不时的在大声叫嚷,没有一点餐桌礼仪,好似在大排档撸串。

    黑衣人一号,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架,开始了祝酒

    “我主的光芒照耀大地,谢谢他赐予我们食物。

    让我们这群迷途的羔羊,可以混口饭吃,阿门。

    这杯我打个样,先干为敬。”

    他身边的黑衣人二号,突然站起来,一把拉住了他。

    “你可拉倒吧,上帝自己能不能吃上饭都两说。

    我们能吃上这一口,全是奥丁的福泽。

    来,让我敬上第一杯,走一个。

    祝我们友谊长存。”

    黑衣人三号也站了起来,拉住了黑衣人二号。

    “别提你家那个老阴货奥丁。

    最特么不仗义,就会给兄弟背后捅刀。

    他懂得屁的友谊?

    我们还能站在这,全是借了宙斯的光,你们要感恩。

    还是我来第一杯吧,当之无愧,干。”

    黑衣人四号绝对不能看着,同样拉住了黑衣人三号。

    “宙斯算个屁,他除了耍流氓还能干啥?

    要说借光,那也是借我们太阳神拉的光。

    否则黑暗就会吞噬一切。

    我提第一杯才对,整。”

    黑衣人五号,坐着就拉住了黑衣人四号,胳膊有点长。

    “什么特么太阳神拉,恒河水喝多了,闹肚子了吗?

    真名都不敢露的老瘪犊子,也配与太阳肩并肩?

    一个个还能在这扯犊子吹牛掰,还不是俺们家湿婆不在。

    否则什么光明黑暗的,全都毁灭,那就清净了。

    这第一杯,必须我来打样,谁也不好使。”

    眼瞅着五个黑衣人乱做一团,没插上话的黑衣人六号,站在了桌子上,双手摇摆阻止。

    “大哥大姐们,你们不要吵。

    你们说的都对,你们的神明都是最牛掰的。

    来,让我们共同举杯好不好?

    高天原上的神明们告诫我们。

    做人要谦逊,做神更要懂得畏惧。

    家和万事兴,大家要团结啊。”

    “小本子,你站那么高干啥?

    “小犊子,你站中间啥意思?”

    “小王八,你赶紧下来,别假装的。”

    “小蛤蟆,你别以为我们喝多了看不出来。”

    “小陀螺...”

    于是,黑衣人六号被众人拉了下来。

    酒桌上又开始了涉及背后众神尊严的争吵。

    诋毁,诬陷,嘲讽,辱骂,没有丝毫顾忌的攻击着其人的神,就像骂隔壁吴老二那么轻松。

    而且,越骂越过分,最后竟然变成了诅咒,好像都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骂了好一阵,六个黑衣人开始了下个阶段,抱头痛哭。

    互相倾诉自己多么不容易,多么难熬,就像是在面对最亲的亲人,非得把一肚子的委屈倒出去不可。

    季麦品和陆伊典,坐在角落里,伺候局。

    陆伊典鄙视的看着宴会厅中央挂着的横幅。

    “世界残神联盟第8765次交流会”

    感觉一阵牙碜,小声的问身边的季麦品。

    “每次都这样吗?

    这也没喝多少,就都高了吗?”

    季麦品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

    “差不多吧,这次没动手,已经算是克制了。

    上个月开的那场,人脑袋都打出狗脑袋了。”

    陆伊典惊讶的张开了嘴。

    残神不也是神吗?

    不要尊严的吗?

    “不是交流会吗?

    不是应该全世界搜索自己神祇的踪迹吗?

    我咋没听到那个环节呢?”

    季麦品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

    “那么多年都过去了,哪还有什么踪迹。

    就是为了借引子聚会发泄情绪,混好吃的。

    谁让咱们这边东西好吃呢。”

    这么不要脸吗?

    就是为了一口吃的?

    这与他们背后的身份,差距有点大啊。

    陆伊典一脸不信。

    季麦品压低声音解释。

    “你第一次参加,所以不知道。

    估计你家也没给说过背后的缘由。

    咱们作为商人,加入这个世界残神联盟。

    无非就是在做外贸的时候,多个保护伞罢了。

    所以,在互惠互利的前提下。

    会员单位承接他们的交流会,就名正言顺了,也必须配合伺候好。

    至于,收集信息什么的,都特么是幌子。

    只是,你别看他们几个跟老流氓小混子似的,绝对不可小看。

    在全世界范围内,灵异圈有他们一席之地,很大的一张席。

    除了咱们这边,基本全是他们的势力范围。”

    陆伊典看季麦品提到灵异圈,突然就想到了那只九条尾巴的大狐狸。

    “那我就不明白了,家里也从来没跟我说。

    咱们老实做买卖,为什么非得跟灵异圈牵扯不清啊?

    有必要吗?

    给他们上水,伺候他们?”

    季麦品戏谑的一笑,像是看傻子一样看陆伊典。

    “大姐,你咋这么可爱呢?

    你不会真的认为,你家是老实做买卖起家的吧?

    你不会真的认为,你家做海运买卖依靠法律保护吧?

    你不会真的以为...

    算了,你还是回家问你家大人吧,我说多了也是病。”

    陆伊典听出了他话里有的话。

    随即联想到自己的四个神神叨叨的姐姐。

    看样家里的秘密挺多呢。

    “季麦品,那你家是咋回事呢?TV首发.tv. @@@m.tv.

    为什么当主办方?”

    “还不是我家争取来的。

    想被蹭吃蹭喝,也是需要资格的。

    至于,为什么选我家这,没人告诉我。

    只让我伺候好,不能怠慢,满足一切要求。

    包括合理的,不合理的...”

    这边两人的悄悄话还没说完,那边的宴席已经散场了。

    而且散得相当痛快。

    凭空消失那种痛快。

    五个黑衣人,好像串天猴似的,只留下五股黑烟。

    唯独留下的黑衣人,走到季麦品身边。

    “去雪城,我去换衣服,你去楼下等我。”

    季麦品一愣,这算是啥要求?

    你们都会一阵风,为什么非要人带路呢?

    “好,我去楼下等您。

    还有什么需要?”

    “准备三人份酸菜篓子,玉米面的。

    刚才只顾喝酒了,有点饿。

    对了,别忘了带蒜。

    辣椒油也多整点...”

    陆伊典都听傻了,嘴贱的问。

    “不要醋吗?”

    黑衣人都没看她,转身就走。

    “酸菜篓子还吃毛醋,好像傻。”